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舉起右手點名 (He Raised His Hand to Make a Roll Call)

Lyricist: 青峰    Composer: 青峰

這是眾人共謀的一個惡遊戲
那火車不應該載我們到這裡
個個幽靈像死了又死的魅影
我是一個編號還是擁有姓名

那毒蜘蛛懂得讓人手舞足蹈
看!它們正要奪走凱旋的指環
這裡甚至不容許粗糙的渴望
時間是不存在的,讓惡夢餵養

被逼迫著走了岔路,還能活著再見嗎
移民 俘虜 同性戀 吉普賽 猶太
有沒有它這麼恨我們的八卦
幾十年後,世界會不會還一樣……

令人憤慨的不是受苦,而是受這苦沒理由
看官們 若有選擇 你會當受害者或劊子手

它的綸音讓我們集中如螻蟻
瘟疫的紅十字 痙攣的六角星……
被自己的夢吼驚醒多血淋淋
給它一根指頭,它要我整隻手

所有生靈加起來,也不值它一個慾望
寧可站著死去,也不跪著苟活
在愛仇敵之前,卻先恨了朋友
住進一朵火焰,就成為螢火蟲

因為他的不公才有了第一個殺人犯
智慧帶來原罪 別用契約馴服我
命運瞎了眼 誰能抓一綹頭髮
天!毒氣已四溢,我逐漸失去我……

我……我的手 我的臉 我的瘋狂
脫下你的衣和帽 打開你的齒和嘴
檢查你的心和腎 剝離你的靈和魂

我……我的手 我的臉 我的瘋狂
為什麼要相信你 你哪裡會是真理
誰管是不是經典 誰管有沒有頁數

我……我的手 我的臉 我的瘋狂
蘇菲濕婆請解救 聖哲神佛都入墮
輪迴涅槃誰操縱 如你一般怎麼做

我!我的手 我的臉 我的瘋狂
出草火大風大中 曉星早已經墜落
…...גאולה...סליחה... תשובה ॐ मणि पद्मे हूँ

噓!別吵!想安穩睡個覺就等著進墳場!
喂!使者…有橄欖枝…我看到人帶來…
我很想…想到家…臉覺得快…快樂…
滿口譫語…數到七……或許我有…罪!
為何我有罪!
若我說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