我們的過去式 (We.....in the Past Tense)

Lyricist: 曾柏儒(BR)、謝似餘(開水小姐)    Composer: 曾柏儒(BR)、謝似餘(開水小姐)

相遇在阿姆斯特丹
才見面 又吐了整晚
眼紅的人總在身旁打轉 就放慢
我們的過去式 想念我的方式
不能說的秘密 唱著我的名字
我們的過去式 想念我的方式
不能說的秘密 唱著我的名字

如果不是那群壞朋友的牽線
我們也許不會見面
試著在每口吐出的煙圈 寄託妳的眷戀
漸漸建立起兩個世界的連線 為了每天將那接吻動作重複演練
讓我暈頭又轉向 小鹿在我心頭裡亂撞
畫面開始靈活切換像 Deja Vu 夢境停留的幻想
那是第一次kiss 對彼此有意思
在每個寂寞的晚上有妳在聽我cypher 靈感 不曾停斷 這不是信口開河
閉上眼彷彿就像妳在帶領我環遊世界
穿越時空的枷鎖不再被牛頓力學制約
把所有顧忌都丟了這時候習慣憑直覺
我們在一起拓展到了前所未有的視野
妳解開了我心中的死結 將悲傷畫面撕裂
用另個角度欣賞藝術裡的智慧 找不到適當詞彙形容這感覺
甘心受妳的指揮 每一晚約會後香甜的入眠時我知道我的內心它早被妳支配

相遇在阿姆斯特丹
才見面 又吐了整晚
眼紅的人總在身旁打轉 就放慢
我們的過去式 想念我的方式
不能說的秘密 唱著我的名字
我們的過去式 想念我的方式
不能說的秘密 唱著我的名字

紫和綠 妳最愛的配色 在那些懂妳的朋友眼裡這種色調它似乎帶著罪惡
妳說妳認識很多的MC 他們不只是追妳還會寫歌 大家每天輪流排隊為了一親芳澤
有些妳已經忘了 有些人的依賴還沒戒呢
我問妳最愛的歌 妳總是回答說蛋堡的煙霧瀰漫
我問妳為什麼呢 因為在理性的探討中嵌入批判
還會有哪位合格 饒舌圈妳已經算好能選出一半
最近聽Dr.paper 那三張mixtape的內容妳全部喜歡
妳總能感同身受 在歌詞內容找到妳自己
想要找知己 在這個城市裡 流傳太多妳的事蹟
腦裡全是妳 幫妳取了太多綽號
沒一個能真正詮釋妳
只想掩飾 以免太高調 有天出現在電視機
拿起原子筆 記錄著妳 怕這關係 終究有天失去
不是那種為了一點刺激 夜店狂歡之後的撿屍體
查了生日妳是金牛座 節儉是你的天性
為了妳撒了大把鈔票但我不曾變心 只有那些兄弟知道什麼原因

相遇在阿姆斯特丹
才見面 又吐了整晚
眼紅的人總在身旁打轉 就放慢
我們的過去式 想念我的方式
不能說的秘密 唱著我的名字
我們的過去式 想念我的方式
不能說的秘密 唱著我的名字

漸漸的聚少離多
早忘了離別是甚麼時候
妳告訴我有一天一定會再見面
現在的處境還不是時候
在這裡妳感受不到自由 24/7 日出到日落
各種的冷潮和熱諷隨時在伺候而那些hater多半不太識貨

不想把我連累 妳的身分在這土地顯得太過前衛
彼此認識卻又像饒舌歌手的原罪 儘管結局最終仍然事與願違
這不適合妳 該換環境
或許應該環遊世界散散心
因此我寫下了首歌不只送給妳也讓那些愛妳的人慢慢聽
問妳要去哪裡 妳常說其實去哪都沒差
卻總是感覺孤單 當環遊在那些亞洲國家
在世界留下蹤影 最遠還到牙買加過
說妳有家在加洲 看盡人生花開花落
對於妳離去的選擇 沒留下一句的譴責
不想延誤我的前途
所以生活必須更嚴格 不能遺棄了原則
最後ㄧ次的見面我在煙霧中步上階梯
我以為那是我們搭的最後一班飛機

相遇在阿姆斯特丹
才見面 又吐了整晚
眼紅的人總在身旁打轉 就放慢
我們的過去式 想念我的方式
不能說的秘密 唱著我的名字
我們的過去式 想念我的方式
不能說的秘密 唱著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