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介紹

等待黑暗裡的一點 光,
花一點時間,
看它緩緩 暈 開;
或者怎麼,
消 失。

Frandé樂團
由女主唱Fran領軍,甜梅號鼓手孟諺,這位太太吉他手江鎮宇,Tizzy Bac貝斯手哲毓組成。早就認識已久的他們,在2009年春天偶然重遇,於是組成了Frandé樂團,並在2010年獲得行政院新聞局樂團專輯製作補助,正要興致勃勃地動手製作Frandé第一張專輯之時,卻因不可抗之故停擺了近一年,也一直未能發行2010年度的新聞局補助專輯。
經過整整一年的磨難與喧鬧,Frandé總算在2011年的春天歷劫歸來, 同時帶著他們獨立製作的首張專輯 <受寵若驚>, 在2011秋色初妝的日子,正式推出!
憑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態度,Frandé從詞曲創作、編曲、錄音、剪輯、混音一步步耕耘製作,而漸漸地,視覺風格也一樣樣出現概念、雛形,集渠直到<受寵若驚>的模樣漸漸完整。
母帶後期工程則由曾擔任The XX樂團,Royksopp電子團等專輯的母帶後製工程師Simon Davey操刀,當母帶從英國倫敦飄洋過海送回來,專輯成品也終於誕生。
隨著創作主導者-主唱Fran天性中含蓄的詭魅氣息,以及不切實際的幻想腦袋,將Frandé領向一處看花非花、看霧非霧、幽明不定的森林。 功力深厚的吉他手江鎮宇則將他穩定的曼美氣息帶入,將Frandé想要營造的氛圍分毫不差地表現。最後加入的貝斯手哲毓,帶來了Grooving強烈,驚喜重重的低頻,與鼓手孟諺配合得緊密無瑕,一向將鼓點想像成帶有弦律的聲響,孟諺也有別於其他鼓手地、宜情和婉地圍繞著主唱弦律。

部分人認為Frandé的音樂溫軟迷幻,適合迷離輕巧的夜晚時光;
部分人認為黯淡空寂,適合低迷自溺的任何時光。
聽Frandé以輕搖滾電氣的精神,將人生的愁慘溫柔品品低吟。
『噢,我們不是說人生只有愁慘的溫柔,而是感覺所有美好的或殘忍的一切,都像是一番番溫柔切切的低語,在身體裡浸濡一陣,從心底緩緩飆升上來。

而每個人從中得到的讖語總是不同,於是我們每個人成為了那麼不同的人。
我們也希望Frandé的音樂也能在每隻耳朵裡因此不同,那我們也能騰出解釋一切的空間。』


曲目引導
01.輓歌
長長的前奏,也有作為Intro的意味,進來這個世界吧。
名為輓歌,因為似乎需要說再見呢,愛情要逝去了,一切是那麼隱隱約約、晦暗不明。
儘管還捧著一顆願意犧牲奉獻的心。我們的愛就要死去。
溫溫的貝斯破音、反覆的合成器Loop、特殊電吉他演奏法、聽似平靜無感的Vocal,層疊的鼓,每個人都有哀愁的方式。人們,這樣絲毫不煽情的表現,是否真的遮蔽了你感受哀愁的毛細孔。
02.可是啊
Frandé的歌詞裡第一次出現『我愛你』,不過有時候情緒強烈一點有何不可。
03.我的每句話
一點藍調意味的陰柔作品,兩種拍子,三樣風情,宛如神經病發作。
我們的生活周遭是否也存在如這首歌般神經質、陰晴不定的女孩?
有空的話不妨試著去聽懂她們說的話,或許她們的意思都是同一句也說不定。
04.Tautology
(譯:同義反覆),以詭異的鼓 tone與慢步的節奏開始那似夢似真的負面耽溺情緒。
極度灰心喪志的無奈啊,不管怎麼地努力,卻一日復一日無功而返。
不如就將手一放,站在一旁看著一切退遠,假裝自己也是旁觀者微笑著看。
音樂氛圍調性的想像,源自於Fran小時候看了日本導演黑澤明<夢>其中一則關於狐狸嫁女的作品。幽林中,白色的婚禮隊伍緩緩行進,孩子窺見一個未知的奇異世界,浸身迷霧一般無法解釋的詭譎。
05. Every Word
清新的流行輕搖滾,簡單的配器。也許從來很難說出口的話,就適合這麼平舖直敘、清清淡淡地說出來。
06. 親切
你越對我陌生就越親切,真的有什麼特別?
此句話發想自大文豪王爾德其中一部著作。
縱然事情的發展常常總無法免俗,不過,就算有些俗不可耐或者千篇一律,
但關於『愛』,還是去愛吧。
不愛,我怎麼存在?
07. 受寵若驚
在傍晚天剛暗下來的時候,行進中的車子裡,慢慢暗成靛藍的天色,散落在天空邊緣那一點點亮起來的街燈。
突然之間感覺一切簡直太好太不像真的,也許就要發生什麼令人興奮、心神顫動的好事。
而編曲的氛圍,就是想好好紀錄這樣的行進感。好心情與美景也一起一樣樣地疊進來、或飄過,再輾轉消失。
08. 就是啊
此為Frandé難得一見的高興。
就是啊,這樣地喜歡你。因為你像是星期天的早晨,寧靜裡也有著令人安心的熱鬧。那溫度煨在心上,剛剛好。
感激你讓人忘卻煩惱,像在星期天早晨懶洋洋醒來一樣地,腦子裡還帶著混沌,卻感覺世界很安穩。
09. 好好睡的歌
沒人給獎品,好孩子等著,黑夜的眼色會溫柔看顧著。晚安。
10. 寵
此為受寵若驚的前身,不管是寵或者受寵若驚,都是一種浪漫的期待。
輕輕地點著腳尖,一個人對著窗外的月色跳舞,想著那些你不會知道的事。
經驗告訴我一個人跳舞總是最浪漫的,也許是因為期待的尚未發生,而那一刻的光亮,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