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用400英鎊 網羅千萬點擊—汪德雙人組Oh Wonder專訪

  • 雙人組
  • 西洋

網路時代,各種「計畫趕不上變化」的案例已幾乎成為一種常態,對來自英國的汪德雙人組Oh Wonder來說更是如此。Josephine Vander Gucht和Anthony West兩人原本只是想把寫好的歌放上網,累積成作品輯以便吸引有人來向他們邀歌。結果事件超展開,這些歌受到廣大鄉民喜愛,敲碗要他們自己出唱片,於是我們也才有機會在台灣看到他們的演出,還與他們面對面進行了這一場專訪。

一場高CP值的意外

「第一張專輯真的就是非常DIY,我們在我爸媽家的後院小屋裡弄了個錄音的空間,全部只花了400英鎊。」Josephine回憶著【Oh Wonder】這張專輯的奇蹟:原本的計劃是在Soundcloud上每個月固定發表一首歌曲,以展現他們持續穩定的寫歌效率,但累積的粉絲和點擊數卻超出他們預期,這場意外也將他們推到幕前成為了專業唱作歌手。如今【Oh Wonder】專輯曲目在Soundcloud的點擊仍持續成長,已逼近四千萬之譜。

宛如環遊世界的巡迴行程

在第一張專輯的成功之後,Oh Wonder在去年又發行了第二張專輯【Ultralife】。而用Ultralife來形容他們的瘋狂巡迴演出行程,也是恰如其分。去年夏天先從亞洲起跑,一路踏遍美加、歐洲、澳洲最後再回到亞洲,整整一年大概只有一個月沒有演出。Anthony精確地計算著他們的旅程:「我們平均每個月會飛五萬五千英里,真的是很硬,但也因為這樣才能去到很多有趣的地方。」而他們印象最深刻的則是常有歌迷舉著貼著他們大臉的牌子在機場接機,往往堵到他們經歷了十幾個小時飛行後的狼狽模樣,「但還是很高興啦!」

延伸閱讀|汪德雙人組來台爆滿開唱 下次要再挑戰臭豆腐

緊湊的行程,練就了他們就算只有幾個小時空檔都能把握的能力。演出前一天來到台灣,除了嚐盡夜市美食,Anthony也探索了好喝的咖啡店:「我超愛喝咖啡,這趟巡迴大概已經試了世界各地兩百二十家店。」是一個可以寫本世界咖啡廳指南的概念。

將活力投注至新專輯中

在【Ultralife】,不變的部分只有他們一貫的高效率寫歌能力,其餘一切都大步進化。他們切換模式,不再想著寫歌給別人,而是從自己的角度唱出更個人的心情。除了有機會在紐約倫敦兩地專業錄音室創作,還有鼓手和貝斯手一同參與錄音:「有真實的樂手能讓專輯更具現場感。」Josephine解釋,在參與過多次音樂祭演出之後,他們覺得當下音樂和人群互動帶來的感覺,是最棒最有活力的,「我們就是想把這樣的活力放到【Ultralife】裡。」

當時伴隨著專輯發行,Oh Wonder還推出了紀錄片詳細記載製作過程點滴。透過影片我們得以一窺他們仍舊有許多「宅錄」的部分,但陣仗已和一般錄音室相去無幾,甚至更具變化創意也更具初始的純粹。Josephine表示自己五歲開始彈鋼琴,鋼琴也是Oh Wonder相當倚重的創作工具。他們往往從搭配鋼琴和弦哼唱出發,等旋律歌詞慢慢成型之後才會開始編曲後製:「當一首歌在最簡單的時候讓你覺得好聽,那它就真的會是一首好歌。」Josephine如此相信。

從錄音室裡的創作人變成舞台上的唱作人

從寫歌的人變成表演的人,對Oh Wonder來說仍是個瘋狂的轉變,「原本只寫歌的話,生活大概就會平靜很多。」Anthony笑說。而Josephine覺得多了演出者的身份,身上也有了更多責任:「如果今天我們只是寫歌的人,當歌交出去之後,我們的創作就結束了。如今我們有機會參與一切事務,學到很多我們從來沒想過的東西。」他們親力親為,如何實際發行一張專輯、如何進行巡迴、如何招募工作人員,甚至像是舞台燈光的安排、音樂錄影帶的拍攝,都有Oh Wonder的意念在其中:「每個環節都很重要。」

很明顯地,「取得掌控權」是Oh Wonder如今在事業上秉持的理念,也更是他們對其他從宅錄起家的音樂人的建議:「自己會做/能做的事情越多,不但越有生產力,也越有機會實驗出新的可能性。」他們替自己的音樂定義為療癒流行樂(Comforting Pop),卻有著拼命三郎的衝刺精神。結束了亞洲行程,他們馬上又要搭上42小時的班機,飛越半個地球去南美洲開唱。這樣說來,Oh Wonder會成功好像也不是偶然呢。

攝影|宿昱星

►►再次複習Oh Wonder來台演出曲目

KKBOX編輯室 - 魏哈利

音樂的腦殘粉、偏執狂,之類的。

延伸推薦專輯

相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