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想念 (Still Missing) 專輯封面

還是想念 (Still Missing)

藝人

家家 (JiaJia)

週榜最佳名次

5 (2017-05-11)

發行月份

2016-Dec

類型

國語歌曲, 流行樂

$ 228 元 購買

專輯介紹

在寒涼年頭升起一把火光..
回到家家 純粹用音樂取暖

家家 [還是想念still missing ]
好像有人在遠方搖曳著火光,忽遠忽近的,你搓搓手,這世道讓人感到有些畏寒,於是你下意識地往前走,發現那是歌聲在引導你,不張揚、不誇飾,就是一份帶路的誠意,然而這始終就是音樂的力量。有人在前方唱歌,後面的人就不害怕。

聽這張專輯時,讓我想到當年安潔莉娜裘莉與薇諾娜瑞德主演的電影《女孩向前走》,裡面的主角們跌撞經歷各種成長歷程,不乏辛苦或心碎,但之後有其釋懷與灑脫,製作人瑪莎則想到《一曲相思情未了》中的蜜雪兒菲佛,滿載逞強、脆弱但對情感仍有滿懷期待的勇敢,這些都會女子的身影出現在這張專輯裡,像偎著音樂這火光,唱出各種成長大不易的女性故事。

不刻意飆高音 任歌聲情感層次飽滿流洩
這是一張純粹用音樂說故事的專輯,因此你不會聽到刻意的飆高音,器樂編曲也不刻意做滿與張揚,歌手再也不用急忙抓取誰的耳朵,而是爬梳自己內心故事,任誰或是誰的吉光片羽,竟然也都有自己的投射。這張甚至從青少年時那青澀的自己開始談唱起,這是這寒涼年頭生起的一把火光,誰都可以進去「家家」這個吟唱出的故鄉狀態中,先回到「家」純粹用音樂取個暖,你看那遠遠近近,一批批疲倦走過來的旅人,竟意外吻合201 6年長征過的人們渴望的一點希望與溫存。

製作人五月天瑪莎說,他製作這張專輯時,最重要的重點是,不過度強調家家可以“大港”的歌聲、不想以飆高音的方式奪取人一時注意力,而是情感有層次而飽滿的流洩出來,「我自己是覺得這次家家其實更不好唱,家家是個很會唱的歌手,大部分人還是習慣最佳女歌手就是要飆高音,對家家既有的印象還停留在這裡,這在市場上固然很討好,很多人都做得到,但我個人往往覺得過度迷信高音時,裡面的情感就會是空的。」

這個有些寂寞的小女孩終於將自己的脆弱唱出來
希望歌曲能保有細節與餘韻,於是瑪莎帶著家家這次另闢蹊徑,在專輯開始製作之初,就問了李宗盛大哥的意見,「在歌詞上,我們前期拖了很久,跟大哥開過幾次會,大哥有提醒一些事,的確也是我們前兩張製作上的盲點,我們幫她找一些詞,可能不是她的語氣與用詞方式,歌聲是很誠實的,要貼合她的想法,加上引導,她才會找到方向切入。」瑪莎說。

瑪莎因此在前期跟家家花很多時間溝通,了解她是一個甚麼樣的人,「她對某些事感到不安的時候,並不會說。是個有些寂寞的小女孩,跟沒自信也有關係,她會害怕被人一下子看光光,我之前跟她聊超多次,聊到後來有時也會生氣,會跟她說,你要跟我講你想要怎麼樣,但問了半天,她總回說:『好啦,這樣也可以。』後來搞清楚她只是要人關心,不是對什麼有意見。」

就像這次家家自己譜詞的〈帶我回家〉,她自己譜詞寫著:「有個小小的身影瑟縮在眼前,像是對你許下默默的心願。」也許不是那麼勇敢,但沒有真退縮,只是一邊掙扎一邊摸黑向未知前進,假設與安慰自己背後有的「家」的身影,誰不是這樣,只是她更坦率一點,對自己的其實不勇敢,她坦白得大無畏。

家家歌聲背後的「不怕、不怕。」
「不怕別人知道你在害怕,因而欺負你嗎?」聽歌的當時,我內心會這樣反問著,似乎這是這張專輯想表達的,那些懼怕始終與我們同聲連氣,這張陪我們一起壯膽著,家家歌聲背後的「不怕、不怕。」

