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介紹

.1992年,《少年口也,安啦!》電影推出
在同時,我們也第一次認識了伍佰驚人的創作。

從《少年口也,安啦!》談起
在侯孝賢監製、徐小明執導的這部影片中,一群由南部北上,迷失在光怪陸離都會生活中的年輕人,為了義氣、為了愛情、為了刺激、為了快感,彼此互相依靠也互相衝突。如果這是台灣第一部描寫流氓社會的寫實影片,那伍佰為這部電影所寫的歌,堪稱是來自台灣底層最具穿透力的聲音。

「少年口也,安啦!」這一首歌的出現是一個很大的改變,在當時還很難出現完全以吉他為主的歌;而伍佰在「少年口也,安啦!」、「點煙」、「無聲的所在」接連三首的新台語之聲,真實又絕望的表達出沉淪在台灣底層社會中的日子,一字一句的唱出生活的苦悶與生存的壓力,把台語歌帶到另一種新風味 ─「敢是我的命一支草,安怎打拚攏無比人較拗」(「少年口也,安啦!」歌詞);「誰人知影將來是欲行去佗位,我甘單知影男子漢賭的是一口氣」(「點煙」歌詞),伍佰獨特的唱腔和緩緩飆出吉他旋律,在當時就像烈酒一樣刺激著所有人的大腦和神經。從這裡開始,伍佰的人和聲音,就像一顆炸彈投入了台灣的流行音樂市場,繼而塑造了台灣樂壇的新生命。 這些都是在他個人首張專輯《愛上別人是快樂的事》推出之前的事。

《只要為你活一天》
緊接著在'93年推出的《只要為你活一天》,同樣是描寫慾望與荒謬的都會異世界,在這部電影中,不但出現了幾個來自音樂界的重要演員,這張電影概念合輯更延續了《少年口也,安啦!》電影原聲帶的創作概念;在這部電影音樂概念專輯中,伍佰再度令人驚訝。

「只要為你活一天」不是一首在聆聽的過程可以喘息的歌,每一個聲音都用力的敲打著心臟,滿腔的激動和熱情在一瞬間爆發出來,這首歌透過伍佰的詮釋,把那種壓抑不安與充滿騷動的情緒表露無遺。一向給人悲情通俗印象的台語歌曲,竟然也能夠這樣激情,這樣充滿著生氣。唯有從小在這片土地上生長對這片土地著真實感情的人,才能譜出這樣的旋律。在「台北孤兒」這首歌裡,伍佰將離鄉背井的遊子心情描述的淋漓盡致,「不知要去佗位,頭前的燈火是閃閃爍」…「我是台北的孤兒,無位通停歇,無路通好去,只有靜靜在這參自己賭氣,那一天才有自己的地和天…」 另外,伍佰與陳昇合唱的「愛你一萬年」也是出自於這張專輯,這首歌經過伍佰的重新編曲,以搖滾方式呈現的老歌,讓很多人對原唱風格就此打住,也成為日後伍佰演唱會必定安可曲。很多歌經過伍佰的詮釋之後,總有一股令人說不出來的「人」的氣味,感同身受。這也是眾多電影紛紛向伍佰邀歌的主要原因。電影所描述的不外乎人與生活,而伍佰總是能精確的抓住電影的精髓意念,在短短的一首歌中,濃縮所有的歷程記憶。

首度躍升銀幕
'94、'95年間,伍佰以直接的現場狂熱打動了冷漠的都會人心,為為家喻戶曉的KING OF LIVE。但是,電影與伍佰之間的聯繫仍舊沒有間斷,在那幾年推出的幾部國片如《熱帶魚》、《我的神經病》、《情義之西西里島》等,也都引用了伍佰的歌曲,包括「繼續墮落」、「樓仔厝」以及「世界第一等」。

而後,伍佰更首度躍升大銀幕,參與電影《徵婚啟事》及《美麗新世界》的演出。在《徵》一劇中不但大秀吉他技巧,其中與劉若英的一段對白「戶四伏」,讓許多人念念不忘。而這一值得紀念的首度曝光,也彌足珍貴的收集在這張電影音樂典藏裡面。

在《美麗新世界》中伍佰飾演一個在上海的流浪漢,在地下道抱著吉他唱歌,遇見受挫想要回故鄉的男主角姜武,兩個人發生一場激烈的對話;姜武從伍佰的斥責中重新燃起奮鬥的力量…。伍佰也為該電影寫了一首同名歌曲「美麗新世界」,這也是伍佰創作以來少數充滿光明正面的一首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