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 Mykal a.k.a.林哲儀:若要我把自己放掉 那我就不需要站上舞台

  • 電子
Rainbowchild

距離KKBOX上次專訪DJ Mykal a.k.a.林哲儀,一年半過去了。在這期間他實現當時向我們描繪的未來:忍痛收掉在DJ圈內評價極高的M@M Boutique唱片行,全心經營電音廠牌ROKON滾石電音,試圖為替台灣電音舞曲藝人搭造更大的舞台。

就在轉眼之間,ROKON已經發行了四張EP、一首單曲與兩張專輯。八月下旬由他率領旗下藝人進攻上海Summer Sonic,包括OVDS、女孩與機器人、世外桃源、邱比、妮可醬以及Slamer,陣容可說精銳盡出,表現叫好叫座。他個人則不但發表了首張創作EP,更走上世大運閉幕式的大舞台。那次專訪談到的夢想,如今都一一實現了。

但世大運表演在網路上卻惡評如潮,硬生生將他由夢想的雲端拉下。

「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關,」訪問開始,林哲儀無視我費心迂迴,主動開啟刺激話題。場面一如我想像的凝結起來。他轉過頭去。

一分鐘的無語如同整天般漫長。我們的眼睛再度對上,林哲儀主動開了口。

「過去二十年我也面對過很多批評,但這是我第一次真的面對大眾。我從來沒有想過努力作一件事,會被近乎完全被推翻,所以我非常沮喪。」粉絲頁上批評如巨浪般湧入,媒體將頭號戰犯的大旗插在他背後。那晚林哲儀醉了,也哭了。

「你應該看過以前的我。如果是那時,我應該已經直接針對網友暴走了。」隨著幾個字緩緩吐出,林哲儀逐漸控制住方才的即將潰堤。「我以前只依照自己的想法作事,別人不懂就算了。但有了廠牌以後,我更清楚什麼是責任。現在的我不是只有我自己,同伴簽進廠牌是因為信任我,所以我要對他們負責。」

林哲儀向我們細數在接下ROKON的重責大任後,自己有多少成長。

ROKON已經成為一個大家庭


關於ROKON的成立,林哲儀曾經告訴我們,出發點是不甘心。電音進入台灣已經有超過20年的歷史,但走上大舞台的電音藝人卻寥寥可數。尤其今日EDM已經攻佔全世界的今日,台灣電音藝人的舞台狹小格外令人費解。「我身邊這些人明明就有才華,值得更大的舞台,但為什麼只有這樣?」成立ROKON之初,他的第一步,就是簽下身邊這些極富才華的藝人。

對於台灣來說,主流唱片公司大手筆成立廠牌全面扶植電音藝人,這是頭一遭。ROKON面臨的,是全新挑戰。「當藝人被簽進ROKON這個大家庭後,要怎麼面對新團隊,對我對他們都是新課題,也是很好的學習過程。」林哲儀表示過去他和這些藝人都只要顧好自己即可,但現在他們必須學習融入ROKON,混聲EP系列即是誕生於此一概念。

「上禮拜我們去上海Summer Sonic,整個過程下來我非常的開心。他們已經了解自己是ROKON大家庭的一份子,站出去就是代表ROKON。所以不管在台上演出幾首歌,他們都盡力做好。」林哲儀由此看到廠牌藝人的向心力。「我覺得現階段這樣已經很夠,他們需要一步一步來。」

對林哲儀個人來說,一年半的廠牌經營工作也帶來許多磨練機會。「我以前會先找情緒出口,現在我的情緒出口是尋找解決方案。」林哲儀再度以世大運表演為例。「現在我懂得不在情緒強烈時處理,因為這樣一定對事情沒幫助。等到我沈澱好,消化了情緒,才發文反應。這對我來說是最大的成長。」

下半年將全面動員


在混聲系列連發三張EP後,林哲儀認為此系列已經達到階段性任務,讓藝人們進入創作狀態。接下來ROKON的發行計畫滿滿,邱比、妮可醬與OVDS都將個別發表新作,林哲儀稱這是「廠牌的全面動員」。

除了電子團類型發行以外,ROKON另一個重要的計畫,是九月起將陸續發表的【ROKON Sound System】系列。Sound System意指舞廳的音響系統,這個名字揭示了系列的舞池取向。

「ROKON有許多人是DJ製作人,簽他們的時候我都是簽藝人約,」林哲儀進一步解釋這個系列的理念。「但相對於其他原本就是樂團或獨立藝人的成員,他們比較不是那麼習慣自己是藝人,也沒有想過要面對這種身份。所以想用打團體戰的方式,讓他們進入藝人狀態。」

