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就是

反正就是

發行月份

專輯介紹

Rebel to the right 反.正.就.是
「I rhyme therefore I am」
Hip-Hop Philosopher嘻哈思人/黃崇旭Witness Huang


也許在你的標準下,我不算咖,
但,我是真嘻哈。
「Guns N' Roses槍與玫瑰」吉他手Slash 真情啟示!
姚中仁 MC Hot Dog、張震嶽 A-Yue Chang、Free 9、參劈 TriPoets、頑童 MJ116、馬念先、 猴子飛行員 Monkey Pilot、BERIGHT、大支、吳聰賢 J.Wu、
關彥淳 Miaca Kuan、鍾沛真 Charlene Chung
台灣嘻哈圈狠角色一次到齊,搖滾音樂人出聲用力硬挺。

改變吃喝玩樂把妹弄潮的誤會
揭開音樂本色真實的社會情節
面對嘻哈意識表白真相的真理
表達對重感情發洩的真心真意

人與人生可能被分成雙面,
正面反面怎麼轉,無論轉到哪一面,
都是 回到我自己。

台灣、洛杉磯編曲錄製 韓國母帶後期混音製作

最純度的東岸嘻哈精神,最醇釀的原創旋律,
或是溫柔或是反叛 反正就是黃崇旭
Witness Huang完全的創作專輯。

…………………………………………………………………………………………
我不定義嘻哈,但嘻哈定義了我追求訴說真實的方向。

別搞錯了。嘻哈。
不是穿著寬大的衣服,駝背或抽煙,喝酒或搞派對,把妹就叫嘻哈。
如果沒有目標方向,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只是跟著音樂搖頭晃腦,甚至找不到節奏…………這不過就是一種盲從的生活態度而已。你可以說那是,放浪或者是晃蕩。
那不是嘻哈。
耍帥!很OK! 因為不相信自己帥,怎麼能夠把話說得肯定清楚。
但是沒有自我跟主見、價值觀的那種,就省省吧。因為那不過只是一種想學著變成紈絝子弟的樣子而已。

那不是態度!
從music video上學黑人,然後把它當作潮流基本裝備,卻不懂嘻哈為什麼存在?如果只是孫悟空的毛或是火影忍者的影分身,不具生命意義的那種存在。那就是「沒禮貌」!

嘻哈,是一種社會意識。是一種爭取自我與尊嚴的生活態度。並,
請重視我。與我的表達。

…………………………………………………………………………………………
Witness + Recorder=making History

從異鄉回來的異鄉人,無論身在哪一邊,都好像不是那麼屬於那個地方。
血統、膚色、樣貌、語言、聲音似乎都不是最屬於哪個某一邊。甚至,連空氣濃度都奇怪的不那麼對。
也可能,從小就因為「誰都不是」,所以,
所有的不那麼對,都習慣性的成為「是」了。
但最對的是,音樂,融合了他。

把身體裡面那麼多不一樣的互相懷疑互相排斥,都攪拌在一起,成為了一個新的世界,而那個世界裡,自己,反而是最明白的。

不沈默的目擊者,「黃崇旭」是他的名字。
他叫Witness
無論是哪種溫度的看法,他先不管。無定義是非。只是記得,都記錄在自己的腦裡,透過音樂,寫出了歌,講出自己的看見。
他是目擊者,見證者、記錄者,生命的動作要進化到「傳」與「述」,
他是一個傳述者。

..................................
漂游的音樂人、竄流的思遊者、孩子般的真誠個體
甚至,他認為自己是一個存在於這地球真實境域中的一個謎

黃崇旭Witness,來自美國德州東南部休士頓市的台灣小孩,從14歲開始當DJ,一直到念完大學的這些年,他都沒有停止過這個從興趣轉變而成的志業。那時候,他認為那個城市是他的HOMETOWN。
他,現在應該被稱為先生。但身體裡依然住著孩子般一樣的靈魂,您可稱它為嘻哈先生,或是更像他自己的「嘻哈思人」。
1999年他帶著DEMO回到台灣之後,他說「台北是我的HOMETOWN.」

