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談】荒井十一X陳建騏:其實偉大的專輯,背後都有一位製作人(上)

「金曲獎最佳製作人,得獎的是⋯⋯!」,在各大音樂頒獎典禮,以及歌唱選秀節目中,你也許常聽見「製作人」這個角色,但卻不一定真正了解他們在音樂作品中的定位,許多成功的作品背後都有一位這樣的人物,而近年,華語樂壇中最具代表性的製作人,荒井十一與陳建騏絕對佔有一席之地,這次特別邀請兩人一起聊聊,他們對於「製作人」角色的觀察。

荒井十一曾以莫文蔚《不散,不見》及阿爆《vavayan. 女人》,兩次獲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肯定,李榮浩、Matzka、A-Lin 等實力派音樂人也跟荒井合作過。從小學習打擊樂器,父親來自日本,母親為香港人,老婆是台灣原住民,如此多元的文化背景,使荒井的作品總是別具風味,獨樹一幟。

遊走於流行樂與劇場配樂之間,即便身為幕後工作者,陳建騏仍在樂迷之間擁有高度聲量。除了為彭佳慧製作的單曲〈大齡女子〉拿下單曲製作人獎,也曾以五月天〈諾亞方舟〉奪最佳編曲人獎,合作歌手包括魏如萱、徐佳瑩、艾怡良、楊丞琳等一線藝人,所操刀的影視配樂作品,也深獲觀眾喜愛與專業樂評好評。

友誼開端來自「結仇」

荒井與陳建騏用「孽緣」來形容首次見面的開端,訪談不到 10 分鐘,便開始大開玩笑的兩人,言語間聽得出他們的「結仇」好交情,但音樂人的初相識,總免不了從作品開始認識彼此。

荒井對於陳建騏與法蘭(李焯雄)一起完成的音樂劇《時光電影院》印象非常深刻,有別於一般手法,這是個先從詞、故事出發,再去寫旋律、編曲的作品,這讓他忍不住驚嘆:「哇!畢竟我們平時製作會有習慣的流程,但從這樣的方向出發,在音樂劇當中就非常合理,先有故事線,再從歌曲內容、旋律下手,真的覺得很好玩。」

而莫文蔚《不散,不見》是陳建騏認識荒井的第一個作品,「我知道 Percussion (打擊樂)是他主要的樂器,但專輯裡的抒情歌出乎預料處理得非常好;之後又有阿爆,他把很多西方節奏類型,融合在原住民音樂中,你可以說他是 World Music,但他更是流行樂。」

事實上,在荒井兩度奪下金曲「最佳專輯製作人獎」的同期入圍者中,也包括陳建騏為魏如萱所製作的《還是要相信愛情啊混蛋們》與《末路狂花》,他開玩笑說:「我們結下樑子就是這兩張作品,我們同時入圍,又都是他得獎!」讓荒井在現場一片笑聲中靦腆回:「不好意思啦。」

「想像力」是製作人的超能力!

製作人在一張專輯中的定位,好比影視產業中的導演,一首歌、一部電影的表情、生命、想法與創意,除了存在於歌手、創作人或演員的表現裡,也都在製作人或導演的的想法中。

荒井認為,他們不見得是將歌手引導到某個目標,「反而是給他更多選擇空間跟安全感,他能反饋在音樂中的東西就會更多。」而陳建騏的想法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不知道有沒有人提過?我認為製作人的『想像力』是重要的。」

以〈言不由衷〉為例,艾怡良寫的句句歌詞看似都在祝福對方,陳建騏在製作時問徐佳瑩:「這首歌能不能是唱給自己聽?」「我想像那是在一個又大又黑的宇宙中,唱給一個小小的人聽,所以編曲也加入很多『咻咻咻』的效果,她也很平靜地唱完這首,或許她自己唱,就不會是這樣的方式。」

不會唱又怎樣?成功引導更重要

如同導演不一定要會演戲、編劇,製作人也不一定要會唱、編曲、完整樂理,但是他有那個方法可以引導夥伴達到共同的目標。陳建騏以自身為例:「其實有沒有製作人在旁邊配唱,你說很重要嗎?我不太去 KTV 唱歌,我也不太會唱歌,所以我要怎麼去跟娃娃(魏如萱)講妳要把共鳴放哪?我沒辦法跟她這樣說,她一定知道自己的聲音。」

