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納西恰恰

作詞:陳惠婷    作曲:陳惠婷

編曲:Tizzy Bac

喔我的心在痛
困頓和麻木混亂交錯
夜復一夜 不停地夢
我的世界 倦勤的鐘
再不往前走
你用幽暗沈默
為我描繪出了愛的樣子
深深刺進了我胸口
要我帶著刺微笑地活
也不能說no

我喝了一口酒
奔跑在夜的Tennessee
無邊曠野 恐懼來襲
只剩扭曲了我的輪廓
在不停轉動
啊原來這是夢
但怎麼我的夢都不會醒
靈魂遺落在哪個標地
還在哪兒叨叨絮語

Oh yes 愛人的心會老的
任憑時間踐踏它
多年也不出聲
我仍能聽見
它焦渴的祈禱
有微弱回音 在冬夜裡 斷續地飄

而我就在這獨自沮喪遊蕩
不經意闖入不該前往 禁斷的地方
窺見過別人未曾見的瘠潦
但這種結果
是我從沒想過

難說 也許只是錯覺
要逃開命定之中 該詛咒的枷鎖
我奮力地擊打心火
期望有人會聽見我
而雙手緊握了又握
過了明天卻還是滿身傷痛

Oh yes 愛人的心會老的
任憑時間踐踏它
多年也不出聲
我仍能聽見
它焦渴的祈禱
有微弱回音 在冬夜裡
斷續地飄 我仍能聽見
它焦渴的祈禱
有微弱回音 在冬夜裡 斷續地飄

我喝了一口酒
奔跑在夜的Tennessee
無邊曠野 恐懼來襲
只剩扭曲了我的輪廓
在不停轉動
啊原來這是夢
但怎麼我的夢都不會醒
靈魂遺落在哪個標地
還在哪兒叨叨絮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