關於他來到的音樂故事,前半段是這樣的,
我們用年份來交代那些日子 :
1999年,他帶著在LA花了3年錄製的demo到了台北,尋找一個曾經沒有人支持的夢想。在一間不到10坪的套房,經過3年的等待與煎熬。
2002年,終於參與了「半成年主張」合輯,發行了第一支單曲「生命要繼續」。這支單曲跟陶喆、孫燕姿、陳建年等傑出音樂人一起獲得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年度10大最佳單曲獎項」。
黃崇旭在頒獎典禮中用了很爛的國語說了一段話 “我很高興。Hip Hop音樂,我的音樂,能在台灣受到肯定”
2002年,那一年的夏天,在台大「半成年主張」的演唱會,黃崇旭的母親第一次回到台灣。看他演出。
2005年8月,耗時3年的專輯終於完成。
2005年10月–首張個人專輯“Witness黃崇旭"問世。
接下來………………???????
2014年。一個新的開始。

在這個排列上,有一段迷失的8年。
陪伴他最久的[The]與他最想離開的[The],都是酒。黃崇旭的10首單曲也在這段時間內陸續成型,概念陸續重修組合發展,成為一張專輯。除了三進三出戒酒中心,他還短暫的進出過監獄幾天。這也是因為酒。

WHY ME HUH ?
WINE AND ME !

因為離不開酒,他的愛情被撕開了。因為經歷了離開酒的過程,他找回了屬於自己的方向,以及他的上帝。
酒精,是他的魔鬼。但換邊後看,酒精卻也是引導他能再度與神和好的天使。因為在勒戒中心裡,他遇到一個人,一段聊天。他說:
「我永遠不會忘記“槍與玫瑰”的吉他手Slash曾對我說過:「Witness,你只要知道你要的是什麼,就努力爭取它,then you gonna be alright.。」
我的解讀是,用力做了,就不會遺憾。」

…………………………………………………………………………………………
一再反覆地等待出發,像沙漏一樣的反覆計時,像釀酒一樣的反覆瀝菁

這是一張製作期最久的專輯。從2005年之後,到2014年準備正式再發片,已經經過將近 9年。
這是一張集合了台灣嘻哈音樂圈多位知名菁英份子共同跨刀演出的音樂作品。
為什麼?
會有熱狗、頑童、叄劈、大支這些嘻哈圈的狠角色都出現在這張專輯裡面?
黃崇旭,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唯一的解釋是,跨廠牌跨交情跨台灣從南到北跨美國到台灣,這麼長時空的翻翻轉轉,靠的是信任與友誼。

十一年前,他的作品”生命要繼續”就得到了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的肯定,獲得2002十大最佳單曲獎。一個完全不知名的嘻哈小子,憑的是最純粹的音樂精神與真正的嘻哈態度贏得了他在台灣音樂圈的榮耀。

嘻哈,是什麼?
當台灣年輕人還沒完全搞懂它的定義,就已把它當作玩潮的商業價值的現在,對黃崇旭來說,嘻哈是人生。是真實的自己。依然是!但,絕對不是把妹的工具。或是把自己青春玩爛的理由。
他耍自己的帥,卻必須是真真實實的血肉,即使要扭轉到肌肉劇痛心肌梗塞,都要那麼誠實,才能是對得起自己與對得起社會的嘻哈。

................................
[OH MY GOD]AND[OH~MY GOD]你選哪一個?
這是一張什麼樣的專輯?
專輯精神是這個人與他的上帝。

迄今沒有太多人想要研究他。當然,連他的朋友、仇敵都不一定想要那麼深入認識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意見,但是,那些對他來說,都不是定論。

黃崇旭的人生不過就是一個社會的縮影。只是,比其他人怪了一點,扭曲一點,那些屬於限制級的他的故事,多了孩子氣一點。

Witness,有不錯的家境。美式家庭教育的空間也給了他大一點的自己,跟摸索。他從小學鋼琴,卻對隔壁家傳來的手提音響中的吵鬧音樂感到更多興趣。看著那些美國鄰居像拼命般地唱跳,他的心,他的靈魂整個都被吸引了過去。他的音樂愛換了一個方向,放肆的流浪與掙扎起來。13歲那年,他玩起唱盤了,在翻轉中尋求他的釋放並滿足成就感。以至於他想要追尋更多、更大的夢。
天秤座,除了命定中的漂流基因外,他的腦子裡也永遠都在寫詩。永遠都有聲音與文字在竄流著,就算被困住了,不論在10坪的台北公寓裡,或是在美國的療養院中,甚至在他認為的Hometown(s),在兩座都會的雙城巡遊,他都在竄動著。包括戀愛與酒精。
腦子跟身體一樣,停不了。