【ROKON Sound System】另一個重要的特色,是每首歌曲都有人聲。加入人聲的決定起自於林哲儀創立ROKON的初衷:讓更多普羅大眾接觸電子音樂。人聲向來都是冰冷電子節奏與普羅大眾之間最好的黏和劑。也因此在這張EP的製作過程中,為了錄製人聲,藝人們也必須開始學習照顧別人。

除了目前已經簽約的藝人以外,林哲儀表示未來也將介紹更多大家尚不熟悉的名字。「如果覺得自已有好作品,就私訊我啊。」林哲儀笑著說。

克服心理障礙著手獨立創作


「成立ROKON是希望能有個幫助其他人的平台。但也因為這個平台的出現,讓我有了從來沒有過的勇氣。」談起他的首張創作EP──RKNIIFTR,林哲儀感嘆道。

雖曾擔任搖滾樂團鍵盤手,林哲儀近年總因樂評與DJ工作忙得不可開交,獨立創作則是「想都不敢想」。他過去的作品多是Mashup或是合作創作,因為這兩種方式可以讓身為DJ的他專注於擅長的節奏與舞池能量掌控。談到遲遲未有獨立創作的原因,林哲儀表示「我覺得我沒有失敗空間,所以會不自覺的逃避」。

一直到廠牌成立,所有簽下的藝人都發表作品後,林哲儀驚覺「廠牌下面每個人都有歌了,結果廠牌主理人沒有歌,這樣不是很遜嗎!」於是他下定決心要開始著手獨立創作。在邀來兩位日本大師級製作人FPM與Taku跨刀混音,並由YOSHIROTTEN包辦設計下,【RKNIIFTR REMIX EP】誕生了。這張EP由他的電音根源──Drum & Bass與Breakbeat汲取養分,信手拈來盡是90電音風情。

在克服心理障礙以後靈感泉湧而現,林哲儀的下一首作品將發表於【ROKON Sound System】。這首歌搭配EP夏日風情主題,加入的雷鬼橋段找來玖壹壹健志跨刀寫詞演唱。「這個到時候一定會又酸一頓」林哲儀又笑了起來。「老實說我自己也炮過玖壹壹,但聽了更多他們的作品,特別是健志與TY、X HuangFu合作的單曲《LIHO 哩厚》之後真的蠻喜歡建志的。我必須承認當時沒有聽過太多他們的歌,做的事情也和鄉民差不多,只差在我沒有謾罵。可是我也沒有完全理解。」

閉幕表演幕後揭露


談到世大運閉幕表演的爭議,林哲儀認為最大的問題可能也出現在理解上。要他以一句話歸納自己的觀察與分析,他認為是「不熟悉」。

「我很清楚要站上大舞台,就要有被檢驗的心理準備,只是沒有料到現在的狀況。」林哲儀袒露了這幾天的心境起伏轉變。「我的確沒有想到世大運會有那麼多人收看,也忘了這就是我真正第一次面對大眾。以前就算我面對再多派對客,他們就是來派對玩的,他們不是一般大眾。因此這次表演我的確冒險,我先前沒有料想到。」

最初收到這個活動的邀請時,林哲儀知悉這是場30分鐘的表演。跟世大運執行團隊溝通討論後得到的結論是這不只是DJ表演,還要結合台灣與台北的元素。因為這場閉幕表演的觀眾不只有台灣人,關注將來自全世界。長期以來林哲儀致力於西洋舞曲為主的台灣舞廳中推廣台灣歌曲,雙方一拍即合。也因此林哲儀很直覺的找來紀曉君合作,甚至安排她壓軸。

然而後來這段節目被要求縮短為15分鐘。林哲儀認為必須尊重紀曉君表演的完整性,這就表示扣除紀曉君的3分鐘,他只剩12分鐘。12分鐘大約只能放三首歌,在某些樂種表演中甚至只能放一兩首。「當然這不是演出前最後一刻決定的,時間長度也經過充分溝通。」但林哲儀對於這樣的表演時間還是頗感憂心,暗自覺得這樣執行的結果也許不會被大眾理解。因此他決定捨棄常見的派對的接歌演出方式,改採類似Red Bull 3Style比賽中常見的跨類型快速拼貼手法。當DJ以這種方式放歌時,每首歌可能只放兩個8到四個8就切歌,使得演出更像音樂表演而非派對。