像Hush為家家做的[還是想念]是從自己青春期開始梳理,那個原意,原是想念著以前的那個自己,為家家擔任配唱製作的瑪莎說:「其實前兩天配唱並沒有很順利,Hush寄來的Demo,主歌就把我抓住,好像是歌者想跟你講一些事,但配唱時,一開始我沒覺得被家家拉住,一直覺得怎樣都不對,還好她跟Hush都很晚睡,有一天他們就在線上聊天,聊到這首歌原來是Hush寫給他自己的,當時在台北已經生活一段時間的自己,有一天回到屏東老家的國中,他再度回到過去自己在操場的秘密基地,其實是個舊防空洞,學生時代的他習慣躲在那邊抽菸,當時他還在牆壁上刻上自己的名字,再回去時,意外發現那時的字跡還在,想著現在跟當時的自己有什麼差別,其實是想念那時候的自己。這樣一談,家家隔天來唱,就很快抓到那情感了。」
那個青少年的自己,短簡殘篇的,什麼也說不清楚的抓住現在的自己,那些過期的喧囂,現在真的都平復了嗎?還是轉成大人後選擇遺忘?
每個人都曾有這樣的心情吧?青少年時期的自己被遺忘在後面,仍帶著幾分狐疑看著成長後的自己。家家這首以適當的氣音,慢條斯理又淡然地回顧,畢竟是不足為外人道的自己真相啊,這首歌以這樣不足掛齒的濃烈,發現這竟然就是「長大」的滋味。

需要有安全感的家 一個「防空洞」
聽這張專輯最大的不同是,家家似乎更放開來了,瑪莎說:「她以前會抗拒錄音室,她很需要熟悉的錄音室與工作人員。」以前的那道心門似乎並未完全敞開,躲在那很會唱的歌喉裡。

瑪莎回應說:「因為她本來就很會唱,讓大家很容易覺得OK,但她的個性其實是會閃躲的,有那些小聰明知道怎麼躲掉那些最內在情緒的表達,這或許跟家家成長背景有關,是老么,有空間可以迴避,但自從熟悉錄音室,她也放鬆了,安全感對她來講滿重要的,有熟悉感,她才能潛入那歌曲裡。」

專輯從前年就開始籌備,這次瑪莎也有請家家隨時交自己生活中的小故事與感想寫下來,一方面作為她之後自我創作的參考,也讓這張的歌更貼近家家自己。

「她寫的都是很簡單,但滿有趣的小故事,我們就拿她的故事 拿她的口吻去跟寫詞的人溝通,更貼近家家想說的話,因此收錄的作品還滿像她的。」

冷熱交替,平靜暗湧的唱功考驗
這次製作的製作人不只有瑪莎,有荒井十一、韋禮安、龜田誠治、JerryC。瑪莎事前與其他製作人溝通許久,從2015年時就開始陸續進行,「家家的聲音,其實是所有對音樂製作人都想做的。」過程中瑪莎覺得很好玩,是因為家家性格在不同製作人的激發下,呈現了靈魂味、爵士、民謠、甚至百老匯氣息的多面風格,那種舞台下自認小小的自己,在歌曲中更能放大各種脆弱、矛盾與傲嬌等姿態,在歌聲中成為各種花樣魅影,各方專業人馬以復古情調,帶出了她的慾望流動,真切平靜又暗潮洶湧,兩頭各自張揚。

不同於這幾年根據A&R的設定,製作人接單的概念,事前的完整溝通,使得這專輯像是一個人的成長紀錄,有著多些的真實血肉,彷彿攤開一本故事書,從與以莉高露、舒米恩合唱的〈家家歌〉,出自都蘭古調的吟唱(都蘭部落年祭牽手舞(malikuda)祭歌之一),原本是家家一個人想家的流浪,到三人合唱出無論到哪裡,在一起都有歸屬感的力量。快歌〈I Love You Bon Bon〉則有點奮不顧身的熱情,要詮釋BONBON這黏似糖果的感覺,明明想黏,但嘴巴上說不要的小女人情態,加上另一首〈Hey〉,呼應前曲,製作人荒井以打擊樂與雷鬼調性,讓家家唱出全身細胞都在歡暢又瞬間低落的愛情狀態,上演每個戀人的自我懷疑與小劇場,歌詞明白而直接,但情緒是百轉千迴的,誰都曾在這種兩面的自我矛盾中,慢慢地了解自己,若要聽甜蜜有,若要聽到內在的那些拉扯,也出現層次,長大後的女人也都得聽出,那內心的小女孩莽莽撞撞的真情,終究是關不住的。