相較於前兩張由娃娃自己配唱,這次陳建騏在製作《藏著並不等於遺忘》時提議:「我們回到以前由我配唱的狀況,我想感受一次妳成為媽媽後的轉變。」「我真的覺得很不一樣!她不一定用歌詞的情緒來唱歌,但她會把自己丟到另一個空間去,然後我去找中間的聯結讓它成立,這可能聽起來很玄(笑)。」

荒井聽完為他們下了個註解:「我覺得這就是音樂製作、藝人、唱作人之間強大的信任關係。」

創作歌手難溝通?用耐心化解困境

既然製作人不見得要又會唱又會寫,那與各方的溝通就十分重要了,荒井舉例,許多音樂創作者,因為對自己的作品很有主見,因此會需要多花些時間來回溝通,如果創作人同時也是歌手,會變得更加困難。

若是遇到認知無法對齊的情況時,荒井大多不跟對方爭論,陳建騏則會回頭思考,認為最終要承擔演出、宣傳等結果的是對方,即便心裡不開心,也不想把想法強加到別人身上,他開玩笑回:「我不太吵架啦,我都直接出拳!」又轉頭鬧鬧鼓手出身的荒井:「可能鼓手會更火爆一點吧⋯⋯」

陳建騏以劉若英〈念念〉為例,他分享當時歌曲已經 Mixing 完成,整個製作已接近尾聲,劉若英卻打給他表示想重唱一句歌詞,「我對自己 Edit、錄的東西已經很滿意了,但還是跟他說:『好,那我們再來。』錄完之後我又回去弄了一個新版本,結果最後還是選了第一版。」「我是那種,可以不厭其煩地去嘗試各種可能性的人,這樣的過程,也能讓對方更相信我在做的事情。」

對「概念」十分在意

以一張專輯來說,荒井坦言自己對於對於作品的「概念」很在意,「我以前很享受播放一個 cassette tape(卡帶)或 CD,從頭聽到尾的旅程。」

陳建騏也忍不住頻頻點頭認同:「以前專輯比較多是同一個製作人,所以他的 A&R 概念跟製作人的關係會比較大。但現在蠻常見每首歌找不同製作人,概念可能被拉往企劃或文字上去呈現,反而製作人這個角色退得比較後面。」「比如說,做一張 11 首歌的專輯,你要如何去平衡每首的樣貌、怎麼銜接、主題是什麼,這個比做一首歌還來得有趣,因為要想的事情更多。」

(你可能不知道的冷知識:荒井十一,將 11 視為幸運數字,相信 1+1=11,因此由他所製作的專輯,大多為 11 首歌。)

「偉大的專輯背後都有製作人」

聊到最後,陳建騏不禁好奇問荒井:「現在越來越多創作歌手,都是自己做製作人,幕後工作也親自完成,比如說李榮浩常常都是全部自己來,你有什麼看法?當然這件事沒有好壞。」

荒井以郭一凡為例,解釋道:「像我跟他之間的合作平衡,就是大部分由他親自搞定,我在一旁提醒他還有哪些嘗試可以做,做了之後,也許他又多了一些選擇,讓世界稍微沒那麼小,我覺得這個還是很關鍵的。」當然,一個人能完成所有事情也是好事,但若大家的目標一致,那多一人的意見,一定會讓彼此有更多選擇。

陳建騏也拿了披頭四(Beatles)與傳奇製作人喬治.馬丁(George Martin)舉例:「我相信 Beatles 自己也能做得很好,每個人的想法與世界觀都很大,可是他們還是有一個製作人,在旁邊提供不同想法,做出一些在當時顯得特殊,未來卻是成立的聲音。」

「像 U2、Coldplay,其實這些偉大的專輯或樂團,他們都有製作人的。」荒井認為除了創作人本身的實力,有個人負責統籌、實踐、注入新的創意,也有它的意義存在,「所以說製作人很重要!」荒井鏗鏘有力地為這個問題作結,陳建騏與他一搭一唱,用拳頭逗趣敲桌說:「為了我們的飯碗!」

【對談】荒井十一X陳建騏:為什麼自創廠牌?OO是華語流行樂的秘密武器!(下)

攝影|趙廣絜

KKBOX編輯室 - 咪咪

最新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