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介紹

★ 近未來四件式古典編制,女性主導的創作樂團

 ★



Cicada是三女一男組成的樂團,樂器編制:大提琴、小提琴、鋼琴、民謠吉他。

主要創作人江致潔從小學鋼琴,也精通電子琴、合成器,從五專就跟一些樂團在台中、台北「做場」翻唱「熱門歌曲」(包含眉飛色舞等廣嗨),目前剛完成台北教育大學藝術評論碽士學會,成為粉領族在出版社工作。兩位女性提琴手林宛縈、張靖英都受過正統古典音樂教育,她們在Cicada這樣的樂團裡,感受到音樂創作的樂趣,和嚴謹的古典音樂訓練有很大的不同。不同於傳統的弦樂三重奏,Cicada唯一的男性團員,吉他手江睿哲被戲稱是「魷魚羹裡的烏醋」。他的存在讓Cicada和一般古典音樂/室內樂的編制有了決定性的不同,讓Cicada不只是古典音樂,增添一份搖滾樂的活力。「其實我們並不把自己視為古典樂團,應該說,我們比較這樣喜歡解讀Cicada的編制:小提琴是吉他與主唱、大提琴就像貝斯、鋼琴則像鼓一樣帶領著歌曲的律動。」 跳脫框架,我們稱Cicada為:近未來四件式古典樂團,而他們現代古典的樂風取向,也深深吸引了台灣的在台灣後搖滾樂迷以及重視和聲對位的重金屬樂迷。

2010年,Cicada開始演出,他們的第一場公開演出,是為冰島鋼琴作曲家Ólafur Arnalds在台北的演奏會開場。緊接著和台灣知名的爆炸系後搖滚樂團「阿飛西雅」合奏,倍受矚目。同年發行首張EP OVER THE SEA/UNDER THE WATER。特殊的器樂編制及優雅細膩的曲風,在獨立音樂圈中,掀起一陣旋風。


■ 團員簡介
江致潔
鋼琴、作曲,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史研究所藝術評論組,目前為出版社責任編輯。
林宛縈
大提琴,師大附中音樂班畢業後開始四處停泊,從社會學到室內設計,還在找尋人生的歸宿。
張靖英
小提琴,臺北藝術大學作曲組。音樂之奴,演唱會演奏樂手、電玩配樂作曲……只要是能發出音調的都做!!!
江睿哲
民謠吉他,專業吉他老師、演唱會吉他手。



★ 「晨霧」為台灣第一支3D拍攝的獨立樂團MV,由工研院協助開發製作,並特地邀來舞者參與,為MV注入舞蹈動態
★ 近未來四件式古典編制,溫柔而堅毅,由女性主導的創作樂團


★ Cicada的每一張專輯封面,都邀請臺灣女性藝術家繪製,「散落的時光」為臺灣新銳畫家高雅婷之作品

■ 專輯簡介
2011年,Cicada推出首張專輯名稱「散落的時光」,延續《Over The Sea/Under The Water》EP的概念,改編EP中的「最後 仍在一起」,歌名也改為「晨霧」,假借愛情破裂的印象,述説一段年輕女性的自我檢視和自我探索,在掙扎中尋求心靈自由的過程。而最重要的是,以此表達對自我的期許。
專輯錄音特別進到曾製作過無數重量級作品的傳奇錄音室「麗風」,裡面有一架年份古老的平台鋼琴,錄出來的鋼琴聲音擁有厚實低幽的重量感,更能詮釋專輯中試圖往深層內在探索的情緒,冷靜溫柔的回望,與堅強往前的步伐。而且, 為了強調凝聚過往記憶的時空氛圍,Cicada決定不採用分段分軌的錄音方式,而是以所有樂器同步錄音的方式製作這張專輯。

「散落的時光」拍攝了兩支MV。非常特別的,首支主打「晨霧」是第一支獨立樂團3D立體MV,由新銳導演鄭乃方執導,也是小白兔唱片首度跨界跟工研院合作。透過工研院研發的3D立體拍攝技術,更新更完整的軟硬體規格,幫助傳統2D影像工作者能節省時間、人力及經費,以低成本的方式製作3D立體影片,提升實際拍攝時的效率與影片品質,讓獨立樂團有機會完成這個原本難以達成的不可能任務。將同步推出「晨霧」2D與3D版本。
另一支「湖面的盡頭」則是由旅居舊金山的影像製作團隊Muris Media在舊金山拍攝。

