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尾熊

作詞:陳靜楠    作曲:方文良

前奏~

妳擦眼淚習慣借我的左手,想要靠枕就用我右手。
電視裡面那壞男人不是我,怎麼又拿我當出氣筒?
其實妳逛街時候比我還能走,口頭禪卻又常常說,背我。
妳問我是否交到野蠻的女友,我發覺妳眼神裡十分溫柔。

妳總愛貼在我懷裡像隻無尾熊,說這輩子妳就註定應該被我寵。
就算我壞得像連續劇裡的劉文聰,聽了也立志當英雄。
妳總是說尤加利只屬於無尾熊,不能看別人,只能看妳可愛的臉孔。
偶爾妳情緒鬧得再凶,我也不許動,用我胸膛為妳擋風。

有人的愛情,只有一夜那麼久,很慶幸我們還能手牽手。
因為妳,我才會有更厚更寬的胸口,能這樣一直到老也不錯。

間奏~

妳擦眼淚習慣借我的左手,想要靠枕就用我右手。
電視裡面那壞男人不是我,怎麼又拿我當出氣筒?
其實妳逛街時候比我還能走,口頭禪卻又常常說,背我。
妳問我是否交到野蠻的女友,我發覺妳眼神裡十分溫柔。

妳總愛貼在我懷裡像隻無尾熊,說這輩子妳就註定應該被我寵。
就算我壞得像連續劇裡的劉文聰,聽了也立志當英雄。
妳總是說尤加利只屬於無尾熊,不能看別人,只能看妳可愛的臉孔。
偶爾妳情緒鬧得再凶,我也不許動,用我胸膛為妳擋風。

有人的愛情,只有一夜那麼久,很慶幸我們還能手牽手。
因為妳,我才會有更厚更寬的胸口,能這樣一直到老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