另一首〈相愛無事〉也是Hush的作品,那若無其事的語調,牽拖出尾大不掉的回憶重量,讓前面的身影薄薄的像張紙,這首製作也是瑪莎,這次他把她帶得不慍不火,「這是有點悲傷的歌,是你知道失去過後,學到的成熟,這些感受不能因事過境遷,所以不能真的很悲傷地唱,卻也不能很坦然,家家很快就抓到這感覺,她有個部分是很敏感。」

因為歌手情感是需要赤裸裸的唱出來的,有時感到環境陌生,家家也會藏在歌聲技巧中,「就是要幫她引導出來,我跟她說:『妳不能因為妳是老么,就能躲,我們覺得還可以更好,你不能就覺得要放棄了。』」

而那首〈無關了〉就面臨這樣的考驗,那首詞帶點超齡的滄桑,是樂融老師的詞,是無從逃避,必須直面與自己短兵相接的字句,家家唱了三天,雖然一開始有撞牆期,但後來喜歡到自己參與後製,「這首歌真的不好唱,但我只是給家家一個情境而已,說她不小心碰到分手了不到一年六個月零三天的情人的感覺,有點算了,又有點在意的放不下,掉進某個回憶裡,只好又加點了一杯酒,她就懂了這滋味。」那連天數都算出來的幽默,是瑪莎讓家家放鬆的小巧思,事後家家的確唱出那杯酒入喉的鋒利感,像清醒在惡夢中的醉,如此不動聲色的心碎,冷冷的煎熬,非常考驗唱功。

瑪莎:家家唱歌最好的部份是,是不用力地唱深刻的事
光聽〈無關了〉,就知道瑪莎這次沒有輕易放過家家,「對我來講,我覺得家家唱歌最好的部份是,她可以用很輕而簡單的語氣地唱出講很多事情,某個程度是當年莫文蔚做到的特點,不用力地唱出情緒柔軟又很深刻的事,後座力反而會強,當年許美靜也能這樣詮釋歌曲,九零年代末期這樣的唱法就比較少,之後常有種過度詮釋的感覺。」

男製作人看女生,有時會像針尖般犀利,瑪莎也是「我在心底想,如果我是女生,我會怎樣?」他讓家家這把火一般的嗓音,有著悶燒的心情,甚至進而對照出外界愛無能的疲憊與冷冷的世態。

在李宗盛的提醒後,瑪莎修改了可能語法,然後將原本猶疑在舒適圈的家家,推她一把,讓她有藉由黑人音樂勃發出的灑脫、也讓她有了自嘲的蒼涼語氣,這些在國內女歌手中少見的特質,這次都被誘發出來,於是有了生命的福鑿痕跡,器樂故意用的不多、編曲不做滿,讓家家唱法更自由,更偏靈魂韻致。這在〈漂流〉一曲也聽得出來,龜田誠治製作的這首歌,家家發揮藍調力道,決絕的表達分手,但那情緒都回馬槍到自己尾音中,句句刺入自己來求解脫,這樣反差的深情,又讓人物立體起來,再也不是純為發洩的情歌。〈Hey〉中恭碩良的鼓交錯家家歌聲,坦率出受了傷仍擁抱生命的熱情。

這張專輯有回眸、迎擊、擁抱以及一個女人走到後來,勝過肉體價值的美麗的人生歷程,〈曾經美麗過〉,是謝宇威以前唱過的歌,大學時的瑪莎一聽這首歌就愛上,「我第一次聽,想到好像所有的媽媽都是這樣子,我以前聽就好感動,有一種很優雅的氣質在裡面。後來聽謝宇威老師說這首歌當時是為了葛麗泰嘉寶、奧黛莉赫本那代巨星寫的,曾經她們都好美,雍容華貴,但如今少有人提到這些女星的名字。」

於是他此曲找到黃裕翔彈鋼琴,裕翔跟家家同步錄音,家家這首歌唱到哭,想到誰曾經美麗過?或許也可能是自己或母親,誰的美麗又曾被人知道?王希文編曲與提琴伴奏,黃裕翔的鋼琴編排,各方人馬以極其內斂的方式,唱出每個人都曾美麗過,就算沒有人知道。

那是一個美好的收尾,前面迎來各種青春的燦爛、茫然、出社會後的掙扎與勇敢,最後能夠自開自謝的「美麗」收場,家家這次帶進來了所有人,所有努力相愛或努力過活的每一個人,在歌曲鋪排中,讓人們有個生命旅程的「家」,是終點也是起點的安慰。

