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饒舌五大指標人物

DJ KU da Yeast

不需多言,華語饒舌近幾年可謂突飛猛進。除了台灣嘻哈聽眾年齡層逐漸下降之餘,本地饒舌音樂人口的增加與普及,兄弟本色、蛋堡、英宏橫跨主流和獨立的音樂成績大家也有目共睹。最直接的理解,便是新生代的嘻哈音樂愛好者,入門管道不在是歐美國家的饒舌音樂,而是最直接的在地嘻哈創作。除了台灣之外,中國逐漸壯大的嘻哈音樂,也因網路資訊迅速、主流節目推波助瀾下,進入一般大眾的眼簾。

若我們以相形粗略的方式來定義所謂「華語」饒舌,那地方方言在饒舌創作上的應用,絕對是近兩年最受嘻哈圈關注的議題。來自成都說唱會館的Higher Brothers,其將四川話、普通話、英語等多種語言融入新學校trap曲風的說唱之中。透過音樂潮流媒體88rising的宣傳和操作,躍升國際音樂市場,更為美國本地嘻哈音樂人高度關注。在台灣,從早年的拷秋勤、張睿銓,到新一輩的臭屁嬰仔、草屯囝仔,也反映台語饒舌形態上的進化和與市場的磨合轉變。而夾在台灣與中國之間,有著自身獨特歷史文化脈絡的香港,事實上也早在上個世紀,便開始迅速接收嘻哈音樂的傳播,培育出一代一代同時操持普通話、粵語、英語的多語種饒舌歌手先驅。

香港饒舌的先鋒代表—LMF大懶堂

LMF是Lazy Mother Fucker的縮寫,中文名為大懶堂,成立於1999年。堪稱是引領香港饒舌走上主流舞台的指標嘻哈團體。與約略同時期日本的Dragon Ash樂團相似,是以樂隊型式融合現場器樂和饒舌主唱的方式進行演出。風格融合Nu Metal、Hardcore Rap等曲風。早年以社會批判、充斥髒話的歌詞內容受衛道人士批評,但卻也廣受青年世代所喜愛。

團員中有著被尊為香港嘻哈教父的MC仁,因具高度的社會意識和先知灼見,被廣泛視為香港橫跨嘻哈和社會議題的意見領袖。亦曾於雨傘運動時期與大支合作聲援抗議群眾。其他團員如李璨琛、Phat和Kit(後組成廿四味嘻哈樂團)、以及DJ Tommy等,皆在2003年LMF解散之後,在香港娛樂圈或潮流圈佔有一席之地。經歷長時間的沉寂和團員離去,在2009年LMF發表單曲《揸緊中指》宣告正式復出。

備受爭議的嘻哈潮流領頭羊—陳冠希

陳冠希,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名字。或許數年前的艷照風波,變成了他無法揮去的標籤。但我們絕不能忽視,陳冠希在香港街頭潮流文化上的開拓和推動。在音樂上,其於2004年推出與LMF首腦MC仁以及新加坡鬼才陳奐仁合作的【Please Steal This Album】專輯,在主流音樂市場獲得不俗的成績。常與Visvim、Adidas各大國際品牌合作的陳冠希,稱之為香港街頭潮流指摽絕不為過,後成立自己的潮流廠牌CLOT,在台北亦有其時裝品牌Juice的店面。個性大砲直來直往的陳冠希,除了個人爭議事件不斷之外,亦不吝於為嘻哈發聲,或是跟他人起衝突。前些時日與港星余文樂隔空互嗆,但有網友揶揄說:「余文樂認識的黑人是陳建州,但EDC認識的黑人是A$AP Rocky。」我們不難理解,陳冠希在嘻哈潮流領域中的影響力之鉅。

不只是Hip Hop Man—MC Jin

因對岸饒舌選秀節目風潮影響,我想大家對MC Jin a.k.a.歐陽靖都相當熟悉。曾與BET電視台上連續七周制霸《Freestyle Friday》,以超群的freestyle和押韻技巧,成為第一位和嘻哈廠牌Ruff Ryders簽約的華裔饒舌歌手。首張專輯【The Rest is History】專輯最高曾獲得Billboard Top 200 Albums第54名。並曾參演「玩命關頭2」電影。惜仍因華裔身份,在美國的發展不甚順利,後輾轉回到父母故鄉香港發展。

