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 我在身邊 新加坡演唱會

2004 我在身邊 新加坡演唱會

發行月份

專輯介紹

“周傳雄我在身邊新加坡演唱會”是創作歌手周傳雄入行15年以來首次在新加坡舉行的個人演唱會,演出時間是今年7月9日。

  歷經15年歌唱生涯的大起大落,音樂教父周傳雄終於圓夢-以歌手的身份站上新加坡市內體育館舉辦了出道來第一場“我在身邊”個人大型售票演唱會,百感交集情緒激昂的他,在演唱讓他再度走紅大江南北的“黃昏”一曲時,終於忍不住在臺上流下男兒淚,咽咽的唱不了歌,在全場萬人滿座的歌迷齊聲呼喊:‘周傳雄我們永遠愛你!支持你!’的支持聲浪下,讓他收拾起潰堤的情緒,專心繼續演唱,演唱會最後在歌迷欲罷不能的三度安可聲中畫下成功圓滿的句點。

  1997年以前,周傳雄一直以“小剛”這個乳名在臺灣歌壇發展,一直是“歌紅人不紅”。改名“周傳雄”之後,卻以一首之前從未在內地作過宣傳的《黃昏》“鹹魚翻身”。目前,周傳雄是臺灣樂壇一線音樂人,在KTV裡點唱率居高不下的《黃昏》、《記事本》和《我的心太亂》都是他的代表作品,《黃昏》更曾創下手機鈴聲下載率最高的紀錄。他還為阿杜、陳慧琳、那英、許紹洋、周華健、任賢齊等知名藝人創作了《哈羅》、《記事本》、《出賣》、《花香》等許多傳唱率很高的歌曲。

  從校園偶像歌手小剛,到專業製作人周傳雄,再到現在的創作歌手周傳雄,這次的新加坡演唱會真實記載了周傳雄清晰的音樂歷程。

  演唱會分3個部分,從《那年我們十七歲》開始到《不要問我一個人怎麼過》,反映了少年的一些青澀情感經歷;《出賣》到《哈撒雅琪》,從輕快明朗轉入了一點點傷感;第三部分從《記事本》到《黃昏》,悲痛情感終於像醞釀已久的火山頃刻之間爆發出來。一曲《再出發》引出全場“安哥”,兩分多鐘的呼喊之後,周傳雄出來繼續演唱《陪著我一直到世界的盡頭》、《黃昏》和《我在身邊》,演唱會圓滿結束。

  周傳雄在演唱會中曾三度落淚。在演唱《黃昏》前,配合銀幕上出現的周傳雄從小到大的肖像素描,出現他自述的畫外音:“嘿,你有沒有過夢想?或是說失去過夢想,我有過但也破滅過,從玩(樂)團的大專生,到小剛時期,到寫歌製作,有一度……我以為我不會再出唱片了,直到有一天,在異鄉的街頭,我聽到了一首自己的歌,這首歌在大街小巷不停地被播放著,因為這首歌,改變了我,因為這首歌,讓我相信,只要堅持下去,哪怕在冰天雪地裡也會開出美麗的花朵。”

  演唱會當中,周傳雄還首次跳舞和彈三弦,引發全場笑聲一片。

  “我在身邊”演唱會上周傳雄不用花俏的噱頭,以專業音樂創作全紀錄為主題呈現整場音樂饗宴。演唱會一開始,由一小女孩以清嫩的歌聲清唱了一段“哈薩雅琪”帶領全場的歌迷進入他的音樂世界,隨即周傳雄身著桔梗花帥氣白西裝出場演唱了”那年我們17歲”為演唱會揭開序幕,全場歌迷馬上以震天的掌聲尖叫聲回應。緊接演唱了“沒有你的日子”、“捨不得你走”、“Back Home”“1/2的愛情”“第77次愛你”“不要問我分手後一個人怎麼過”、、等各時期成名組曲,讓現場歌迷如癡如醉的跟著大合唱。

  唱完“出賣”、“給你的歌”、“我的心太亂”後,馬上高唱了他以製作人身分創作的MVP情人的”我難過”,唱到西街少年的”存在”一曲時,周傳雄更手持DV邊唱邊拍現場歌迷,讓觀眾的一顰一動立刻連線至螢幕畫面中,更加鼓動現場歌迷的情緒到最高點,接著唱出薰衣草的“幸福的瞬間”、、等紅遍海內外的電視原聲帶主題曲,為演唱會掀起另一波高潮;緊接特別來賓許紹洋出場,與他合唱了薰衣草主題曲“花香”引爆歡聲雷動的氣氛,隨後許紹洋演唱了“麻煩告訴他”、“紐約街角的琴聲”二首歌。

  換上黑色緊身亮片星星裝的周傳雄立即帶著舞群勁歌熱舞的高唱“寂寞轟炸”,獻出生平的第一次舞蹈處女秀-特製麥克風?杖舞,展現他苦練後精湛的舞蹈,讓全場歌迷驚豔聲尖叫聲不絕於耳,情緒HIGH到最高點,也正式化解他舞蹈“肢體障礙”的臭名。“暖風”後,唱出寫給阿杜的“哈?”、任賢齊的“永夜”與周華健的“有沒有一首歌”的創作後,周傳雄以日本三味線(即中國三弦) 自彈自唱了“哈薩雅琪”展現高難度演奏實力與唱功,博得滿場的掌聲。

  唱完“記事本”、“忘記”時,螢幕上播放出周傳雄從小至出道以來的照片VCR,此時周傳雄情緒早已隨著演唱過程沸騰至最高點,當他高歌“黃昏”一曲時,唱到第二句時即情緒終於潰堤忍不住落淚,哽咽無法整順利演唱完這首歌,最後在歌迷的支持聲浪中,他高唱最後一首歌”再出發”,表達此刻心境,只是歌迷等了15年才等到的演唱會,怎可輕易就讓周傳雄離開,在歌迷震耳欲聾的三度安可聲中,周傳雄又高歌了“陪我一直到世界盡頭”、“黃昏”、“我在身邊”三首歌,為個人首次演唱會畫下圓滿句點。

  演唱會後,周傳雄對自己臺上落淚原由表示:“他以本名周傳雄發行第一張《Transfer》專輯時成績並不理想,正處歌唱事業低潮期的他,一度以為自己再也當不了歌手,當時有人以相當微薄的酬勞邀請他至瀋陽演出,抱著且走且看心情來到瀋陽時,在冰天雪地的街道中聽到他《Transfer》專輯中的“黃昏”在冰冷的街道中傳來,當下他才知道他的“黃昏”一曲在中國大陸早已紅遍大江南北,也正式開啟他的歌唱生涯第二個新起點,所以,“黃昏”這首歌對他以歌手身分再出發意義非凡!沒想到他還是不住落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