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陳詠謙   作曲:Eric Kwok

爭吵時痛哭 然而便宜地被你呵過便滿足
為何糊塗地望你一眼就退縮 但你很矇
親暱時慶祝 原來平常地贈我一吻是賜福
但是屢屢這甜蜜轉眼就結束
剩我一人 在發瘋

那日來到我面前 疾病已降在我身
軟弱時我再跪求 原來可傷得更深

愚蠢得我竟虔誠崇拜他
連分手我都抬頭望向他
不可能 怎可能 他要來懲罰我嗎
無知得我竟仍然迷信他
如今天我等明年能下嫁
講矜持 怎矜持
當我孱弱到醉酒 憐惜一下好嗎


他很神聖嗎 為何時常漠視我都要面向他
猶如邪靈命令我一世頌讚他 像個爪牙
他很純潔嗎 明明曾承諾下次不會摘野花
贖罪了然後還是一再露尾巴
但我依然 扮眼花

那日來到我面前 地獄已困住我身
發現時我再逗留 而明知傷得更深

愚蠢得我竟虔誠崇拜他
連分手我都抬頭望向他
不可能 怎可能 他要來懲罰我嗎
無知得我竟仍然迷信他
如今天我等明年能下嫁
講矜持 怎矜持 當我分不清真與假

誰可講我知如何忘記他
如今這宗教已經起了變化
信仰已崩潰 世界已崩潰
我愛到崩潰 知嗎

信徒

試聽 在 KKBOX 中開啟

作詞:陳詠謙   作曲:Eric Kwok

爭吵時痛哭 然而便宜地被你呵過便滿足
為何糊塗地望你一眼就退縮 但你很矇
親暱時慶祝 原來平常地贈我一吻是賜福
但是屢屢這甜蜜轉眼就結束
剩我一人 在發瘋

那日來到我面前 疾病已降在我身
軟弱時我再跪求 原來可傷得更深

愚蠢得我竟虔誠崇拜他
連分手我都抬頭望向他
不可能 怎可能 他要來懲罰我嗎
無知得我竟仍然迷信他
如今天我等明年能下嫁
講矜持 怎矜持
當我孱弱到醉酒 憐惜一下好嗎


他很神聖嗎 為何時常漠視我都要面向他
猶如邪靈命令我一世頌讚他 像個爪牙
他很純潔嗎 明明曾承諾下次不會摘野花
贖罪了然後還是一再露尾巴
但我依然 扮眼花

那日來到我面前 地獄已困住我身
發現時我再逗留 而明知傷得更深

愚蠢得我竟虔誠崇拜他
連分手我都抬頭望向他
不可能 怎可能 他要來懲罰我嗎
無知得我竟仍然迷信他
如今天我等明年能下嫁
講矜持 怎矜持 當我分不清真與假

誰可講我知如何忘記他
如今這宗教已經起了變化
信仰已崩潰 世界已崩潰
我愛到崩潰 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