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躁鬱幽谷,盧凱彤:我很好,已經熬過來

走過躁鬱幽谷,盧凱彤:我很好,已經熬過來
KKBOX編輯室
KKBOX編輯室

那一年,一個人關在房裡,瘋狂地任由躁動的情緒隨油彩揮灑向四壁、家具、甚至被冷落很久的貓咪,盧凱彤真正知道「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這句話的意義。於是,以這句話命名的歌曲與專輯,不是以躁鬱症為宣傳的話題,而是她真真正正那樣活過。

「這張唱片做了4年,有兩年躁鬱症很嚴重,非常絕望,想過放棄自己,當時我就寫下這句話來鼓勵自己。」從詞曲到專輯視覺,都在反映「包容不完美」的概念。「我不是這麼難搞、這麼破碎,我不是不完美,而是我的完美,別人很難懂。」其實生病那時的她也搞不懂。

盧凱彤被稱為「香港最強女吉他手」,與林二汶曾是新銳雙人組「at17」,在台灣簡單生活節挑梁演出,嘉賓就是鄭秀文,單飛後入圍金曲獎最佳女歌手,但人在高峰時,被心魔攻陷。

被心魔所縛的吉他手

「我給自己太大壓力,想要得到全世界的愛,要所有人都愛我。」她笑著分析:「對!這樣一點也不rock。我唱的歌很酷,但內心其實一直想說,你為什麼不愛我?」

最難以理解的是,並不是有人表明不愛她,而是她有一天突然想到:「如果有一天,他們不愛我,完蛋了,我怎麼辦?」她承認,這是走火入魔了。大半年的失眠,一天就睡兩小時,終於在和一群朋友去美如仙境的冰島時,她還是崩潰了。

那是2013年年底,初步被誤診是憂鬱症,幾個月後才知道是躁鬱症,花了九個月調整藥劑,成為她最煎熬的九個月。那時的盧凱彤,消失在大眾眼前。只有經紀人、唱片監製和最好的朋友3個人知道實情,她可以三天不出門、不吃飯,24小時不睡覺,然後昏倒,但就是發呆,其實現在已不記得當時的混沌。

後來,她漸漸康復,慢慢有力氣,卻看到新聞裡還有其他躁憂鬱患者自殺的消息。她看著生病時在家裡潑墨似的,連貓身上都有油彩的畫,想著不如辦個畫展義賣,「把這個力量,從這麼多怨氣的家變成正能量。」

把怨氣化為正能量,盧凱彤給歌迷的禮物

要辦畫展就要說個理由,盧凱彤躁鬱症的新聞才曝光。「大家都說我勇敢,但我最勇敢的,你們都看不到,我都躲在房間裡做完了。」那場畫展,畫全賣完之外,很多人寫信給她,感謝她讓他們也勇敢。生病期間那些在房間裡錄的晦暗音樂創作,也在畫展中以限量demo銷售一空。

盧凱彤還是要吃藥,能充滿活力地宣傳這張從黑暗中走出來的專輯。因為有使命感,她在新作中書寫時代,納入環保、同志等社會議題,與方大同、林宥嘉合作,音樂風格更成熟,電子與搖滾的磨合更完整。


躁鬱症留在過去,盧凱彤不再沈溺在暗黑裡、不再強求完美,她說,和同名歌曲最後一句歌詞,「痛不痛/要不要/說出來;我很好/已經熬過來」一樣,她熬4年才出唱片,「這是我現在想告訴歌迷的事:人可以從挫折中走出來。」

KKBOX編輯室
KKBOX編輯室

延伸推薦專輯

最新文章列表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使用 Ctrl + C 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