Cicada的每一張作品都會邀請台灣的女性藝術家替他們繪製封面。EP Over the Sea/Under the Water由許尹齡繪製,專輯「散落的時光」則是由今年獲選為文建會「2011 Made in Taiwan臺灣製造-新人推薦特區」的新銳畫家高雅婷繪製。

多方與藝術界合作,專輯的演出形態也與一般樂團完全不同,2011年10/21(五),將在台北搖滚聖地「The Wall」進行劇場式演出Cicada Main Theme:「散落的時光」阿拉貝斯克計劃 ,Cicada史無前例地將平台鋼琴搬進The Wall的搖滾舞台,舞者也將和Cicada同台演出,年輕劇場人王又禾擔任秀導。



■ 樂評
2010年的夏天,一張叫做《Over The Sea/Under The Water》的EP,一個名為Cicada,蟬的樂團。他們說,「人們之所以察覺到蟬的出現,是因為聽到了牠們的聲音,而不是看見其形體」。在蟬的聲音中,我們得以挨過漫漫夏日的酷暑與煩燥;而等到今年,我們又看到這個叫做蟬的樂團,撿拾起一地《散落的時光/ Pieces》,串成一張讓耳朵開出鮮嫩花朵的專輯。
擁有深厚古典基礎的Cicada,用悠揚流暢的大提琴、小提琴、鋼琴和空心吉他,交織出澄淨晶瑩如晨間露珠的音響,一徑瀟灑的姿態,彷彿無意融入任何常被樂評掛在嘴邊的樂風/名詞,無論搖滾或後搖滾、獨立或主流,Cicada流淌出的音符,把這一切都拋諸腦後,只是一貫地雲淡風輕低頭描繪自己心中那幽遠、靜邈的風景,就像是在寫一首詩。

是的,詩。

獨自面對空無一人的夏日海洋。子夜時分在偶爾有飆車族從身旁竄過的都會街頭,一邊踱步一邊唱著歌。買了月台票,便隨意跳上一班不知何去何往的慢行列車。洋溢著某種氛圍的,讓人在一成不變的凡俗塵世中驟然眼睛一亮的,敲擊著生命中柔軟角落的,勾起某種想要遺忘的感觸的,詩。

鋼琴錚鏦如落盤玉珠,小提琴弦勾動著最纖細的聽覺神經,時而澎湃、時而幽悠,聽著Cicada的音樂,彷彿在蒼鬱森林中的一方祕湖,躺在一葉扁舟上,閉上了雙眼,隨著水波盪漾,漂浮著,溫柔的擺盪。天藍雲白,陽光明亮而不刺眼,有風從髮梢拂過。

《散落的時光》這張專輯,延續《Over The Sea/Under The Water》EP的概念,改編EP中的「最後 仍在一起」,歌名也改為「晨霧」,借用愛情破裂的印象,説明一段女性的心靈自省、探索、尋求獨立的過程。其實,Cicada的音樂喚起了我對一個名叫Rachel’s的美國樂團的回憶,不過比起實驗性較強、偶爾稍微深邃晦澀的Rachel’s,Cicada擁有的是一張更溫柔的面孔,情緒的起伏也較為平緩,並未流露過多的哀傷或忿怨,而是填充著纖細的思緒、冷靜的情感與回憶的氣息,展現溫柔而撫慰的陰性力量。

自從組團之初,Cicada便決定,唱片封面皆要採用台灣女性藝術家的畫作,貫徹女性藝術的力量,《散落的時光》封面的畫作,便是採用高雅婷的作品,看似抽象的線條、隱身若有若無花草叢後的女性身影、看似青澀卻又沁人的色彩,帶著淡淡憂鬱的藍,點綴幾許繽紛卻又飄渺的嫣紅奼紫,女性的生命,正是如此美麗、纖細,卻又強而有力地直接烙印在心中最難忘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