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M界的幽默大師 - Dillon Francis

  • 西洋
  • 電子
Rainbowchild

在EDM圈中,Dillon Francis是個不可能錯過的名字。他的創作引領潮流,個性幽默敢言,一舉一動總是媒體追逐焦點。而他的後梳油頭與彩色西裝如同註冊商標,更是令舞客們印象深刻。

最近Dillon改變造型,由50年代走回標準美國大男孩樣貌。接受專訪時,他穿起印有Mad Decent (Diplo成立的廠牌)字樣的深藍色棒球外套,蓄著絡腮鬍,模樣輕鬆自在。

買車改變一生


除了DJ身分以外,Dillon Francis最為人所知的,是他獨到的幽默感。他參與過不少惡搞影片製作,這些影片每每在網路上被瘋傳。與瘋狂的外顯性格不同,Dillon事實上來自非常保守的家庭。他的父母管教嚴格,十三歲前他連句髒話都不會說。直到年紀稍長,擁有自己的車子以後,他的人生才走上不同的軌道。

「在買車以後,我開始在洛杉磯市內到處閒晃。你也知道洛杉磯很大,沒車你根本哪裡都去不了。」Dillon笑著說,「有了車子以後,我才有機會接觸不同的世界,獲得各種啟發。要你說是那台車子改變了我的人生也不為過。」

對Moombahton信心依舊


儘管如今已名滿天下,在還不太久的五六年前,Dillon還只是默默無名的小咖。為了說服不了解DJ行業的父母,他還與他們約法三章,若一年內沒有闖出名堂就要轉行。

2011年的某天,Dillon的DJ生涯有了重大改變。他受朋友Munchi啟發,寫下《Masta Blasta》一曲,由此發現Reggaeton節奏加上Dutch House旋律可以與任何類型混合。受到其強大的包容力感召,Dillon一頭栽進這個被稱為「Moombahton」的類型裡。而後,Dillon因相關創作受Diplo的賞識與力推,DJ事業一飛沖天,Dillon也因此名列Moombahton開路先驅。



時至2016,電子音樂的流行已經翻了好幾翻,有些樂評認為Moombahton已經退燒。「但如果你仔細檢查這兩年最流行的歌曲,譬如《Lean On》和《Let Me Love You》,它們都帶有Moombahton的節奏。」Dillon如此反駁衰退之說。「所以Moombahton已經融入舞曲流行中。我不認為Moombahton衰退了。相反的,我認為現在正是它的黃金時代。」




2017的展望

談起2017的計畫,Dillon提到他的個人新專輯。這張專輯原本傳言會在2016發行,但目前看來勢必延到2017。「我的下張專輯目前還在構思階段,但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我有信心它會比【Money Sucks, Friends Rule】更好。別誤會,我依然喜歡前張專輯。但現在回頭看它,它就是收集了很多我覺得好的創作。以專輯來說,它比較鬆散。」

緊接著他解釋了對新專輯的想法:「在新專輯中,我會用完整概念來貫穿整體。這張專輯會有更多拉丁音樂元素,所以大概從明年一二月起,我就得待在工作室裡奮鬥了。」


除了專輯以外,他還提到來年可能會參加影片演出。出身於藝術學校的Dillon擅長攝影,也一直對影片製作很有興趣。他還曾與Kill the Noise組成Meowski666,在網路上發表惡搞歌曲影片。今年中他推出惡搞影片「DJ World」,諷刺時下追逐EDM熱潮的選秀節目,譬如Simon Cowell胎死腹中的「Ultimate DJ」。「DJ World」在網路上受到極大好評,使他有意繼續推出類似的作品。


批判DJ MAG 100的原因

儘管身為商業場景中的頂尖人物,Dillon對場景內的種種亂象從不諱言。「DJ World」就是個詼諧的表達。

除了「DJ World」以外,今年他還有一隻影片引發了熱烈討論。相信很多人都猜得到,這裡指的就是他在推特上公開批判DJ MAG Top 100 DJ的影片。與「DJ World」的幽默不同,該影片嗆辣直接,充分反映他的直率敢言。



「我就是不知道現在這個榜還能代表什麼。現在它既不能代表DJ技術,也不能代表製作歌曲水準,甚至不能代表人氣。」我們討論到DJ MAG 100後來增加的Techno DJ榜與女性DJ榜,Dillon認為這個作法無法處理榜單的致命缺陷,因此無濟於事。

「雖然我自己也在榜上,但我根本就不相信它。這樣說吧,我認為我就是世界前20大DJ。」Dillon挺起胸來,以他慣用半開玩笑半自信的表情說著。

最想和誰B2B?


在訪問最後我們聊到美國大選。這並非天外飛來一筆的話題,Dillon支持桑德斯、支持希拉蕊並唾棄川普,早已眾所皆知。他甚至曾揚言若川普當選他就要搬去克羅埃西亞(轉頭看看臉也很腫的Zedd)。為了避免話題太過刺激以致於他拂袖而去,我們並沒有開口提他現在是不是正準備搬家,轉而委婉的問他「若川普與希拉蕊都是DJ,你會想和誰B2B (雙人接力DJ)?」

Dillon的回答也挺妙的。「你知道,我是支持希拉蕊的。如果真的一定要二選一,我當然會選希拉蕊。而且希拉蕊上艾倫秀的時候不是也有跳舞嗎?他那樣跳一定很能帶動群眾。」他邊笑邊學希拉蕊的舞姿,把在場的人逗得哈哈大笑。



「但是,」Dillon的話鋒一轉「其實我真正的想法是,為什麼不能兩個都選呢?要是我只能選一個,那底下的舞客永遠只有一半開心。為什麼我不能和他們兩個一起同台呢?這樣才能讓所有的舞客都開心吧。」

「美國已經為選舉分裂太久了,現在我們需要重新變回一個國家。」他開朗的臉上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Rainbowchild

Techno DJ,但其實什麼都聽一點。因為先前職業所需,對於數位、科技、電玩與卡漫等什麼都懂一點。只要有興趣的事情,全部都想看一點寫一點,標準的資訊成癮焦慮患者。

相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