他的英文文筆非常詩句化,而他的中文歌詞卻完全口語化,比很多台灣人還更具說話的口氣。截然不同的兩種文法都來自於他這樣錯綜複雜的生命交纏。

一種來自休士頓與台北的雙重認同與不被認同,來自於天秤座的流浪與渴求安定的對衝,來自於他,對於愛與被愛,許多兩者之間的渴望與放手。
一種非常勇敢的態勢,掩裝他那麼多豐富的不夠勇敢。

得獎之前,他拍過廣告,甚至與天后張惠妹合作過。在年表上遺失的8年中,他持續著DJ的演出工作,但是沒有交出真正的音樂成績單。他過著人生,特別是那些不愉快不怎麼開心的酗酒歲月,包括戒酒歲月。然後,他重新認識了上帝,重新進入他的專輯,並讓這張唱片成為他浪子回頭的見證。一張在音樂跟歌詞中充滿故事的嘻哈專輯。

OH MY GOD。是他眼中看見的光怪陸離,社會人生愛情人際關係中的各種奇妙經驗的驚歎號。也許不合常理,也許誇張荒唐,但那些驚歎號都成為他筆下的音樂、歌詞與故事了。
OH~MY GOD。是他在經歷過低潮浮沈之後,對於再次獲得體會愛的機會與救贖重啟的感謝。

可以簡單地認為「反正就是」,也可以把「就」解讀為「接近」、「靠近」、「成為」,那就是Everything’s Gonna Be Alright

...................................
你應該怎麼聽這張專輯

如果一開始就被熱狗、頑童、叄劈、大支、蛋堡這些嘻哈圈的狠角色的名字給誘惑了,以為這是一張嘻哈群英會的唱片………..如果這樣就能吸引到你的注意,跟誘發你的購買慾…………其實也真是挺不錯的,因為你至少還知道台灣嘻哈界有那些優秀跟具知名度的音樂人,你也是具有最基本嘻哈入門know how的優秀份子。拿起了這張專輯,你也即將很幸運地得到一張好唱片,與可能讓你有機會改變,或是升級了面對嘻哈的態度。

當你按下了PLAY鍵之後。
一開始,你會感到殺氣騰騰,因為一群知名MC HOT DOG的聲音馬上就會帶領你的耳朵進入MAN味十足的音樂聽界。加上J.WU與黃崇旭三個人兄弟式的說話方式跟來自這三位嘻哈文豪的文字創作,會讓你不由自主地就興奮起來,就像是在演唱會第一幕,神經會被完全挑動。

接下來的這一RUN,先單純享受吧。

你在聽完整張專輯第一遍的過程中,會感受到每一首歌曲都在節奏中拍打著你耳膜,跟著,節奏會改變你走路的速度,不管歌曲裡面出現了哪些男聲與女聲,他們都能讓你的身體無法停止擺動,包括你的頭、你的肩膀、你那不斷搖動的手指。即使你突然聽到類似GOSPEL的合唱而意外………沒錯,福音歌曲的音樂結構真的被用在黃崇旭的嘻哈了。而且這裡還有姚中仁 MC Hot Dog、吳聰賢 J.Wu、張震嶽 A-Yue Chang、Free 9、參劈 TriPoets、頑童 MJ116、馬念先、關彥淳 Miaca Kuan、鍾沛真 Charlene Chung、 猴子飛行員 Monkey Pilot、BERIGHT這麼多音樂人的共同演唱。
這是音樂的共同創作與演出,而不是只是類型。

音樂,是可以被融合的。不論是哪種類型,就像地球可以容納多個物種,只要得宜,就能精彩的共存著。而黃崇旭的音樂即使是道地的嘻哈,在他的宇宙中,音符,可以再生新生。就像你現在聽到的。

