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介紹

致李宗盛先生
楊宗緯唱人生如歌,高曉松寫《越過山丘》

就讓我隨你去,讓我隨你去
隨著熙熙攘攘的人流
向著開滿鮮花的山丘
揮揮衣袖

人生最好的結語,或許只是一首歌:輕輕地唱,淡淡地印在心裡,慢慢地遺忘……人世間遊過一遭,好與壞都已看淡,歲月如歌,就算隨風而去,也怎樣都值得。由此,李宗盛寫下了回味無窮的《山丘》。而今,高曉松寫下這首《越過山丘》,並由楊宗緯來演唱,是音樂人對音樂人,最誠懇而單純的致敬與擁抱。

高曉松特別用心創作的《越過山丘》來致李宗盛大哥,他表示這是自己數年來最滿意的詞曲作品之一,為此他特地邀請到Michael Jackson與Lady Gaga的御用弦樂編曲一起合作《越過山丘》,並且召集了《美國好聲音》現場樂隊、《美國偶像》現場樂隊在內的十余位全美一線樂手同期錄音。而楊宗緯的演唱也廣受讚譽: 第一次聽到楊宗緯試唱小樣,美國樂手就在郵件中用20餘個感嘆號來讚歎楊宗緯的歌聲為動人心弦的天籟之音,高曉松也一直盛讚其對歌曲的動人演繹,稱“別人還在比唱歌的時候,楊宗緯已在歌唱”。

曾製作過楊宗緯最重要的兩張個人專輯《原色》與《初愛》的李宗盛,對楊宗緯來說亦師亦兄,影響頗深。高曉松老師創作了這首《越過山丘》致李宗盛先生,楊宗緯自薦演唱,更為歌曲增加了一層個人情感,如同親手製作的一份禮物,獻給自己最重要的人。他把高曉松的詞句唱得透徹而有溫度:“他問我幸福與否,是否永別了憂愁,為何婚禮上那麼多人,沒有一個當年的朋友”一句過往的天真,就能輕易打破時間的平衡,誰都想問一問當初的自己,為何未來就此不同。然而“總有人幸福白頭,總有人哭著分手”,也許青春就該再也回不去,也許明天就該擺擺手老去。往事留存在記憶裡,就像回頭眺望過去的風景。當心中漸漸了然,此時看過的風景,彼時受過的磨礪,“無論相遇還是不相遇,都是獻給歲月的序曲”,於是林林總總,都成為人生中不可或缺的洗禮。

《越過山丘》,或許就是對人生最好的領悟。得意有時,失落有時,每一份經歷和每一份過往,都將起伏不定的路途斑駁渲染。相較李宗盛的《山丘》對現實的感歎, 高曉松筆下卻出現了不一樣的風貌。“越過山丘,遇見六十歲的我”,不僅有著一份對青春年華的追憶,更多了對未來歲月的探尋和希望。

就像法國思想家布萊士·帕斯卡(1623年6月19日-1662年8月19日)曾經說過的:“To the time to life, rather than to life in time(給時光以生命,而不是給生命以時光)”。這個時代的幸運是,像李宗盛一樣,高曉松和楊宗緯這樣的一群音樂人,給人生以音樂,每一首歌都算數。

專輯曲目

1
越過山丘 - 致 李宗盛先生   0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