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s Nothing That Cannot Beat Me

There's Nothing That Cannot Beat Me

發行月份

專輯介紹

Super Napkin 的蟲洞公路 - There's Nothing That Cannot Beat Me

兩年前的《鑽石心》關於搖滾樂國歌的 1990 年代,關於那個時代的記憶掩埋多年後,在地下室廢墟裡自動的繼續生長。Super Napkin 的新專輯《沒有打不倒我的東西》則寫給 2000 年代,寫給那時的停滯與失去的遠方。

1980 年代社會保守氛圍的地層下,各種實驗與噪音搖滾的岩漿在重壓中沸騰,然後在 1990 年代一舉爆發,改變了主流唱片公司的企劃部門,將各種可能性灌進銷售排行榜。到了映著夕陽餘暉的 2000 年代,事物卻已悄然開始冷卻。另類、後搖滾與實驗電子都變成了一種類型,也逐漸變成了無趣的東西。

現在回頭聽,那時的英美大團,一個一個陷入了徒勞改變與自我重複之中。這一張實驗一點然後支離破碎,下一張旋律悅耳一點媒體歡呼終於回歸,卻又跟以前哪一首歌似曾相似。而那一度在前衛與金曲之間迸裂的衝擊火花,終究不曾回來。進一步,退一步,離開了曾經無處可去而聚集彼此的地下室,此刻卻在新買下的高檔錄音室裡真正無處可去。

只是這些,對於當時的我們,還要許久以後才會知道。1980 年代是那麼遠,倫敦與紐約是那麼遠。聽著那些無視於時間順序,在幾年裡一口氣來到台灣的唱片,我們都以為,再下一張專輯就會等到新的答案。

20 年後,我們終於跟那些樂手一樣進入中年,在每個知道誰發了新專輯的夜晚,總是特地找來聽,也總是聽完默默關掉,然後在準備睡覺前,從床上爬起來,去架上重新找出 30 年前的唱片。經過這一切的 Super Napkin,卻回到了那個時間點,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在那太平洋海岸公路狂飆已經不再帶來新東西的時刻,當那些大團在反覆冗長的分解和弦裡,像壞掉的洗衣機一樣原地打轉。帶著那些熟悉的聲音碎片,Super Napkin 卻沿著那圓圈展開了螺旋加速的行進。

Noise-pop、Shoegazing、Krautrock、Space-rock,你幾乎可以辨認出每個記得的面孔,但也會隨即察覺,那都不是原來的樣子。吉他、貝斯、鼓的速度差距,在這張專輯裡,形成了一種複合時間的重力場。那既是 1980 年代時速永遠破百也永遠在懸崖前一秒踩下煞車的時間,也是 2000 年代停止不前的時間。在 feedback 裡,旋律像時光膠囊一樣封印凝固,又像輓歌一樣不斷與時間同步延長。有時,吉他小節只是反覆徘徊,貝斯卻持續催起油門。有時,歌聲很慢很慢,不變的節拍像是亙古的進行曲,扭曲的吉他卻高速穿過。彷彿哪裡也不曾到達,哪裡也沒有打算前往,那螺旋卻一圈一圈劃過記憶皮質與內臟的深處。然後像蟲洞似的,當一切聲音停下,你才發現我們已經到了很遠的地方,到了那個當時我們以為還要很久很久才會來到的,像是比外太空還要遠的 2020 年代。

- 林易澄

專輯曲目

1
Now I am Getting Stuck into Your Dream
Super Napkin
    06:25
2
There's Nothing That Cannot Beat Me
Super Napkin
    07:02
3
Sonic Candy Pepper Blitz
Super Napkin
    08:02
4
Nothing's Wrong It’s Always Wrong
Super Napkin
    08:44
5
Diamond Shaped Hearts pt.3
Super Napkin
    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