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從拍賣獎座到為弱勢發聲!李瀧談平權:不要落入弱弱相殘的局面

日日春放送局

今年韓國的總統大選前不久,李瀧公開支持正義黨候選人沈相奵。在這個保守派猛攻女性主義,進步派則與女性主義保持距離的「性別惡戰」中,女性主義已成為獵巫對象,任何具有女性主義象徵的詞彙與手勢,都成為網友言論檢閱的目標。即便如此,李瀧毫不避諱她女性主義者的立場。

2017 年獲得韓國大眾音樂獎時,為了喚起大眾對音樂工作者權益,而將獎座拍賣的表演讓她在台韓兩國皆聲名大噪。這些年李瀧漸漸從一個獨特而敏感的少女,變成一個關懷各種弱者處境的平權大將,「弱者(minority)」這個單字幾乎貫串訪談中的所有的問題。

李瀧也和我們分享了在拍賣獎座事件的五年後,今年再次在韓國大眾音樂賞奪獎,並以《There is A Wolf(늑대가 나타났다)》獲頒「最佳專輯」的微妙心情。聊到與台灣友人疫情期間互寄包裏的事情,忽然話鋒一轉,拿出友人寄給她的伍佰專輯,現場直接唱起因為《想見你》而在韓國爆紅的〈Last Dance〉,伍佰獨特的氣口有87%相似。


1. 你的作品很多是以女性的經驗出發,現在在韓國「女性主義」似乎成為負面詞彙,你是怎麼理解女性主義的?

在認識女性主義之前,我以為只針對發生在我自身的事,而在理解女性主義,以及社會性問題之後,發覺女性主義是針對所有女性共同經歷的事,於是我也加入一起發聲。

韓國性別對立之所以那麼嚴重,是因為男性生活也很辛苦。在很辛苦的情形下,去欺負自己更弱勢的人總是比較容易。我警覺不要落入弱弱相殘的局面,例如歧視殘疾人士、動物或是窮人。我認為年輕男性不該去歧視女性主義,而是去思考是什麼原因讓自己那麼辛苦。若一個國家讓男女雙方都生活地非常辛苦,那麼必定是某個地方出了問題,因此必須先找出這個問題點。

2. 從 2017 年的頒獎典禮到現在,藝術家、音樂家貧窮的問題有改變嗎?

有沒有什麼大的變化我不太清楚,這次獲得的韓國大眾音樂賞,以及前一陣子拿到的首爾歌謠大賞,兩者依舊沒有獎金。

若要說我個人有什麼變化的話,在 2017 年頒獎典禮後,我接受採訪時開始會要求收費,因為受訪其實是一種勞動,我也傳達了我所知道的知識和資訊。提出這個要求後遇到各種反應,有的記者會生氣,覺得我沒有禮貌,也有的記者會平和的解決。希望我持續這樣要求,可以成為其它藝術家也在受訪時開口收費的契機。

3. 在2017年頒獎典禮拍賣獎座的時候,曾說這個頒獎典禮既無趣又沒錢可拿。時隔五年再次獲獎的心情如何?這次有覺得有趣一點嗎?

當年在賣獎座的行動引起很多爭議,尤其會讓給我獎的評審不開心,所以我當時是抱著再也不會獲獎的心情進行這段表演。想不到今年還可以獲得更大的獎,覺很很有趣也很神奇。「雖然沒有錢,但獲得了名譽和快樂」,大概是這種心情吧。


4. 我最近在閱讀金草葉的《如果我們無法以光速前進》,她在 SF 的世界裡,探究人們互相共感或對少數的理解。這讓我想到 〈I’m All Ears For You(잘 듣고 있어요)〉 這首歌,「無法互相聆聽或理解」是否是現在韓國年輕世代所面對的主要問題?

我覺得確實有這樣的現象,抱著「只要我自己能過得好就好」這種想法的人很多。就像第一題所提到的,因為韓國除了少數的富有錢人外,大部份人生活都很辛苦,但人們往往卻不去思考「為何如此辛苦」,而是把問題簡化成「我也要成為有錢人」,花很多心力去想如何快速賺錢。因此變成一個不去傾聽弱者的悲傷的國家。

5. 你在〈I’m All Ears For You(잘 듣고 있어요)〉的歌詞中有一段使用了韓國童話《水宮歌》的故事。請問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嗎?

《水宮歌》韓國盤索里中我最喜歡的劇本,有分成好幾幕。兔子在這個故事裡就是個無力弱者,但他自己憑藉著機智擺脫了危險,我覺得這個故事很棒很感人。即便活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弱者也能以有趣的創意與想法逆轉勝。

《水宮歌(수궁가)》為韓國傳統說唱藝術盤索里的一個故事,大意是深海龍王得了不治之症,解藥是兔子的肝。於是派鱉上陸去找兔子,但兔子憑著機智而逃脫。

6.回到音樂層面上,《There is A Wolf(늑대가 나타났다)》在不論主題上或是音樂上都像是《神的遊戲》的延續(利用大提琴、合唱團的編曲)。這次專輯在製作上有什麼新的嘗試嗎?

其實第二張專輯並沒有使合唱團,全部都是用我的聲音。然而第三張專輯開始使用了很多別人的聲音。除了在音樂上用了他人的聲音,內容上也是如此。前兩張專輯大部份歌都是以「我」開頭,而第三張專輯以「李瀧」當敘事者大概歌只有一半左右,其它的歌則是以他者作為敘事者。

與剛剛到現在話題類似,我常常思考「我活得那麼辛苦,而其它人如何呢?」遇見其他人的時候,我會想聽聽他們過得如何。因此漸漸在做音樂的時候,使用他人當敘事者的作品越來越多。

7.去年你的散文《到底想成為做什麼事的人 (대체 뭐하자는 인간이지 싶었다)》和《There is A Wolf(늑대가 나타났다)》都在台灣發行了,未來有什麼在台灣活動的計劃呢?或是有什麼話想要對台灣讀者/聽眾說的?

其實專輯《There is A Wolf(늑대가 나타났다)》並沒有在台灣發行,當時只是寄了100張給在台灣的朋友。比起音樂人,更想快一點見到台灣朋友,因為實在是太久沒見到台灣朋友,都只是持續互相寄包裏。此外,2020 年原本在台灣有演唱會,因為疫情取消了,所以希望一天重辦演唱會,另一天來見朋友。

李瀧為 KKBOX 和日日春放送局的讀者們獻上手繪圖片。內文翻譯:大家好我是住在韓國首爾的李瀧,我總是期待著再次見面的日子,很想念台灣朋友們,我愛你們~❤️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韓吉包(@kkbox_kpop)分享的貼文

日日春放送局

延伸推薦專輯

延伸閱讀

最新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