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傷痛,接受最美的安排

Mingus

當人生發生了至親過世的悲劇時,人容易被負面的情緒佔滿心頭,「最美的安排」這部電影描述了人如何在看似失去了意義的人生裡重新得到啟發,並進而找到人生意義的過程。

藉由「他們」重新定義人生,唯有愛才能正面迎擊悲痛。


電影裡,由威爾史密斯飾演的紐約廣告公司高層主管霍華無法接受寶貝女兒過世的事實,他覺得自己的人生已經失去意義,放棄了高薪工作,斷絕了與工作同事的關係,一個人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日復一日的籠罩在悲傷,憤怒,麻木,不知所措的情緒輪迴裡。


分別由艾德華諾頓,凱特溫絲蕾,麥可潘納飾演的公司同事擔心霍華的狀況,派了私家偵探跟蹤霍華,結果發現,霍華寫了署名給「愛」,「時間」與「死神」的信,同事順著這個不可思議的舉動想了一個點子,請了劇場演員綺拉奈特莉,雅各拉提摩爾,海倫米蘭分別扮演「愛」,「時間」與「死神」,以具體樣貌顯現在霍華的人生,希望藉著演員的現身,與霍華進行對話,引導霍華走出困住自己的負面情緒陰影。


艾德華諾頓想要與女兒重新建立親子關係,但卻懷著自己的花心導致前妻限制他與女兒的見面機會的愧疚感,凱特溫絲蕾渴望當媽,但卻過了當媽的時機,麥可潘納罹患絕症,卻不忍心告訴妻子實情,這三個角色各自面對了「愛」,「時間」與「死神」的困境,其實跟霍華所面對的困境是一樣的,他們的心靈都需要他人的啟發,他們的人生才有繼續活下去的意義。

「愛」可以帶來幸福,也可能成為負擔,「時間」可能帶來壓力,也可能是要我們去把握每一個當下,「死神」代表了生命的結束,但卻也警惕著人生在世相互關愛的重要性。「最美的安排」這部片期許世人以積極,正面的人生觀去看待悲劇,用「愛」去擁抱一切,如果不幸面對至親好友離開人世的時候,對親人的「愛」可以化作「思念」,「時間」可以加深對親人的「思念」。

悲傷與歡樂的樂曲來點綴生命的美好。


看著電影音樂創作的作曲家Theodore Shapiro的歷年作品,可以歸類成他是喜劇明星主演的電影音樂創作行家,像是班史提勒的「名模大間諜2」,「白日夢冒險王」,「開麥拉驚魂」,「鐵男躲避球」,「遇上波莉」,珍妮佛安妮斯頓的「聖誕搞轟趴」,「全家就是米家」,威爾法洛的「冰刀雙人組」,「官賤對決」,梅莉莎麥卡錫的「魔鬼剋星」,「麻辣賤諜」,安海瑟薇帶著輕鬆調性的劇情片「高年級實習生」,「穿著Prada的惡魔」都是出自這位有著茱莉亞音樂學院碩士學位的作曲家的手筆。


「最美的安排」是Theodore Shapiro鮮少接到的劇情片電影音樂任務,這也讓他得以有機會施展自己在用音樂旋律抓笑點之外的功力,Shapiro以威爾史密斯這個角色在生活上的困境與改變作為創作音樂的出發點,以輕柔的鋼琴,隨性的吉他,時而微揚,時而緩升的管弦樂聲素描著生活中的美好,或是相互交會成人生的感傷時刻,用音樂帶出角色的情緒高點或低點,同時也藉著合成器的節奏點,或是管弦樂的走勢去營造生活的步調。

悲傷未必只能安靜面對,也能聲嘶力竭大聲吶喊。


電影的主題音樂《Collateral Beauty》在帶著恬靜的琴音與溫柔,優美的弦樂樂聲流動裡,有一份像是經歷情緒的沈澱之後,平心靜氣環視著周遭的美好事物的感覺。電影的片尾選用了葛萊美獎提名流行樂團OneRepublic的《Let's Hurt Tonight》,主唱Ryan Tedder直白的唱著"They say love is pain, Well, darling, let's hurt tonight",歌曲裡描述著如果感情可能會變得更糟,更難受,帶來更多的傷痛,也無需隱蔽或迴避,就在傷痛裡尋找愛的感覺,完全寫出霍華這個角色在傷痛裡尋找愛的感覺。

圖片來源|Warner Bros Pictures TW

Mingus

鄭明旻,筆名Mingus。 喜歡西洋音樂與電影,電視原聲帶,在國際唱片公司擔任西洋音樂產品的文字介紹撰稿,產品發行規劃與音樂刊物編輯的職務達十年,隨後以接案方式繼續音樂文字寫作,也在報紙與網站撰寫音樂專欄。

延伸推薦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