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BOX Logo
KKBOX Logo

作詞:彭承吉   作曲:彭承吉

屈指一算 這滿漢樓已待了三年半
每天挑水劈柴 嗯 可沒偷懶
端盤子掃地洗碗 我可勤快
師父說我是塊料 傳授我中國菜的精髓所在
日苦練 夜苦練基本功 不曾間斷
到現在我的刀法精湛 三兩肉飛快 我已鋪滿一大盤 啊
到現在我的手勁兒實在 鐵鍋甩十斤小石子在鍋裡翻
師父說能不能出師要過他那關 他叫我炒一盤 啊 蛋炒飯
徒說:搞什麼啊?這會不會太……太難啦?
師說:少囉嗦!師父叫你做你就做唄!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飯要粒粒分開 還要沾著蛋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鐵鍋翻的不夠快 保證砸了招牌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這題目太刁鑽 可我手藝並非泛泛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中國五千年 火的藝術就在這一盤
滿漢樓裡 高手雲集
放眼中國 享譽盛名
傳至我輩 精益求精
若非庖丁 無人可比
客倌說:小二ㄝ!
小二說:來ㄝ!客倌要點什麼啊?
客倌說:你們店裡有啥好吃的啊?
小二說:客倌,咱們滿漢樓遠近馳名,什麼菜都好吃!
客倌說:好唄!那就來一盤蛋炒飯
小二說: 啊?

到現在我的刀法精湛 三兩肉飛快 我已鋪滿一大盤 啊
到現在我的手勁兒實在 鐵鍋甩十斤小石子在鍋裡翻
師父說能不能出師要過他那關 他叫我炒一盤 啊 蛋炒飯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飯要粒粒分開 還要沾著蛋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鐵鍋翻的不夠快 保證砸了招牌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這題目太刁鑽 可我手藝並非泛泛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中國五千年 火的藝術就在這一盤

滿漢樓裡 高手雲集
放眼中國 享譽盛名
傳至我輩 精益求精
若非庖丁 無人可比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飯要粒粒分開 還要沾著蛋
滿漢樓裡 高手雲集 放眼中國 享譽盛名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鐵鍋翻的不夠快 保證砸了招牌
傳至我輩 精益求精 若非庖丁 無人可比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這題目太刁鑽 可我手藝並非泛泛
滿漢樓裡 高手雲集 放眼中國 享譽盛名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這五千年 火的藝術就在這一盤
傳至我輩 精益求精 若非庖丁 無人可比

蛋炒飯

KKBOXを起動

作詞:彭承吉   作曲:彭承吉

屈指一算 這滿漢樓已待了三年半
每天挑水劈柴 嗯 可沒偷懶
端盤子掃地洗碗 我可勤快
師父說我是塊料 傳授我中國菜的精髓所在
日苦練 夜苦練基本功 不曾間斷
到現在我的刀法精湛 三兩肉飛快 我已鋪滿一大盤 啊
到現在我的手勁兒實在 鐵鍋甩十斤小石子在鍋裡翻
師父說能不能出師要過他那關 他叫我炒一盤 啊 蛋炒飯
徒說:搞什麼啊?這會不會太……太難啦?
師說:少囉嗦!師父叫你做你就做唄!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飯要粒粒分開 還要沾著蛋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鐵鍋翻的不夠快 保證砸了招牌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這題目太刁鑽 可我手藝並非泛泛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中國五千年 火的藝術就在這一盤
滿漢樓裡 高手雲集
放眼中國 享譽盛名
傳至我輩 精益求精
若非庖丁 無人可比
客倌說:小二ㄝ!
小二說:來ㄝ!客倌要點什麼啊?
客倌說:你們店裡有啥好吃的啊?
小二說:客倌,咱們滿漢樓遠近馳名,什麼菜都好吃!
客倌說:好唄!那就來一盤蛋炒飯
小二說: 啊?

到現在我的刀法精湛 三兩肉飛快 我已鋪滿一大盤 啊
到現在我的手勁兒實在 鐵鍋甩十斤小石子在鍋裡翻
師父說能不能出師要過他那關 他叫我炒一盤 啊 蛋炒飯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飯要粒粒分開 還要沾著蛋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鐵鍋翻的不夠快 保證砸了招牌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這題目太刁鑽 可我手藝並非泛泛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中國五千年 火的藝術就在這一盤

滿漢樓裡 高手雲集
放眼中國 享譽盛名
傳至我輩 精益求精
若非庖丁 無人可比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飯要粒粒分開 還要沾著蛋
滿漢樓裡 高手雲集 放眼中國 享譽盛名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鐵鍋翻的不夠快 保證砸了招牌
傳至我輩 精益求精 若非庖丁 無人可比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這題目太刁鑽 可我手藝並非泛泛
滿漢樓裡 高手雲集 放眼中國 享譽盛名

嘿 蛋炒飯 最簡單也最困難 這五千年 火的藝術就在這一盤
傳至我輩 精益求精 若非庖丁 無人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