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溫

Lyricist: 王裕宗    Composer: 黃品冠
...前奏...

沒有你的天氣 是那麼的寒冷 漫天厚厚的冰雪 掩蓋了這座城
感覺孤獨 就像是一根又一根利針 它毫不客氣的扎得人 心好疼
我輕輕的關上 房間等你的門
隨手敲醒了床上 那盞睡著的燈
周圍憂鬱的空氣 有一種悲傷氣氛
我坐在沈默的露台上 一直想著心裡的人
寂寞變成了一種體溫 陪我在子夜無夢的時分
沒有你的黑夜有一點深 找不到可以擁抱的靈魂
想念變成了一種體溫 燃燒在凌晨三點零五分
整個世界只有呼呼的風聲 和一個只能跟空氣說話的人

我輕輕的關上 房間等你的門
隨手敲醒了床上 那盞睡著的燈
周圍憂鬱的空氣 有一種悲傷氣氛
我坐在沈默的露台上 一直想著心裡的人
寂寞變成了一種體溫 陪我在子夜無夢的時分
沒有你的黑夜有一點深 找不到可以擁抱的靈魂
想念變成了一種體溫 燃燒在凌晨三點零五分
整個世界只有呼呼的風聲 和一個只能跟空氣說話的人

你怎麼能夠走得那樣狠 讓我的心從此孤單的很
我們的愛情也沒有了體溫
寂寞變成了一種體溫 陪我在子夜無夢的時分
沒有你的黑夜有一點深 找不到可以擁抱的靈魂
想念變成了一種體溫 燃燒在凌晨三點零五分
整個世界只有呼呼的風聲 和一個只能跟空氣說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