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成術】張惠妹、林宥嘉的演唱會「背後靈」是他!動畫統籌邱煥升專訪

JoJo

33歲的邱煥升,職業是動畫統籌,你曾看過的大大小小演唱會,例如五月天、張惠妹、林宥嘉,那些在歌手後方會動的驚人畫面,不少就出自他的團隊,可說是天團天王天后的「背後靈」。他接受KKBOX專訪,談到高興處會抿嘴而笑,笑聲在鼻腔共鳴,很有感染力,聊歌手有時差點說溜嘴。如果華語流行音樂圈是漫威宇宙,他就像「蜘蛛人」湯姆霍蘭或「浩克」馬克魯法洛,頗有潛力當爆雷王。

初入行到相信音樂 分不清五月天怪獸和石頭

他邊吃甜點、邊分享入行經過。他小時候很少聽流行音樂,第一張唱片是《埃及王子》原聲帶,2008年,相信音樂的小春回母校挖新血,系上老師推薦他,他就糊裏糊塗入行了,進入「必應創造」前身、相信音樂的演唱會製作部。那年是2008年,他笑談往事:「我們碰面之後,開始查『相信音樂』到底在幹嘛?是什麼來頭?我都沒聽過,後來慢慢知道,喔原來是五月天的公司。」

他還自招剛進公司很無知,分不清老闆五月天的歌曲,「我記得歌是〈離開地球表面〉和〈春天的吶喊〉,但錄完檢查帶子,想說這兩首歌到底有哪裡不一樣?」他還分不清楚五月天兩位吉他手誰是誰,「站左邊的到底是怪獸還是石頭?」他花了一年才搞清楚。那一年怎麼工作?他笑說:「我有主管,我問他。」

邱煥升先是負責演唱會視訊,後多擔任動畫統籌,他這樣形容自己的工作:「我的工作比較介於設計師和藝術家之間,我的確在解決問題,但也需要自己的角度和看法、用自己的方式去詮釋音樂,某部分自己能夠偷渡、或是傳達一些事情,是很棒的一件事,如果又被大家喜歡,那就是一件很棒很棒很棒的事!」

〈入陣曲〉和金曲獎舞台 那些他偷渡成功的作品

例如,廣為人知的五月天〈入陣曲〉就是一例,它是《蘭陵王》主題曲,乍聽是一首氣勢滂礡的情歌,但後來曝光的MV動畫,讓〈入陣曲〉變得很「入世」,邱煥升神秘笑說:「阿信寫歌很有深度。」


他在必應的日子,老闆五月天願意給空間,也有肩膀承擔「副作用」。例如2012年金曲獎,五月天應邀出席,誠意將「諾亞方舟」橋段搬上金曲獎,視覺由歌迷寄來的願望卡組成,那時反核議題正夯,其中有一張「我是人我反核」中選。邱煥升說:「我覺得很窩心、很感謝,他們不會把責任丟給我們,也不會責怪我們。新聞出來後,他們有一些壓力,但還是擔下來了。」

又例如2013年金曲獎,五月天、亂彈阿翔、四分衛、董事長等樂團共同演出,適逢前一年獨立音樂搖籃「地下社會(地社)」Live House歇業,當亂彈阿翔唱到〈良心〉的副歌「良心啊~」,舞台畫面出現地社Logo,還有抗議人士圍著當時的文化部長龍應台,又引起媒體報導。邱煥升抿嘴笑說:「我後來覺得自己出手有一點重XD,但他們扛得住的,我玩得很開心。」

「拾荒」開啟的性感契機:aMEI烏托邦2.0

多年來,日子過得充實有趣,他形容「有很多很好玩、亂七八糟的事!」但也有其他副作用:像是週休二日到處飛、忙演唱會,根本沒時間休假。邱煥升說,最忙時曾五個月做七場首演,包括五月天、李宗盛、MP魔幻力量,身體累、壓力大,他回憶:「那時我站在公司陽台抽煙,想說跳下去會不會比較輕鬆?」

2015年,他離開必應自立門戶,成立工作室「拾荒文化」,重新拾起工作和生活的平衡。這是一間小小的三人公司,沒有粉絲頁,也沒有官網,在Google搜尋「拾荒」會出現「拾荒老人」。拾荒讓邱煥升稍稍拾起正常生活,「我的產量不多,現在設定一年做四場首演,休息一個月、做兩個月。」但他坦言那是理想狀態,小嘆氣:「案子才不會一個一個排隊來!」

拾荒也為他創造更多元的合作機會,張惠妹「烏托邦2.0」的演唱會就是一例,他開心說,「終於可以做一些很女性、性感或談性的東西了!」他對「烏托邦2.0」印象深刻的另一個原因是,烏托邦2.0去中國大陸巡迴時,有些內容被打馬賽克,「其實畫面都處理成普級了,但打馬賽克後,反倒更有想像空間,就更有趣了。」他笑咪咪說。