我們確定,你會開始聽第二遍的。也會有第三遍與更多遍。不意外的,你會覺得很好聽,幾乎隨時都很適合聽。嘻哈音樂不是只有認真地說話,還有撀動的節奏與非常好聽的原創旋律。

接下來,你就會聽見故事。真正的進入到嘻哈思人的創作靈魂。

……………………………………………………………………………………………………………………….
Rebel to the right 反.正.就.是
Witness新歌快速導讀版
(附件另有作者完整解讀版 更具看頭)

WELCOME BACK(黃崇旭 feat. MC Hot Dog & J.Wu)

台灣嘻哈狗王姚中仁在他大學時期就認識了黃崇旭,那時候J.WU正在當兵。他們一起沒沒無名著度過了幾年歲月。聊音樂、做音樂、玩音樂,混在一起。
即使後來MC HOT DOG已經成為台灣嘻哈第一大師,J.WU變成了真正的音樂製作人,黃崇旭回到美國進出了戒酒中心幾回…………有情,仍然不變。
男人對男人的感情是一種兄弟間的愛,在瞎說跟胡鬧下的成長中,是心與真誠地結合。
當黃崇旭再度進入錄音間,這兩個兄弟就來做了,做兄弟不二話的事,支持。並用力的投入。然後,這首歌就完成了。
用最簡單的動作,包容了繁瑣複雜卻讓三個人都感動開心的單曲。走多遠,只要回來,兄弟都敞開歡迎,真心話就念在歌詞裡。

浪子回頭 The Prodigal Son
把後悔的話都收起來,用他自己的方式表達。那遺失的8年就用這首歌來呈現吧。
是的,在酒精裡的那個人,連黃崇旭自己都不認識,也反覆的不記得那個人做過了什麼。當黃崇旭以為自己已經被那個不認識的人帶走,被放棄,被遺忘,被消失化了,他已經以為失去了朋友、愛情、家人。當他整個繼續沈淪在酒精的浸泡失魂時,他沒看見,卻還是被家人保護的愛著,回了美國接受治療。

這是他清醒之後寫下的歌。
因為他重新發現愛,因為那些愛沒離開過他,那一本他從小就念過的聖經傳達了訊息,讓他發現自己沒有被遺棄。甚至,得到更多力量,讓他產生了力量。這是一首相信愛的歌。
他也期待,每個不相信愛的人都能夠因為他的見證再度找到可以愛的力量。

Everything’s Gonna Be Alright
這是一首快樂的歌。因為他藉著這首歌表達了自己重生的喜悅。
這是一首悲傷的歌。因為必須回顧了自己人生中最不快樂的時光與體驗,才能創作出一首感謝的見證。
這是一首朋友的歌。在這圈內始終相信他挺他的人都在這首歌裡面為他大聲唱和。
這是一首充滿福音的歌。如果沒有那麼多錯誤被承認,沒有那麼多痛苦被沈積,就不會有那麼多拯救與愛在這裡出現,並向聽歌的你傳述著這麼美好的事與見證。
這是黃崇旭的歌,也是送給你的歌。因為反正就是,一切都會變好的。


就是妳 It’s You
其實想寫一首情歌,其實想寫一首關於上癮的故事。後來發現,原來愛情跟上癮是同一件事情,在某種相對的程度上。
講上癮這種事情好像比較容易,因為無論多麼私人與限制級,重點還是只在曝露自己而已。如果用愛情當作創作的話題,卻很容易就把另一個人也曝露出來,包括她的好與壞。
而黃崇旭的創作觀很簡單,講[我]就好了。
於是,就算是一首情歌,也只要交代出[我]對[妳]的感覺跟動作就好,不要曝露[妳],最低限度來說,這也是表達對愛情的禮貌。
玩了一個創作的梗,[我愛你]=[上癮]。

我的唯一 My One and Only
因為,真的非常,非常的愛她,所以
才寫出了這樣一首歌。
不過,這個「她」卻是來自於黃崇旭自我腦補下的一個未知對象。是,這是創作者夢想中一個被期待著的「她」。

