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朝暮暮

Lyricist: 林夕    Composer: 徐日勤 
我說冷風無力令老樹搖動
你說雪花飄忽灰色天地中
厚厚信紙卻不可以抱擁
只有透著紙背塑造你面容
我說氣溫前夜令我著涼後
你說最好多飲溫馨的熱酒
我卻已經再不需要處方
早已過時的語句如何問候
我沒法再知
現在現在你哭或笑
說了吃了多少怎會不重要
這道理我懂
然而事實並沒法相信
情若真的久遠
不在乎平常分秒
如何明白淩晨在你是黎明
你我那可分享偏差的繁星
我看我的信紙堆滿卻無聲
彷似你在觀看雨或雪
但誰能做證
我說氣溫前夜令我著涼後
你說最好多飲溫馨的熱酒
我卻已經再不需要處方
早已過時的語句如何問候
我沒法再知
現在現在你哭或笑
說了吃了多少怎會不重要
這道理我懂
然而事實並沒法相信
情若真的久遠
不在乎平常分秒
如何明白淩晨在你是黎明
你我那可分享偏差的繁星
我看我的信紙堆滿卻無聲
彷似你在觀看雨或雪
但誰能做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