延伸閱讀|aMEI 投下近 5000 萬!烏托邦 2.0 連續兩晚唱爆上海

aMEI烏托邦2.0演唱會@上海

當北流動畫統籌 其中一隻是爆紅小蜜蜂

他近期與臺北流行音樂中心(北流)合作。北流場館即將營運,找來方序中設計Logo,邱煥升擔任動畫統籌,他率領十家團隊推出十支動畫短片,為北流暖身,他笑說,「台灣演唱會的視訊,幾乎就是這十家輪來輪去,基本上這十家就是業界,讓業界早點熟悉北流也不錯。」

延伸閱讀|【點首歌】天王天后專輯設計師 方序中與貓對話伴低潮

這十支動畫的概念,來自歌迷參與演唱會的某個moment:排隊、搶票、打卡、共鳴等等,讓各團隊自由發揮,其中「小蜜蜂」短片爆紅,這支影片是由他前東家「必應創造」的動畫師「毛毛ㄉ快樂好朋友」設計,在Facebook超過上萬次分享,網友大讚:「不管嗑了什麼,都給我來一點!」


邱煥升完全沒料到它會爆紅,還問北流「你們有下廣告嗎?」被問爆紅原因,他正經說:「我覺得大眾市場沒有公式,並不是做得很ㄎㄧㄤ就會中,我們就保持一個把事情做好,得失心不要太重。」他的團隊則是與厭世動物園合作,跨界引起熱烈迴響。

藝人難免求好心切「我們是服務業」

他的工作是要解決問題,並讓顧客滿意,即便經過提案討論,藝人或團隊可能彩排時才出主意,要改這個那個,難免要熬夜修改,他說:「我們終究是服務業。」那有修改到心情很阿雜的例子嗎?他倒吸一口氣,彷彿想到地獄光景:「我只能說,有些藝人求好心切,只能這麼說XD。」

他碰過最NG的情況是,彩排前一天音樂被改段落,但沒跟他們說,等到彩排時才發現和畫面格格不入,他苦笑說:「這樣很不OK!因為總排是要抓錯,這樣演出變成在debug了。」還好演唱會順利落幕。

他的合作對象遍及兩岸三地,和大咖藝人或創作歌手合作有什麼撇步?他想了一下:「我覺得藝人文思泉湧這件事,有時候風險很大,取決於藝人sense好不好。我有遇過......。這樣講好了,像林宥嘉的idol演唱會,他意見很多,但他sense好、想像好,事後我們討論,他的想法先出來,是讓演唱會變厲害的元素之一,但如果有一些藝人美感或想像沒那麼好,就會很可怕,比如說...我還是不要比如說好了。你們不要挖洞給我跳啊!(指)」

延伸閱讀|林宥嘉演唱會《星光》成名曲重現!感性坦言:「idol」不希望只是娛樂大家

林宥嘉「IDOL」演唱會台北初登場。

演唱會的拾荒者 他用生命創造娛樂

他深深明白,每一場演唱會是由無數小細節組成,藝人在乎也是情有可原,「我們常會覺得,演唱會給觀眾3個小時的幻覺,如果觀眾可以進入音樂,可以不喝酒就脫離現實,這件事就是一件功德!但脫離現實很困難,演唱會扣緊了所有環節,包括歌手表演、音響、燈光、視訊、舞台機關,那些小細節都非常細碎,可能只有一秒鐘、只要任何一個環節有一點點出槌,觀眾就會出戲,你出戲就很難再進去了,所以大家會care所有小細節。」

讓歌迷入戲就是「做功德」,公司名稱其實是林宥嘉的〈拾荒〉,尋找創作靈感就是「拾荒」的過程,他也以林宥嘉的話為自己的工作下註解,「林宥嘉之前在巡迴talking說,『這是我們用生命創造給你們的娛樂』。我們常常做了一個禮拜的動畫,現場兩三分鐘就過去了。聽起來有那麼一點悲傷,但我真的很喜歡這句話。」

痛還是愛著這份工作,他應該是抖M體質吧。



「煉成術」為KKBOX推出的新專欄,不定期撰文介紹中外演唱會及流行音樂產業的製作秘辛,採訪幕前幕後的工作人員,希望歌迷們除了浸淫在音樂帶來的感動,也能了解屬於台前幕後的故事。

延伸閱讀|還有哪些「鍊成術」?

歡迎來到未來世界!Perfume幕後推手 MIKIKO、真鍋大度、石橋素專訪
瑪丹娜的「毛」他懂!天后御用剪接師Danny B. Tull專訪


攝影|趙廣絜
特別感謝|臺北流行音樂中心、拾荒文化影像



JoJo

本來在大染缸裡載浮載沉,現在是徜徉於音樂之海的冒險野娘,一枚小小文字工作者。個人網站:https://jojovoi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