紀實式的寫出了相愛時最熱的情景,黃崇旭對於愛情的歌頌是,記得夢想中那些最好的畫面。並透過歌曲傾訴從過去到現在,或是在可能的未來沒來到之前,其實,心中還是只有這個女主角是唯一的一位唯一。
就像每個女孩都會幻想著唯一屬於她的白馬王子;每一個小王子,心中也有一朵盛開在宇宙中某個角落的一朵玫瑰。而黃崇旭就直接為她而歌頌。

眾所周知的,大支的文字直接有力,但心中卻是充滿愛的。正如大支那麼愛流浪動物一樣。所以黃崇旭覺得請大支協助完成這首中文歌詞絕對是最充滿愛的決定。當然,這首歌也是那麼甜蜜。

愛我別走 Don’t Go
每一段戀愛最害怕的是,大家都跟我們一起談戀愛。
戀愛不就是應該只有兩個人談的嗎?????
愛情最不需要在乎的就是[別人]。但[別人]的道聽塗說跟價值判斷卻更容易影響兩個談戀愛的當事人。
這首歌的故事來自於黃崇旭的上一段戀愛故事。當他發現愛情裂痕逐漸擴大到無可挽回的時候,才知道原來那些[好朋友]真的幫了不少忙。同時被愛情與友情雙重判亡,他寫下這首歌。
原本想取樣於張震嶽的名曲[愛我別走],讓感覺能更快進入那份熟悉卻無奈的[被自由感]。但是在製作人John Lee另一番改動編輯下,僅保留了歌名。這也成為了另一首全新的創作情歌。

My Ride
來自於一次捷運上的邂逅,一個讓人心動的美女。但,她就像許多條件很好的女孩一樣,選擇的愛情選項是用名牌好物來填滿愛情的空虛位置,以為,這樣就可以了。

即使有了這次愉快地聊天,即使得到了電話號碼。但黃崇旭聰明的放棄負擔,因為,別人的女朋友都是麻煩的。可是,黃崇旭卻把他想對她說的話都一一放在這首歌裡面。

這首歌謹送給所有條件很好的女生。
希望妳們聽了之後,能夠重新找回或再定義妳們愛情的價值。

My Life (黃崇旭 feat. 參劈 TriPoets)
很重要的是,傾訴。在這首歌裡,黃崇旭把他這段人生做了一個檢視。不只是迷失的八年,而是對自己見證。也把這首歌曲拿出來做見證。重點是,依然存活著。光榮而勇敢的。
請參劈的老莫把歌詞中文化,並產生了更多的文字激發。不僅完整了黃崇旭原英文歌詞裡的表達,並讓歌詞更豐富。
這首歌的唸唱節奏也有特別活跳跳的氣氛,可能是因為參劈的老莫跟小個的個人特色真的太強,讓這首歌聽起來不僅正面向上,還更具律動牽引本能。

Let Me Let the Rhythm Hit `Em
對黃崇旭來說,音樂是一件武器。對所有看見過的事情,對任何一個陌生人,對於地球、宇宙、社會、感情,我們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意見。對於黃崇旭來說,音樂是他的出口。
因為他見過也經驗過不好的人生,所以,想要這個世界可以更好,想要告訴每個人都應該可以對自己跟他人更好。

這首歌曲是他的禱告文。
用東岸嘻哈的力道,冷靜的,並充滿溫暖的,娓娓說唱對於這個世界的意見,期待發揮出更深刻的力量。

不能再等待 For Your Love
愛,通常是最通俗的創作動機。百分之九十的歌曲都在為愛歌頌。但百分之九十的情歌都在說失去愛的痛。
這一首不是。
因為這是黃崇旭在極度的想愛一個女孩時,唯一能做的是,就是為她寫一首情歌。
雖然,黃崇旭的愛情最後沒有童話般的結尾收場。但是卻有人因為這首歌求愛成功,最後還結婚了。

這是黃崇旭在這張專輯中唯一一首個人擔任完全單獨演「唱」的歌曲。
在專輯中放在最後一首的位置,除了具有沈澱的效果,其實是提醒聽歌的人千萬記得「愛要及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