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介紹

My Little Airport(簡稱MLA)第五張全新專輯《香港是個大商場》將於2011年8月26日出版。碟名源自系列紀錄片《時代精神》(Zeitgeist)的啟發,該片探討世界金融經濟體系為全球帶來的負面影響,而近年香港亦因各種經濟「霸權」而陷入民怨沸騰的局面,在MLA眼中,香港是個大商場,而這次,他們想唱出一些在這個「大商場」影響下,各式小人物的小故事。

硬完了‧軟下來
音樂上,新專輯是繼首輯《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以來,回歸到最為軟性的一次,整體聽來,編曲大多傾向於一些感性柔和的twee pop風向,最吵耳的也不過是一首《通利的阿賢》副歌部分炸出來的結他,全碟沒有了一些噪底如舊作《失落沮喪歌》等twee punk之作,至於歌詞方面,也不再像上張《介乎法國與旺角的詩意》有著對社會政治、民生問題正面交鋒的強硬姿態,反之,一如上文提到,這次,是關於一些在大商場內遊走求存的小人物,他們甚至因此產生出某些變態快感。

變態心理系社會歌
沒有叫曾蔭權去死,沒有再要求瓜分林瑞麟薪金,窮人賣屎忽意義上更成常態……MLA覺得這些在上張專輯已寫過了,想以另一視點去呈現「大商場」下的生活。於是,我們得到了一批新的小人物英雄:《公司裁員三百人》怪罪公司裁錯人的「要員」、《搭的士上班去》強烈需求一星期坐一次的士的基層上班族、《西西弗斯之歌》禮貌周周又被鬧為「懵撚」的馬會投注員、《給金鐘地鐵站車廂內的人》似是講港鐵迫車問題,其實引伸開來,又會是關於始於上樓繼而炒樓的人?一首《rm1210》,聽上去是首情歌,情人一年後結婚,但這年內作為第三者的主角,還會好好跟對方一起,不過,原來當中隱藏了重要訊息,成員阿P現在工作的某工廈樓房就是rm1210,由於業主易手,他預計單位一年後必被加租,到時也只可跟樓房「分手」了,這首歌,是MLA個人的《囍帖街》。

出奇不意的愛
《rm1210》聽上去是首關於第三者的情歌,其實碟中的情歌,還有《迷人的頸巾》及《Milan》亦是涉及類似主題,還有一首《你是浪子,別泊岸》,更是歌頌眼前浪子,不要墮入主流愛情觀,應以身為不要踏進主流愛情及婚姻觀為傲。聽著這些歌,有感者可能以「主角好慘呀」、「咁樣漂泊點算好?」、「甘心愛一個人不理他是否有情人,好浪漫」、「咁仆街?」、「快啲飛咗一腳踏兩船的人啦」等等思想去成就自我的價值觀,但MLA卻來得單純,他們只覺得愛是不受束縛的。

文學的引述
碟中的歌聽上去仍然是MLA那份獨特的為你帶來會心微笑的幽默感,但蘊含在某些讓你發笑的作品中,其出處卻是來自真正的文學領域。熟悉希臘神話的朋友當然知道《西西弗斯之歌》在唱甚麼,《milan》中的Milan,則是指著捷克大文豪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而歌中引用的故事橋段,是來自他的短篇小說集《可笑的愛》一故事《搭車遊戲》,還有《你是浪子,別泊岸》當中所唱的:「離婚的最主要原因是結婚。」其實即引用了英國文豪王爾德的名言,而序幕曲《九龍公園遊泳池》,則是阿P的看了佛教《心經》的漫畫版後而得到靈感寫成的。總之,MLA聽上去好像簡單直率,但當中卻有深遠的源頭。也當然,MLA在精神上比更多搖滾樂隊來得更搖滾及一針見血,不在一味吵罵、擺出高姿態中,能更直指我們對社會狀況的憤怨與關注,更重要的是,能讓我們在生活中,仍能感到一點苦中作樂式的笑意與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