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ien Rice-揚起了維多利亞港的抑鬱

岶廷
前後左右的觀眾都手拿著啤酒,看著台上的Damien Rice和他的一把吉他,就在一盞昏黃的燈光前,吟唱著大家熟識的回憶。明明是小酒館的設置和氛圍,在繁華燈光普照下的維港旁發生,沒有違和感之餘還有份別樣的浪漫。這就是音樂詩人的魔力。 另一頭Clean Bandit的歡樂電音仍教我跳未停,便得急急跑到Habourflap Stage觀看在整個Clockenflap音樂節中最期待的Damien Rice。甫到場已是人山人海,當中還有不少是上班族,手拿著啤酒等待著主角走到微黃的投射燈前開始演出。約在表訂開演時間的五分鐘後,那位蓬鬆捲髮束著鬍子,穿著直間亨利領上衣和咖啡色吊帶褲的男士緩緩走到台中央,為音響問題而延遲開始跟大家說了句不好意思,亦隨即表演第一首歌《Delicate》。剛唱「we might kiss…」已經聽到台下已經發出潛台詞是「啊!是這一首!」的驚呼聲,隨之而來是他的歌聲所帶來的雞皮疙瘩,真的驚歎聽live比聽專輯更感動!雖然沒有 Lisa Hannigan,加入了現場觀眾合唱的《9 Crimes》,動容程度卻不輸原版,隨著情緒疊起,沙啞的廝吼聲配上「破音」聲效及帶著激動情緒的吉他伴奏,配合多盞一閃一閃的投光燈,大家的情感被推到臨界點,是表演的第一個高潮。 Damien在演唱《Volcano》時,更指示左、右兩邊的觀眾跟他一起和唱,不過我身處的左邊群眾很老套地入錯,他打趣地說「You guys need a bit of work」,不過瑕不掩瑜,經提點後左、右方加上台上的指揮成就當晚一個很美很美的聲音。接著選唱的《The Greatest Bastard》及《Blower’s Daughter》都採取了純樸的表演處理,讓剛剛都合唱到有點興奮的大家陷入回憶的深處當中。《Blower’s Daughter》的每個音符和句子,連同電影【Closer】中Jude Law及Natalie Portman在人海中穿插那經典一幕同時浮現在腦海。表演開始以來一直無風的西九海濱,忽然刮起一陣風,明明身處在都會人群之中,何來一份強烈的落寞和疏離感?可能是預知到最終曲不遠矣,又可能是感慨這位音樂詩人的音樂太懂自己。 最後一首歌《It Takes a Lot to Know a Man》中,Damien完美展示,一個人及一把吉他如何將音樂玩得淋漓盡致,人聲、吉他、銅鈴、和聲、單簧管、吉他、鼓和銅鈸、再回到人聲加吉他,用looper一層一層的疊上去,讓人聽得目瞪口呆又沸騰的編曲,完全不察覺這首歌玩了整整十五分鐘。此時的Damien Rice,放下了所有,感動雙手合十鞠躬,揮揮手便默默離開了大家的視線。讓台下的人在迴轉的餘韻當中漸漸醒過來,證實了所有的美好事物有開始就會有終結。 攝影|林可威 特別感謝、照片提供|Clockenflap
岶廷

延伸閱讀

最新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