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鏘玫瑰

Lyricist: Lene Marin    Composer: 林憶蓮


那女孩早熟像一朵玫瑰 她從不依賴誰
一早就體會 愛的弔詭和尖銳
她承認後悔 絕口不提傷悲

她習慣睜著雙眼和黑夜 倔強無言相對
只是想知道內心和夜 哪個黑
別要她相信愛無悔 愛無悔 太絕對
她從不以為愛最美 她說 那全是虛偽
像曠野的玫瑰 用脆弱的花蕊
想 迎接那旱季的雨水
所以溫暖卻曖昧 所以似是而非
讓那直覺自己發揮
她一直給
每一次給 有即興意味
心碎也無所謂
若一心給 卻意冷心灰 那多累


像躲在心裡的鬼 那頹廢如魑魅般跟隨
傷人的話總出自溫柔的嘴 很無謂
別要她相信愛無悔 愛無悔 太絕對
她從不以為愛最美 她說 那全是虛偽
像曠野的玫瑰 用脆弱的花蕊
想 抗拒綻放後的枯萎
所以溫暖卻曖昧 所以似是而非
讓那直覺完全發揮
她一直給
每一次給 有即興意味
心碎也無所謂
你真心給 卻落得 意冷心灰
像曠野的玫瑰 用驕傲的花蕊
想 擺脫那四季的支配
所以溫暖卻曖昧 所以似是而非
讓那直覺自己發揮
每一次給
也讓人回味
那感覺久久不退
像一場宿醉 到黎明不退
想一想也對 她說 誰怕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