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18年打磨鍛鍊 成就Interpol現在的模樣

  • 搖滾
  • 西洋

1997年成軍、來自紐約的後龐克復興樂團Interpol,雖然在每張專輯間不時微調風格,但那陰鬱躁動的氣息則是一路以來吸引樂迷的魅力核心。睽違四年,他們以主唱Paul Banks、吉他手Daniel Kessler以及鼓手Sam Fogarino的三人編制發行了第六張專輯《Marauder》,更因此來到了亞洲,將在香港Clockenflap音樂節演出。演出前夕,鼓手Sam Fogarino和我們進行了越洋訪談,聊聊新專輯,以及樂團的演變。

Q1. 上一張專輯《El Pintor》與今年的《Marauder》的相隔了四年,這段時間都發生了些什麼事呢?

這四年我們其實也沒有太閒,除了在《El Pintor》的巡迴後休息了一年,隨後就開始花了兩年時間寫歌,緊接著就是在Tarbox Road錄音室,和製作人Dave Fridmann一起這些歌錄出來。最後的成品,就是你們現在聽到的《Marauder》。我們一直以來的創作方式都差不多,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三個人關在同一個房間裡,以樂團的概念把歌一起磨出來,如此而已。

Q2. 你們這次找來了Dave Fridmann幫忙製作專輯,他也曾替The Flaming Lips、Mogwai、Weezer和MGMT等團擔任製作人。他這次的參與,對你們的影響為何?

他的出現,讓我們這次錄製專輯的過程有很大的改變。雖然以前也曾有其他製作人參與我們的專輯,但這次是我們第一次讓製作人握有大權......更精確來說應該是,最後的生殺大權。Dave除了具備錄音工程、製作人和音樂人的才能之外,他真的非常了解我們想要嘗試的東西,對於我們在錄音室做出來的東西,也會提供最客觀的意見。

Q3. 你們的Bass手Carlos Dengler在2010年離團,於是從《El Pintor》開始到這次的新專輯,Paul都包辦了彈Bass的工作。和上一張專輯相比,這次他的彈奏有什麼不同之處嗎?

他真的又進步了很多!其實身為一個優秀的音樂人,Paul本來就會一直精進自己的技能。話說回來,在錄《El Pintor》的時候,Paul本來沒有打算自己來,而是要再找人彈的。但當時我和Daniel都覺得,他把Bass Lines寫得那麼好,不自己彈也太可惜了吧!所以這次我們還是繼續讓他彈Bass。

Q4. 專輯《Marauder》封面使用了攝影師Garry Winogrand 1973年的作品,照片中的主角:美國前司法部長Elliot Richardson則是當年美國水門案的關鍵人物(美國總統尼克森要求Elliot Richardson開除調查水門案的檢察官Archibald Cox,但Richardson拒絕,並辭職抗議)。選用這張照片,是想傳達怎樣的政治訊息嗎?

我們其實沒有要替這張專輯設定什麼政治議題,我第一次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根本不知道這人是誰,也不知道背後的故事,所以我們是以純藝術的角度欣賞它,選為封面。但有趣的來了,即便我們沒有企圖從政治角度切入,但這張照片卻這麼偶然與巧合地和現今美國的政治亂象相互呼應,這樣的不經意所達到的效果,我們非常滿意。

Q5. 你們從紐約發跡,在2002年開始嶄露頭角。在那段時期,紐約其實出了好多超經典的樂團,像是Yeah Yeah Yeahs、LCD Soundsystem以及Grizzly Bear等等。現在回頭看那段時光,你有怎樣的感受呢?

我的感覺......或許可以這樣說吧:那時的樂團興起從外面看起來確實是一場壯觀的風暴,但我們自己身處在暴風眼中,雖然就是這個場景的一部分,但當下其實並沒有意識到原來這一切是如此驚天動地。我們和這些後來都成為大團的成員們就像一般的朋友,一起出去閒晃、互相去對方的場子看演出,沒啥特別。

但很多樂迷持續回顧這段時期的樂團浪潮、感到興奮激動,我覺得是很浪漫的一件事情。能成為紐約另類搖滾歷史的一份子,被口耳相傳,確實是滿令人興奮的。但你知道嗎?這一切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場驚喜,即使之後有機會一直發行專輯、一直巡迴各地,我們都不會忘記紐約是最初的開端。

Q6. 說到巡迴,近期在旅程中有什麼難忘的回憶嗎?

我們真的是一直都在巡迴,所有經歷的過程其實都印象深刻。真的要講的話,我最常回憶的,就是一場接著一場演出,我們都能維持很高的水準,這讓我感覺還滿爽的。其實巡迴就像是一則有起承轉合的故事,每個段落細節都會有一些動人的片刻,真要講是講不完的。

Q7. 距離你們發行首張專輯《Turn On The Bright Lights》已經有16年,Interpol在這16年間有怎樣的演變呢?

我們確實更懂得如何成為一個稱職的樂團。我在2000年加入了Interpol,也就是說我們已經在一起寫歌寫了18年!在這麼長的歲月裡持續窩在小房間寫歌、走遍世界各地演出,我想,我們能變成現在的模樣,就是一點一滴的鍛鍊累積起來的。說起來或許大家會覺得無聊,但要是沒有這般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重複的過程,我們是不會如此成功的。

Q8. 你們即將要在Clockenflap音樂節演出,這也是你們第一次的香港開唱,有什麼特別的期待嗎?

我自己早就想去香港看看,光是這樣就夠令人興奮,更別說是在香港演出了!我其實不會特別期待什麼,能有機會到一個獨特又有異國樣貌的地方表演,就已經是件很棒的事情。

Interpol全新專輯《Marauder》這裡聽

點我看Clockenflap音樂節詳細活動資訊

KKBOX編輯室 - 魏哈利

音樂的腦殘粉、偏執狂,之類的。

延伸推薦專輯

相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