「主辦單位當然聽過我的安排曲目,」許多人質疑林哲儀沒有與市府充分溝通演出內容,林哲儀如此回應。「否則他們沒有辦法做燈光特效。他們聽過以後也都非常喜歡,是他們預期要的。雖然收到回應指出某些音量需要調整,倒沒有被質疑哪裡不適合。」當然,也因為這樣的表演形式,林哲儀並沒有辦法在舞台上臨時更改曲目,否則燈光、特效、影像和舞群的安排都會全毀。

許多網友質疑該場表演切歌太快的問題,林哲儀表示「他可以理解」。「15分鐘是很短的時間,這樣的質疑和批評很合理。但如果時間能長一點,大家應該還是可以感覺得到它的魅力。」林哲儀也同意這樣的表演方式並非一般人常在派對聽到的狀態,但事實上找任何DJ只放12分鐘都是很困難的工作。「我必須重新由一個DJ能做什麼事情來想,能做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如何做更好的呈現。我想到的就是發揮我擅長的Mash up技巧,並作各種主題串連。」

至於有些批評認為林的歌曲冷門,林同意部分歌曲確實並不是那麼大眾,但他已經使用大量流行舞曲元素鋪底,保持住舞池動能。歌單中的Major Lazer、Jack Ü、Zomboy與Dimitri Vegas等藝人皆是當下最夯,在台灣電音舞祭中一天常可聽到超過十次。Underworld、The Prodigy則是跨時代經典,這些歌照顧了老咖的心。「你如果說這些歌曲不紅,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也許他們覺得我沒放Martin Garrix就是不夠流行吧。」林哲儀攤了攤手。

選曲向來是DJ表演的引戰焦點。大眾喜好各自不同,人數越多共識越少。在此同時,選曲也反應DJ的自我風格。自我風格與大眾喜好之間的拉鋸,是所有流行音樂工作者都無法迴避的永恆課題。「若要我把自己放掉,那我就不需要站上舞台。」林哲儀停頓了一下,嚴肅地繼續說道。「我既然站上去了,我就必須面對我是林哲儀這件事。我是什麼樣的表演者,什麼風格,什麼思維,都有義務也有必要性呈現出來。」

珍惜批評,自問無愧


事實上台灣許多音樂表演節目常飽受批評,激烈程度並不遜於世大運閉幕。對於藝人來說,如何挺過批評繼續走下去,是路要走得長遠的重要課題。林哲儀在八月三十一日的動態中,便已甩開沈重陰霾坦然面對風暴,並耐心嘗試與網友進行更深入的溝通。

「你問我沮不沮喪,我會答我會,畢竟我自認做足了準備。但現在我是開心的,因為這件事情被討論了。角色抽離以後,我看熱鬧看得蠻開心的(笑),因為我真的想知道大家會討論DJ演出這件事情到什麼程度。」林哲儀說道。

除了於聽眾的批評以外,來自業界的聲音也是林哲儀念茲在茲的。「假設我做這件事情連業界都罵翻,我就真的要檢討自己到底在做什麼。但目前看到業界大部分人對這段演出的評價是正面的。」但林哲儀也不認為罵他的人就是錯的,他認為許多罵他的人只是不理解他做的事。「回到我經營ROKON的初衷:我希望成就平台,能讓更多普羅大眾接觸到電子音樂。接觸以後喜不喜歡是一回事,但你總要有第一次吧?」

哭過也痛過,林哲儀已經能夠正面看待這場「災難」。「當我被罵翻的那個晚上,我睡起來後,粉絲多了五百人。」林哲儀釋然地說著。他認為大量的謾罵會讓支持者沉默,或許是因為他們覺得覺得講了也沒有用。但這些謾罵也能讓更多人嘗試去聽去接觸,進一步判斷他自己喜不喜歡。更明顯的證據是當他轉貼同類型Jaguar Skills的十分鐘表演時,竟有百餘人立刻就試聽了。這個數字在過去根本遙不可及。

「現在你問我會不會後悔,我覺得不會耶。」林哲儀總結了事件心得。「我問心無愧。我做到我該做的。概念呈現完不完整也許見仁見智,但我沒有離開DJ這件事情。在思考邏輯上我認真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任何一件事。我可以百分之百對這段演出負責。而且我已經放歌二十年,就算被現在罵臭又如何?我明天一樣可以繼續起床繼續吃飯啊(笑)。」

特別感謝|ROKON滾石電音
攝影|沈彬捷

Rainbowchild

Techno DJ,但其實什麼都聽一點。因為先前職業所需,對於數位、科技、電玩與卡漫等什麼都懂一點。只要有興趣的事情,全部都想看一點寫一點,標準的資訊成癮焦慮患者。

延伸推薦專輯

相片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