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Su「來自遠方的明信片」:如果恰好是今天

Peter Su

編按:總是在旅途中的 Peter Su 本月起將以書寫明信片的概念和你分享旅行心事,想像你就是他的友人,在從遠方投遞而來的文字與照片裡,看見了他眼中的世界,並且還能在他精心挑選的音樂中,感受「在路上」的迷人模樣。



前幾天和朋友聊到了一個有趣的問題,他盯著我說:「我覺得像你這樣堅持自己想做的事,其實真的算少數。」 我想了想,雖然自己決定的事情確實就會堅持下去,但我真的都是如此的堅定嗎?這是一個我很少靜下心來認真思考和面對的問題,倒不是說這是一道多難的題目,而是敢面對這個問題的人多嗎?在快速思考的過程中,友人分享了他另一位好友對於生活現況感到不安的情形,無論他們討論哪類的問題,對方的答案都是,「我不知道我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這句話讓我想起了另一個很要好的朋友,我們16歲的時候認識,那時候的他也常常告訴我,「我不知道我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這確實是一句令人感到無能為力的字眼,有種你想試著去幫忙什麼,但你也知道你什麼忙都幫不上。

然後,這句話逐漸成了不說出口的默契。 而我有另外一位好友,有著俠女性格的他,基本上你知道他根本不怕「我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這樣如此沒有殺傷力的字眼,雖然並不是所有想做的事情都會去執行,但他所接觸的領域都和他想做的事情有關,所以大家並不擔心他會不會找不到方向,因為他早就在那個地方了。 相較之下,我成了那個取中間值的角色,偶爾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偶爾又覺得自己找到了,然後義無反顧的朝那個方向奔去,但這些和我堅持去做想做的事,到底有什麼關係?



這也是我到了這幾年,開始將心中一些沒說出口的話記錄下來之後發現的,關於身邊留下來陪著自己的好友,在我們彼此的身上都存在著某樣特質,而那樣東西可能是你渴望的、仰慕的、缺乏的,甚至是相同的,說的唯美一點,就是每個好朋友都是你,某一個部分的你,一個你想成為的你,一個你害怕失去的你。



多年過去,那個總說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朋友,雖然那段時間的他總是害怕著自己不知道想要的是什麼,但是他大方地承認了這件事,並沒有因為迷茫而試圖用若無其事地方式去掩蓋,那是我被吸引的一份特質,又或著是說,對於我自己,我能做到多誠實。而俠女性格的朋友,或許和我一樣被這份特質牽絆著,雖然看似清楚的目標,但其實從來沒人敢承認自己心裡的不安,而在我親近的兩位友人身上,我看到了屬於某一部份的自己,那之後開始我學著去承認自己的不安,認清自己的選擇,只要敢承認自己的挫折、失敗,那麼去做一件自己選擇想堅持的事情就變得不那麼徬徨。



在那些大家都知道的所謂成長的環境、教育、自我性格之外,這些都確實是影響上述的因素之一,但身邊那些親近的友人組成卻常被大家忽略,或許很多時候,我們在這這世界上早就被彼此的引力牽絆著,而又或是說,在我們出生之後,我們在走向終點的路上,會遇見每一個他們,也是每個不同階段的自己,隨著成長而內化,用另外一個方式去提醒自己害怕又或是忘記的事,堅持並不難,難的都是我們不願承認自己也是會有懦弱的時候。

如果恰好是今天,那我想和你說,偶爾難過是沒關係的,前面的路還很遠,你或許還是會哭,但要記得一直走下去。

Peter Su

延伸閱讀

最新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