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誰

作詞:黃偉文    作曲:頡臣





你和那誰那天分手
你淚痕像條綠色的銹

頑固地種在眼睛一角
直到永久 抹不走

但是浮游在 生活亂流
你那新生 你也必須接受

就算多悔咎 自責別太久
不要戀戀心裡 那個傷口

渡日月穿山水 尚在恨 那誰
誰曾無堅不摧 摧毀的廢墟

一早變做 你美好新居
創疤你不挖 亦不知有過在這裡

淚疊淚 風一吹 漸莫辨 那誰
連重提 往事也不再絕對
她怎傷害你 講起你沒再吐苦水



有時你還覺得溫馨
這淚流像存在的表證

沒有恨過便更加彷似
白過半生 冷清清

像突然忘掉 尊姓大名
卻記得她 教你差點喪命

是創傷太重 或覺悟太輕
使你不懂釋放 怨懟的根性

渡日月穿山水 尚在恨 那誰
誰曾無堅不摧 摧毀的廢墟

一早 變做 你美好新居
創疤你不挖 亦不知有過在這裡

淚疊淚 風一吹 漸莫辨 那誰
連重提 往事也不再絕對
她怎傷害你 感恩替代了那苦水

誰沒兩個致命舊愛侶
不見得 就要聽到春天也恐懼
可以不唏噓 可以不心虛 放低跨過去

渡日月穿山水 尚在恨 那誰
誰曾無堅不摧 摧毀的廢墟

一早變做了 滿山青翠
敏感處不碰 便不知你葬著心碎

若舊夢不堪追 就別問 那誰
從何時你學會 灑脫面對

她怎傷害你 可否就當做老天
完整你那 沒挫敗波折一生之旅
功德圓滿 方可愛下去 帶笑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