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首歌】鄭宜農:我的自在,就是粉絲最好的娛樂

  • 藝人
  • 女歌手
JoJo

3月的鄭宜農很忙,完成8場「莫名誕生的一個人小巡迴」,宣傳久違的戲劇作品、公視、Netflex《魂囚西門》。採訪這天,小巡迴正如火如荼進行中,她微笑說:「賣太快了,加場之後2天有4場,有點喘。」

演員出道 她說「演戲像是放假」

很多人忘了鄭宜農是演員出身,以父親鄭文堂執導的電影《夏天的尾巴》出道,曾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夏天的尾巴》劇本還是當年才15歲的她寫的。比較音樂人和演員的身份,她說在唱歌要拿出全部的自己,很爽快但也很累,演戲對她而言更享受,「其實,我面對鏡頭比面對人自在,演戲對我來說像是放假,我可以在角色後面休息。」


《魂囚西門》是台灣難得的心理懸疑劇,兩大主演剛好是歌手,蕭敬騰扮演心理分析師,鄭宜農演他的助理,兩人常演對手戲。她形容老蕭是「有趣的怪人」,有一次拍戲,兩人要同時說出不同的台詞,要「神同步」很難,兩人用音樂人的方式溝通,數一個四拍後同時說台詞,她回憶:「很像在合唱!」

延伸閱讀|為何是蕭敬騰《魂囚西門》演心理師?她說「他上戲就瘋了」

談到對蕭敬騰的看法,鄭宜農說:「我們雖然都是音樂人,但是本業是很不一樣的狀態,他做了和我不一樣的選擇,我很欣賞也佩服他。」「不一樣」的意思是什麼?她解釋,簡單來說是主流和獨立路線不同,但她認為,獨立和主流只是標籤,是他們各自不一樣的選擇,造就了不一樣的自己。

曾有機會當唱跳歌手!被說「沒娛樂性」

她細數自己的選擇:在小白兔唱片行打工,在小白兔發第一張唱片,身為獨立歌手,沒有唱片公司主導,很多事情要親力親為,例如音樂和造型。她笑說,雖然過程辛苦,但也培養出引以為豪的能力:「除了音樂和歌詞,我的武器,就是文字和思辨能力。」

其實,鄭宜農也有機會走上主流。她笑說,年輕時差點成了唱跳歌手,曾有唱片公司聽到她的demo帶,讚她有潛力,但評價卻是:「她有好的資質。但是缺少娛樂性!」但什麼是娛樂性呢?她坦言目前還在尋找,希望做到「能傳達自己的想法,又能娛樂到大家。」

她花了很長時間才理解到一個道理:「娛樂產業也是服務業,我用自己的故事服務大家。」例如,演唱會的談話時間,她就煞費苦心。她提到,前幾天家裡停電,她沒有熱水可洗,就把鍋子拿出來燒水,她在演唱會上分享,聽來很悲劇,但確實很好笑,她從「洗澡燒開水」這個故事延伸:「生而為人,真的需要用到這麼多水嗎?」

她表示,自己花了10年的時間,才找到娛樂大眾和做自己的平衡:「我後來發現,你在台上做什麼都是對的,因為這是你的舞台,我的自在,就是大家最好的娛樂。」

為何要追求世界腳步?最應該做的是hold住自己

這份自信其來有自,她知道自己的價值所在。她是創作歌手,是演員,是作家,也替影視作品做配樂,是名符其實的「斜槓青年」。這幾年台灣音樂圈變化很快,選秀節目、抖音崛起,競相爭取人們的注意力,她曾經焦慮,但是也看開了,最重要還是做自己,「為什麼要追求世界的腳步?我最應該做的是hold住我自己。」

她進一步解釋:「在娛樂產業裡,像我這樣的人越多,大家就有比較多選擇,產業也會比較健康。」她還說,人的需求複雜多面,並不是互斥的,「大家可以玩抖音,也可以聽我的音樂!」其實,她日前就在看Perfume拍的抖音,笑說自己重複看好多遍。

選擇出櫃 「身為創作者,我不想騙歌迷」

只是身在娛樂圈,身為公眾人物,難免缺乏隱私。2016年1月3日,鄭宜農宣布出櫃,和前夫楊大正退回朋友關係,他一句「永遠捍衛宜農做自己的權利」傳為佳話,她成為許多人的人生導師,不少粉絲朋友來向她告解、徵求意見,這是她始料未及的。

她說:「因為我做了『大事情』,讓其他人變得比較勇敢,其實我當初是憑著一股傻勁,沒想到事情會變這樣。」談到當初義無反顧的決定,她也坦然分享原因:「創作者必須要誠實,如果我寫了一首情歌,但歌迷以為是寫給大正,那不就騙人了嗎?如果我不是寫歌的人,或許就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了。」

在「幹大事」之後,鄭宜農做了很多事,彷彿要在混屯中尋找生命的光,「那時候腦子很爆炸,覺得每天醒來可以寫五首歌!」2017年的專輯《Pluto》是關於愛情,也是關於酒精成癮,她在酒吧寫歌取材,一shot接著一shot,一杯接著一杯。現在回想起來,恍如隔世,她坦白說自己只能喝一點點酒,「現在不再那樣喝酒了,我變成更誠實的人。」

人生導師是自己「我很珍惜現在的狀態」

這一路走來並不容易,她坦言這段過程是「不斷犯錯,傷害別人、也被別人傷害。」她笑說:「還好我求生意志很強。我現在是一個坦率的人,我找到適合自己的生存,就是誠實面對自己,包括自己的缺點,心裏有不好的念頭就大聲喊出來,比我自己悶在心裡要好,原本個性不懂得拒絕,也花很多時間學會拒絕別人。我現在的身心處於前所未有的健康狀態。」

請她點一首歌送給現在的自己,她分享了電影《愛的萬物論》的第一首音樂〈Cambridge, 1963〉,這是電影一開始霍金騎單車橫跨校園的配樂,她笑說自己現在是晨型人,這首歌她一早醒來就會聽,霍金穿越校園的畫面,彷彿鼓勵著自己向前進,「我喜歡陽光、暖色、Peace。我很珍惜現在的狀態,也希望有純粹的能量能分享給大家。」


正當我暗暗為這完美的ending喝采,豈料她冒出一句:「這會不會太像失控的正向思考?」原來,她還是不想當別人的人生導師,「我的音樂能夠撫慰歌迷很棒,歌迷可能聽了我的演唱會,正能量可以持續一週,但是一週過後,人生的課題還是在。生命是自己的,只有自己可以負責,人生的導師是自己。」

拐了個彎,還是正能量爆棚。未來的她還是很忙碌,她說正準備錄新專輯,年底將挑戰3000人演唱會。屆時鄭宜農會是什麼樣的狀態?令人期待。


「點首歌」是KKBOX的新專欄,定期推出人物專訪,對象以名人或是音樂幕後人物為主。KKBOX請他們分享在人生的起起落落中,有沒有那一首歌對他意義非凡?有沒有一首歌,想獻給某個人?在來賓點歌的同時,看故事的你也聽首歌吧。

延伸閱讀|

【點首歌】謝盈萱、徐譽庭:人生不可能完美,寂寞寂寞就好

【點首歌】工作不升學、當媽不結婚 林辰唏:人生順序自己決定

攝影|趙廣絜
特別感謝|公共電視、火氣音樂


JoJo

本來在大染缸裡載浮載沉,現在是徜徉於音樂之海的冒險野娘,一枚小小文字工作者。個人網站:https://jojovoice.com/

延伸推薦專輯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