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文化交織 坂本龍一與大衛拜恩為《末代皇帝》打造的經典音色

席捲奧斯卡9項大獎,由義大利名導貝托魯奇(Bernardo Bertolucci)所執導的《末代皇帝》(The Last Emperor)適逢32週年,數位修復版於近日重返院線,讓新一代影迷也得以透過大銀幕感受這部經典在影像與音色上的震撼。而片中多段深植人心的配樂旋律,其實是由3位重量級的音樂人建構而成,他們各異的文化觀點與創作背景交融於作品中,似乎也正好和電影中動盪更迭的時代氣氛相互呼應。

兵荒馬亂下的配樂任務:坂本龍一

來自日本的坂本龍一,早在七零年代末期就分別以個人和電子合成樂團YMO成員身份在樂界打響名號。隨後參與大島渚電影《俘虜》(Furyo)不僅與大衛鮑伊(David Bowie)共演,更首度嘗試電影配樂,一曲〈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成為超雋永經典,從此開啟他全新的創作領域。也正因為《俘虜》,讓坂本龍一在坎城影展認識了貝托魯奇,隨後獲邀在《末代皇帝》演出監視溥儀的日本軍官甘粕正彥一角。

原本只是負責演戲,但當劇組到了長春拍攝時,貝托魯奇卻臨時要坂本龍一替片中的登基儀式場景配樂。在當地只有一台破舊鋼琴的條件下,坂本龍一仍達成託付,卻沒料到事情並沒這麼簡單就結束。影片殺青後的半年,遠在紐約的他接到製片的電話,被告知要在一個星期內協助完成電影配樂。雖然坂本龍一立刻討價還價要到了兩個星期的時間,但創作的過程仍然是相當匆促混亂。尤其是在他寫了44首曲子後,又發現貝托魯奇後續剪接出的版本已和之前不同,只能持續不斷地重寫修改。

故事雖然聽來災難,但我們最後在電影中聽到的坂本作品絲毫未顯草率,在中國氣味的音色中仍有著屬於他自己較為當代、偏向西洋管弦樂曲的個性。除了〈First Coronation〉和〈Where Is Armo?〉等精彩曲目,〈Rain〉搭配片中文綉離婚、在大雨中出走的橋段,更堪稱代表性十足的名場面。而坂本龍一在《末代皇帝》中建立的音樂調性,也隨著之後與貝托魯奇繼續合作的《遮蔽的天空》(The Sheltering Sky)、《小活佛》(Little Buddha)配樂中再次浮現。

延伸閱讀|歷經抗癌、致力反核,音樂教父的人生沒有休止符—坂本龍一:終章

西方視角下的東方配樂:大衛拜恩

或許就是坂本龍一的創作過程太過引人入勝,許多人都忘記了《末代皇帝》電影配樂的其他創作者。大衛拜恩(David Byrne)早年是知名新浪潮搖滾樂團Talking Heads的主唱,至今仍以個人身份創作發片,打造備受好評的現場演出。他在多年前的訪問中曾經透露,貝托魯奇是在戲院中觀賞了Talking Heads的演唱會電影《Stop Making Sense》,才萌生了找他來創作配樂的念頭。

「貝托魯奇說他在戲院裡對著電影又跳又拍手,好像在看真的演唱會一樣,他也希望他的電影可以獲得這樣的反應。雖然我們的音樂是搖滾,但我想他感受到的是我們對於各種元素的運用,乃至於對藝術、當代劇場的感知能力可以超越搖滾範疇,所以才相信我可以做出適合《末代皇帝》的音樂。」

然而,身為一個英國人,大衛拜恩其實更擔心自己的西方觀點,會衍生太多不夠真實的刻板印象。於是他請劇組從中國寄來了一大箱卡帶從中尋找靈感,以一種走鋼索的小心翼翼,試著不刻意模仿地在這些東方元素中創作出自己的東西,避免日後聽起來會像是一種文化的冒犯。而最後他寫的主旋律,也成為提到《末代皇帝》時,許多影迷心中第一時間揚起的音色。

除了坂本龍一和大衛拜恩之外,當年於德國留學時在雜誌上看到《末代皇帝》開拍消息,主動將作品寄給劇組而獲得配樂工作機會的中國作曲家蘇聰,雖然只有一首〈Lunch〉被收錄在原聲帶裡,但實際上在拍攝過程中同樣做足功課,至少寫出了時長60分鐘的音樂,片中婚禮等場景的傳統聲響也是出自他筆下。這張電影原聲帶在1988年一舉奪下了奧斯卡、金球獎以及葛萊美的電影配樂獎項,三個人的功勞可說是缺一不可。

KKBOX編輯室 - 魏哈利

延伸推薦專輯

延伸閱讀

最新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