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Su「來自遠方的明信片」:天堂的你,最近好嗎?

Peter Su

編按:總是在旅途中的 Peter Su 本月起將以書寫明信片的概念和你分享旅行心事,想像你就是他的友人,在從遠方投遞而來的文字與照片裡,看見了他眼中的世界,並且還能在他精心挑選的音樂中,感受「在路上」的迷人模樣。

有人說越長大越能看淡分離,但我覺得很多時候只是把感覺隱藏的比較深而已,曾經我也以為只要旅行久了,路上遇到再多深刻的記憶,都能若無其事的相遇然後分離,但事實上,每次的遇見都只是累積對於離別和思念在生命裡所產生的厚度。因為要承擔長大後那不知多重的面子,我們都不再輕易的承認內心認為脆弱的部分,越是用情的,越是埋得深不見底。

醫生告訴老媽說,小白需要留院一晚觀察,明天一大早進行手術,側躺在手術台的小白感受著媽媽輕撫他的手,氣息微弱的看著老媽,像告訴他,沒事的,明天再來看我吧。 隔天一早接到了老媽的電話,聽著媽媽和妹妹的哭聲從另一頭傳來。


「小白走了,醫生說內出血的太嚴重,沒有撐過來,現在正在醫院準備幫他辦後事。」
「爸爸呢?」
「你爸他沒來。」
「爸爸怎麼沒來,你有和他說了嗎?」
「有,他說他不來了⋯⋯⋯」
那時候的我幾乎要被眼淚淹了過去,百思不解。
「爸爸那麼愛小白,怎麼可能沒去看他最後一面」
「你爸啊⋯⋯他也會怕啊⋯」

這件事過了很久很久,有天我回家和媽媽聊天的時候突然聊到這件事,我媽說,那天他和爸爸掛電話前,最後的鼻音讓他知道,其實爸爸眼淚早掉了。我和媽媽都知道,那確實像是愛面子的他會做的事。 後來又過了幾年,有天老媽說想再養一隻狗,老爸不是很願意,直到好一陣子之後,家裡的櫃子上突然多了一幅相框,裡面放著小白的照片。媽媽說,那是爸爸昨天晚上擺上的。

那之後的某天,老爸帶著一隻奶油色的小狗回家,只是這次他讓給媽媽取名字。曾經給過名字的小白,對於老爸來說,一生只有那麼一次邂逅,也是唯一。
在天堂的你,最近好嗎?我們一直都很想念你呢。

Peter Su

延伸閱讀

最新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