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the Sea/Under the Water

Over the Sea/Under the Water

藝人
Cicada
發行月份

專輯介紹

這張手工EP,滴點著Cicada的輪廓:夜晚人行道上的小貓,從執嬌、殘傷、至重新適應,由她窗,以鋼琴撫出離家時雀躍腳步的音弧。回憶裡,相聚不易的家族旅行,喜悅振膊高飛,感情倏地俯衝。習將過往樂音存錄,不願以小調述悲傷,也不見大調說愉樂。沒有情緒是完整無缺,有砂、霧糊,亦不純粹。人永遠在過去和當下間拉扯,即使故事傷挫,不滿其意,仍要勇敢地繼續走下去。

Cicada始由江致潔,曾做過五年的流行樂手,卻堅決應該走出自己的路,尋找欣賞自己的聽眾。有兩年,她將鋼琴緊闔,塵漫,像隻待蛻的秋蟬,來些晚、也待些慢。直至那夜,邂逅了捷運站的家貓,從此開啟了與音樂的另一段旅程,嶄新之扉頁。2010年三月,首次亞洲巡迴的O'lafur Arnalds來台演出,同為首演的Cicada,即擔綱開場的重要角色。

〈竹圍小貓〉記錄一隻貓的流浪,作者和牠交會,亦是她與音樂的再遇;〈浮游在海上的島嶼/潛伏於水下的人們〉,悼念莫拉克水災的亡靈和悲慟;〈用羽毛織出一條淡藍色的小徑〉曲調歡悅,是件久違家族旅行的小品;〈以一種假裝放蕩的矜持 與你告別〉的情思飽滿,有怨、有慕,有泣、也有訴,其靈感來自劉盈君的詩句,與〈告別/再見〉及〈最後 仍在一起〉等三首,堪稱作者的感情自傳。

秋蟬撥開兩載凍土,從平時生活和層層記憶之中,理出方向,溯出創作的靈感。因緣際會下,漸聚集一群志同道合的戰友。其實,這群人非音樂科班出身,各自也塵封過心中的那把琴。然而,EP的出世,不就證明著她們蛻變,叼整著翅膀,開始振翅遨遊?Cicada的宣告成立,不也為最明白、最誠實的表述嗎?

文/林正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