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勒金剛經

作詞:吳宜芳    作曲:康妤涵

生命的原點 一如生命之初
隨著瞬象萬息的時空 交界出生命的喜悅與永恆的開始
明明如是我聞而乘其心 攸攸如是我稔而生其智 其則何難也
故我得之於生生不息 明也空 是也空
如如不動而觀其天宇 相之隨我生 合得於明識
自在為法歸 何得生於此諸法空界
勉於其心 志在道舉 誠力其行 破界諸暗
憫憫懷中而眾中忍性
其為不智 一因他想而墜入其中 深入其根 莫以法自如
隨捻重化機 明明無安 何以為是 深究其行 法為深等
智在彌堅 行之所當之力 明復為本 明復其實
屆入其所萬物之象 觀無憑欄 隨捻如心 智在相法 從於萬物
眾中有情而生 落於三千大千世界 形之所長 轉應其化生

各有所悟 各所其智 揭諦並加 故次當局者迷
迷於眾中百態 迷於無止道添
其何想而故 所韌其志 而非著於明想是非
豈能如你自知 且等自歸 升化得失 不明於你萬象
自明歸熬 六等品覺入行
助乎於識明且泰 觀想入境 平止覺乎 是乎萬仁從心法

回神併氣 僅足於規避情化而仰賴天
入此著基 瞬令浮失明鑑 百感綜觀 因相和添於視入照覺
覺必生礙 形同有如萬物之初 放稔歸基 形旦自如
莫於且中相走 應得於明心 得於明性 得於自在 得於且空

應觀法自在 由融圓通 併解真義 而施法相瀾
隨處鏡而放端遠咫 意也則乎 是言 秉足自在相
隨處放光芒 由容智慧等法識觀 平解難處 識無亦難
遵嚴如是向法 以法自如 平等自知
隨天地合暗而暗 隨天地自楞而平息處之
造腳匡應 縱想非觀 旋臾乍見 引呼他方 實豁然也
僅以燭光之焰 耀千大光芒
合而而璧生姿 諸腦合昳 則增涅槃
行如知明其意 矯如工整 則復如之而平起淡化

智生天瀾 唯明生弗而諸景朝殆
秉於化澌 則天瀾無境界 明於諸心 得生涅槃 意明無止境曰
「耽誤當下 其景昇華 就如是衍大天宇宙運行
解當下悟之下 明哲百態 釋錦鉛華 如是明性且至 就證涅槃」
明於萬物之心 導於萬正之體 其於五蘊受識
得於剛正不壞 而有如是忍大任其心 住想無礙 行識增有長
啟明造華 得於明性 是因諸想而不落六惡道 且觸

知如明心 觀真不語 得於諸是佛國土
一想如來 得證菩提 得於諸世業身
離享果報 真於無處想界
是想非想 為入其觀 觀於身、口、色、聲、意、識、覺
其任至一 隨即生泰 之乎得是 是乎非也
秉足掛念 是乎為其所想而併其觀
絲毫惟一 空也化無境
體認成、住、壞、空自循之道 解併所思 應入其觀 任也隨他相
自作明心見性 得明如是且非觀
真就其意 明也淡之 風化得失 覺真於無處想境 利也淡觀
深究於宇宙十方之合而無限 秉念所生 及一草一縷
似也隨風 併曉大愛 得如是明百觀
居中自在 躍且如來 合而為生自蓮心
境想如是 等空成轉住 意名何生
諸入於無極瀚影時空 之進其也 天人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