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的姑娘

作詞:鴻鴻    作曲:王榆鈞

立陶宛的棕髮姑娘,你無須悲傷
陽光已經露臉,路旁的樹
也已直挺挺長到參天
肥胖的教士,開門走到庭院
傾聽少女的煩惱,而隔壁
香味四溢的紅甜菜湯也剛剛煮好

立陶宛的黑髮姑娘,你無須悲傷
你參加游擊隊的叔叔
已經在森林裡安睡,祕密警察
已經回到他們的帝國
把廣場、綠地、最最清澈的湖泊
還給你,還給你和你的國家

立陶宛的金髮姑娘,你是自由的
輕輕盪開的鐘聲可以證明
無人經過的噴泉也可以證明
不然老城牆上滿布的塗鴉
也可以證明,自由像河面吹來的風
吹開你無須討好任何人的微笑
自由像河面吹來的風
吹開你無須討好任何人的微笑

如果是為了那個無心的男孩
你也不該悲傷,因為青春就是一連串
沒吃完就丟棄的果實

但你已擁有這世上最可貴的
自由,獨立
但你已擁有這世上最可貴的
自由,獨立

立陶宛的姑娘,你無須再悲傷
立陶宛的姑娘,你無須再悲傷
立陶宛的姑娘,你無須再悲傷
立陶宛的姑娘,你無須再悲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