在香港歐陽靖轉為螢光幕前發展演藝事業。除主持多個電視節目之外,也參與不少港片演出。在音樂方面,上述曾提及的陳奐仁則成為其常態合作對象。歐陽靖在美國嘻哈主流市場的闖蕩,一直都是諸多華人饒舌歌手的偶像,即便現時未若年少時的輕狂,也成為了樂於提攜後進的嘻哈大前輩。

粵語饒舌的新世代霸主—YoungQueenz

年僅21歲的YoungQueenz,早在2011年便成立饒舌廠牌—撒野作風Wild$tyle Records,旗下搜羅香港新生代一眾各具特色的饒舌歌手,例如Matt Force、FOTAN LAIKI等。以渾厚粗啞的嗓音,嘶吼一字一句的年輕世代對生活、對社會的惶恐和不滿。同時能夠駕馭沈重的老學校boom bap,亦能在新學校的trap曲風展現猖狂。這可體現於其專輯【異常火曜日】之中。YoungQueenz最著名的作品,便是化身為OTAKU MOBB所發表的《水原希子KIKO MIZUHARA》,展現出厭世、又耽溺於物質生活,受到日本動漫文化流行極深的年輕御宅樣貌。此曲亦曾為水原希子本人所轉發。

YoungQueenz為人驚豔的不只音樂上無法忽視的才華,更多的是有如台灣草東沒有派對一般,崩解世代聲嘶力竭的呼號;以及在地場景和地方美學的再造。前者不難理解,誠如上段所述。而與龍寨Trap House的派對場景推動,以及影像中凸顯強調舊香港城寨社區文化。或許在在顯示了,在動盪的當代香港之中,年輕世代已選擇了如此這般的自我認同。 

曖曖內含光的全方面音樂人—Dough-Boy

Dough-Boy為香港新生代中最全面、最具音樂跨界能力的饒舌歌手/音樂製作人。曾以電影「狂舞派」中的主題曲《狂舞吧》奪得第 33 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的殊榮,以24歲之齡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得主。曾與側田、鄭秀文等人有過音樂上的合作,並同也是兄弟本色的代表作《Fly Out》的編曲。在加拿大長大的Dough-Boy曾於新加坡求學,後在17歲時來到香港。多地方的自我認同混淆,展現於其音樂創作之中。將粵語、英語巧妙地融於自身音樂風采之中。並且在MV裡頭毫不掩飾地選擇呈現出濃厚的港式風味,以各式圖像符號搭配上饒舌中少有的trap、dubstep、future bass曲風,告訴大家Dough-Boy來自哪裡,而他不僅止如此就滿足了。

除了上述的饒舌歌手之外,香港亦還有著如農夫、MasterMic等以插科打渾、針砭嘲諷時事著稱的饒舌老將。我們不難發現,上述饒舌歌手,有些保持地下,不少卻能躋身娛樂圈、街頭潮流,獲得饒舌歌手以外他處的影響力。香港是個極具底蘊和歷史深度的地方。因獨特的政治經濟背景,造就出極度資本主義化,卻也充滿反抗力量的嘻哈溫床。而面對現今動蕩不安、人人自危的香港政治局勢,具批判意識的饒舌,更是當今香港地下嘻哈所展現最巨大的能量。台灣和香港一樣,都無可避免必須面對許多無解的社會政治問題。香港嘻哈人不吝於開口表達並堅於自身立場,相對來講,台灣饒舌歌手的關注和在意,或許就少了許多。至於為何如此,我想這差別相當值得玩味。

 

DJ KU da Yeast

曾任台大嘻研社社長的DJ KU da Yeast,擅長將嘻哈、節奏藍調、爵士、放克等黑人音樂元素和電子音樂巧妙地混搭,創造聽覺上的驚喜。相信DJ為派對上的酵母,運用適切的音樂催化聽眾情緒;亦認為音樂是生活上的酵母,替一成不變的無趣生活增添樂趣。 KU da Yeast同樣精於音樂文字,結合其學術所長,書寫嘻哈音樂和社會文化之交織。文章散見於女人迷、關鍵評論網等網路媒體,並固定為Cool雜誌撰寫網路專欄,探討時下流行的嘻哈話題。 除此之外,目前亦擔任東吳大學混音社,陽明高中、永平高中嘻研社專任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