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屁孩揭「屁式哲學」:世界沒有標準答案,任何走鐘的聲音都該存在

相信大家對「屁孩」這個名字,不禁會聯想到〈嘻哈唐伯虎〉、〈陷阱妹〉、《聲林之王》等相關詞,但對於他的歌手人設以及內心面,應該較為陌生。北藝大戲劇系畢業的他,天生充滿角色扮演魂,這次透過訪問,為大家進階剖析,這位從天而降的鬼才饒舌歌手,如何以「屁式哲學」展開令人歎為觀止的演藝之路。



● 「他」是從天而降的?屁孩!同時也是個品牌

2019年底,破天荒誕生在民間的專輯《屁文觀止》,出自本名林政融的屁孩,自幼飽讀詩書,詞琴饒唱樣樣精通,「刻板印象、標準答案、政治正確」這些詞,哪一個套用在他身上,彷彿都不適用。

屁孩的誕生,就像一個不規則形體,被具象化的體現出來。問屁孩為什麼想用它來當藝名?「我覺得藝名蠻重要的,它如果是像品牌一樣的東西,你要先對這個名字有熱忱,然後開始去塑造這個角色。」

外表、名字是屁孩,但事實上他一點都不屁,心思比任何人都縝密且成熟,在你評論他時,他早已為自己設下一道,安全的自嘲防火牆:「我知道我寫的歌比較亂七八糟一點,尤其早期各種類型都有,甚至十八禁。當初想用屁孩,就是想有效降低大家的期望值,別人聽到歌,會覺得反正他就是個屁孩,不用太在意。」


● 《新說唱》、〈陷阱妹〉闖出話題,卻也帶來低潮

2018年屁孩參加《中國新說唱》擠進46強,但節目播出後,不料比賽畫面被剪光,當時剛入行的他,心境從期待轉為無法釋懷:「雖然我知道這樣想很浮誇,但去參加比賽就會覺得哇!如果我能在節目出現一鏡的話,會不會從此以後,整個生活都不一樣了?」

屁孩憶起兩年前自己,覺得有點憤世嫉俗,他大笑表示:「結果眾所皆知,畫面被砍得一蹋糊塗!一來覺得丟臉,二來跟自己過意不去。有陣子被介紹出場,都被冠著46強這個名號,不想蹭這個熱度,但卻又只有這個,很矛盾也讓我很想擺脫,當時寫的歌都非常負面。」

在揮別46強低潮後,去年化身社會觀察家,以〈陷阱妹〉為題釋出新作,在網路上引起熱烈討論,病毒式的快速傳播效應,MV在YouTube已破6百萬點閱,超乎屁孩預期:「我有覺得應該會是不錯紅啦,但沒想到哇靠怎麼會變這樣!」

在屁孩開心成效的同時,他分享自己也因此進入第二段低潮:「當時面臨的情況是歌紅人不紅,讓我很想去證明,自己其實可以用出很多不一樣的東西。但在這證明跟掙扎過程,有時會因為狀態不穩而偏掉。」


● 《聲林》轉世不死鳥,屁孩四強幹大事

屁孩繼《新說唱》後,去年再次參戰選秀節目《聲林之王2》,他認真闡述:「這次我沒有不切實際的期待跟得失心,所以就變成一場沒什麼後悔的比賽,也很享受演出。」

不知道大家對屁孩在《聲林2》決賽,演唱〈不死鳥之歌〉有沒有印象?當時他身穿睡衣,將單人床鋪搬到舞台上,驚喜指數爆棚!談及賽後心得,屁孩點頭露出滿意的表情說:「這件事我預謀很久,為了要進四強演出這段,前面比賽我超認真超嚴肅!」

這段看似胡鬧的演出,細緻剖析觀察後,會發現屁孩是以一本正經的態度,來詮釋一件表象不正經的事,他認真闡述〈不死鳥之歌〉想傳達的核心精神:「我在做歌時就有這個演出概念,這首歌想表達的就是每個人都有他的特色跟奇怪的地方,重點是要去內化這些東西後,接受自己。」


● 創作傳達世界沒有標準答案:任何走鐘的聲音都該存在

屁孩首張專輯《屁文觀止》,從歌名到實體設計充滿個人特色,他滿意表示作品完整度很高,包含實驗性、故事性等各面向:「我寫歌蠻跟著生活狀態走,比如我有〈陷阱妹〉後,我想自己揶揄自己,於是寫了一首〈死屁孩〉,〈死屁孩〉後〈gucci prada〉唉唷!變主流囉!所以開始寫〈是在哈囉?〉,它就是一脈相承。」

對事與觀點擁有獨到見解的屁孩,希望透過自己的創作傳達「世界沒有標準答案」的精神:「我覺得每件事情都存在正反兩面,看你能不能接受而已,每個人之所以特別,就是因為各自有些奇怪的地方。我也有不喜歡的東西,但不會覺得它不應該存在,所以我想打破政治正確這件事。」

屁孩覺得這個藝名取得很好,他表示自己如果有天能完成一些里程碑,或許可以給後輩一些不同的聲音及力量:「某天如果我得了什麼獎,別人講起就會說有個人叫屁孩耶!他寫〈陷阱妹〉這種歌,但是被金音獎入圍了。我想傳達的就是這個精神啦!不管你今天要走幽默的、還是反差的都可以去試試看。」


● 嘻哈徐志摩筆下的屁孩:白爛中帶著些許感性?

以屁式哲學聞名闖天下的屁孩,人生座右銘也非凡:「本來以為是白爛中帶著些許感性,後來發現其實是感性中帶著許多白爛。」接著他面帶得意笑容,分享另一句用來形容屁孩這角色的自創座右銘:「一流演員演二流饒舌歌手,用三流話題惹怒四流觀眾。」

接著屁孩話鋒一轉自豪表示:「想到這句的那天,我覺得我是徐志摩吧!太屌太有才華了!」隨後解釋這段座右銘涵義:「就是我是一個演員,然後扮一個二流饒舌歌手,誒殊不知被喜歡了,然後就講一些三流話題,要惹怒的不是一、二、三流觀眾,是很爛的四流觀眾。」

關於「屁孩」,林政融給他的任務:「我把屁孩定義成很北爛的角色,丟到社會裡面,如果成了的話,這就是社會實驗耶!就我告訴你屁孩OK耶!你就想成他像一個社會責任或是行動藝術。」


攝影|趙廣絜

KKBOX編輯室-Summer
KKBOX編輯室-Summer

最新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