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阿德的台語歌 令人想起李宗盛:聽【溫一壺青春下酒】

  • 台語
  • 男歌手
JoJo

時隔三年,流氓阿德出新專輯【溫一壺青春下酒】。上一回他出專輯【無路用的咖小】,在樂壇造成不小轟動。年輕時他因為替林強唱廣告歌一炮而紅,眼看歌手生涯即將起飛,卻因為回故鄉金門照顧生病的老母親,在台灣流行樂壇消失了15年,直到母親過世,3年前他才回到台灣。Rocker帶著沈澱多年的心情寫成《無路用的咖小》等八首歌,專輯中有自我懷疑,也有對昔日戀情的追憶,搖滾歌手、溫柔唱歌,一舉入圍當年金曲獎最佳台語歌王。


這一回不用再等15年,他推出全新專輯【溫一壺青春下酒】,幾乎包辦作詞作曲,50歲的他人生已過中場,於是他用「青春」下酒,回顧上半場的人生故事,敬那些先一步離他而去的人,母親、朋友、往日情,都是他致敬的對象。阿德說:「我想跟以前被我辜負的所有人說一聲抱歉。人生至此為止,最大的體悟就是無常。你以為可以怎樣,但其實根本就不能怎麼樣。會發現許多意外會促成你往另外一個方向走,生死有命。」


流氓阿德的創作多取材自現實生活,而《最遙遠的距離》是來自網友的真實故事。這首歌是男女對唱情歌,阿德和蔡依玲(淺堤)合唱。他曾在聽歌會分享,這首歌是關於一個流氓和小姐的故事,歌詞「可惜我和你,親像岸邊兩尾魚,彼此呼吸著彼此的呼吸活下去,縱然是愛相隨,但是痛苦也相隨,不如在江湖中,放袂記,放袂記,我愛你(妳)」,說的就是相愛卻無法相守的心情,只好相濡以沫,相忘於江湖。

這一次流氓阿德仍找來台灣獨立音樂圈新生代人合作,包括滅火器、昆蟲白、Night Keepers 守夜人、王榆鈞與時間樂隊等人編曲,替專輯創造多元性。阿德強調,台語歌其實不只一種樣貌,他希望能發揚台語之美。他作詞善用譬喻,例如《溫柔的暴動》,歌詞意象很豐富,有帝國大廈、巴黎公社,也有約翰藍儂、巴布狄倫。


特別的是,《溫柔的暴動》阿德大多用念的表達,他溫柔朗誦了538字,情緒一層一層堆疊上去,直到唱出副歌:「愛啊,是溫柔的暴動,是摻血的倔強。是鐵枝窗關不住的春風,春風」,吉他聲、鼓聲、樂隊一一出現,聽者的內心也跟著暴動了。

近幾年的台語歌氣象一新,若茄子蛋用台語唱出青春世代的心聲,流氓阿德可算是中年大叔的代言人,他更像是台語版的李宗盛,每一首歌都是故事,念啊、唱啊,歌曲交織著遺憾、無奈與坦然,阿德用音樂回首半百人生,經歷不少場生離死別的他,用青春釀成一壺陳年好酒,不論你的年紀多大多小,都可以細細品嚐。人生下半場已開打,他期許自己:「毋通變成討厭的大人。」

▶點我聽【溫一壺青春下酒】


【延伸閱讀】最溫柔Rocker 用歌「唱」故事 - 流氓阿德

特別感謝|華研唱片、allears洗耳恭聽

JoJo

本來在大染缸裡載浮載沉,現在是徜徉於音樂之海的冒險野娘,一枚小小文字工作者。

延伸推薦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