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st Mornig

Lyricist: 大支、蛋堡    Composer: 大支、蛋堡
你很痛苦嗎 你日子很難過嗎
在我面前 誰都沒資說這些

爸爸離家出走時我還在媽媽肚子裡
我馬子懷孕後我也離開他們毫不遲疑
因為我馬子跟他爸亂倫
so 這誰的種
流產的小孩屍體被丟進垃圾筒

我的兄弟一個被車撞死 橫屍街頭
一個被毒死的樣子 陳屍水溝
最小的弟弟被一個女人帶走
後來聽說頭被那女人用高跟鞋踩破

還有我也被通緝至今
抓進去就是死刑
但我從沒幹過壞事情
但實情 是我的死活只是小事
我們最後一面可能是我的背影在暗巷消失

我沒有名字
我只是個過客只是個深夜牆壁上的影子
拜託我不會妨礙你
讓我活下去我吃飽馬上跑
我活在每個牆角 我是隻流浪貓

這或許是最後一個早晨
他們的呼喊越來越小聲
我們或許不是無所不能的超人
但我們都能為他們點燃暗房裡的一盞小燈

他的天空比較遠 他地位比較矮
他的世界比較少色彩 比較多黑白
他沒有品種能做比較 就比較悲哀
他只能看到這一餐他看不到未來
他的晶片 只為了保住他性命
因為戴著金鏈的物種頒佈了禁令
他的表情 又是茫然又似乎惆悵
望著遠方 他是隻狗他四處流浪
如果 Life's a struggle
那誰比他掙扎
今天沒被抓走 或許明天就蒸發
才跟他在這一秒的路口交會
命運就分岔 他死於惡作劇的小鬼
而在這之前 他剛學會過馬路
在一念之間 一條生命就打住
不只是被綁住 生死操縱在人類
他們的 Life is a loop
還在城市裡輪迴

這或許是最後一個早晨
他們的呼喊越來越小聲
我們或許不是無所不能的超人
但我們都能為他們點燃暗房裡的一盞小燈

他們被安樂死只因為翻垃圾或吵
情侶分手就要 把他們丟掉 跨年煙火
少放幾秒就能幫他們但財團不會鳥
官員不肯為他們立法因為他們沒票

是低 人類就是這麼自私自利
以致於 處處充滿仇恨和暴戾之氣
其實都一樣 從傷害動物到迫害其他種族
自私自利所以有戰爭衝突
讓我們對生命慈悲
改變這充滿對立傷害的世界 我們都只有
一雙手一對眼睛 但只要大家一起關心
五百人就等於千手千眼觀音

或許改變會從尊重生命開始
貓狗跟人最有緣或許改變就是從貓狗開始
這世界或許是物競天擇
但人類是有智慧的
我們可以有選擇

這或許是最後一個早晨
他們的呼喊越來越小聲
我們或許不是無所不能的超人
但我們都能為他們點燃暗房裡的一盞小燈

這或許是最後一個早晨
他們的呼喊越來越小聲
我們或許不是無所不能的超人
但我們都能為他們點燃暗房裡的一盞小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