是要刺激他人的審美疲勞,還是要唱進人的心裡?
一把好歌聲,可以做出一首「家」,每個人都有過急遽的事過境遷,音樂能守住一個時空,瑪莎訪談時,也顯露出他的擔心,這次沒讓家家飆高音,是否有自己任性的嫌疑?是否能馬上受到市場歡迎?但他清楚,一個歌手要走長遠,就必須要把情感表達很細膩,肩負家家兩張製作人的他,也在思考為她鋪什麼路?「希望她將很多複雜情緒唱進去,這樣才能讓人聽不膩,在錄音時,一首歌會被反覆聆聽好幾次,等於是考驗它的耐聽性,也在考驗過了五、六年後,那首歌是否還有餘韻,不用急著讓人知道她就是一個很會唱的人,若依靠飆高音,最後藥就會愈來愈猛。」造成他人的審美疲勞?還是要唱進人的心裡?忠於音樂的他,還是選擇後者。

「前提是市場需要一首好歌,重點在唱得好,唱進人心裡。」
這張沒有討好市場的自溺清歌,瑪莎聽過家家多場現場演出,知道她的多面性,於是這次找了跨國製作群,他們分別找到各國樂手,結合了靈魂、爵士唱腔與各種復古元素繽紛而出,那些曲風灑脫中總見人生殘酷,本身就冷熱交替,提供了家家的一個好舞台。

從不以眼淚來面對悲傷,寓苦於樂是家家歌聲的特色
無論是摩城情調還是百老匯風情,都讓家家的唱法來去自由,來凸顯人生本質的身不由己,因此很美,因此誰都可以駐足投影,從來覺得黑人樂風是種受困中的自由,以精神意志超越那束縛,就如同家家母親前一陣子離開人世,他們一家人仍以開朗、賓主盡歡的方式辦喪禮,人們問家家為什麼,她說他們家從不以眼淚來面對悲傷,這種寓苦於樂的方式,是家家詮釋歌曲與眾不同的地方。

瑪莎與工作人員都感到家家這一年的成長,她筆下那小小、瑟縮的身影,在歌曲中反差出勇敢,因心裡的陰影,所以唱出光來,這是家家,在這城市讓人感受到家的,不是大港唱腔中,那種被錯認的燈火通明,而是巷尾那抹餘光,讓有故事的人能被接納,這次始終有流浪感的她,終於到了自己心中的那個家。

文--馬欣


製作總監五月天瑪莎打造國際級家家新世界
音樂界夢幻聯盟跨國打造金光閃閃名人堂
五座葛萊美、二十座金曲獎、金馬獎、金鐘獎、一座日本唱片大賞
超過181座純金高手過招家家全新專輯「還是想念」

從第二張專輯《為你的寂寞唱歌》開始就擔任製作總監的五月天瑪莎,延續上一張專輯網羅了來自海內外知名優秀創作人為家家量身打造許多經典曲目,一年半之前一頭栽進家家第三張個人專輯《還是想念》,瑪莎從一開始就堅持在音樂製作方面希望能夠讓家家絕無僅有的重量級歌聲有更大發揮空間的新世界,排除萬難堅持不惜成本大幅拉高製作團隊規格,邀集來自美國、日本、馬來西亞、香港、北京、台灣等各地頂尖音樂團隊,從詞曲創作、製作、編曲、錄音、混音、樂手等就是要給國寶級嗓音家家最好的,本來只是一心從無國界的音樂新世界去激發無限的全新家家,沒想到最後交出母帶時統計名單、赫然發現整張製作團隊光金曲獎就曾拿下共20座、以及5座葛萊美獎、1座日本唱片大賞,其餘包含金馬獎、金鐘獎、金音創作獎、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年度十大專輯、香港叱吒樂壇流行榜、新加坡金曲獎等海內外大大小小獎項總計超過181座,儼然是華語樂壇難得一見最重量級打造的「重金專輯」。
瑪莎說:「家家的歌唱技巧其實來自於天生內建的靈魂律動,所以無論什麼樣的曲風在家家的詮釋下,都能唱出她自己的味道,因此我希望可以藉由與世界各地優秀的音樂人合作,透過家家的歌聲為華語樂壇激盪出更豐富驚豔的多變性與可能性。」

椎名林檎 VS. 莫文蔚幕後靈魂為了家家高手過招
在製作人方面,瑪莎第一輪上百首demo會議後就排除眾議提出了希望能夠與日本「流行樂女王」椎名林檎御用成員龜田誠治先生合作。龜田誠治以製作人、作曲家、編曲家、貝斯手等多重身份活躍於日本流行樂壇,不僅是椎名林檎與「東京事變」主要團員,也與大無限樂團、平井堅、木村Kaela、小事樂團、堂本剛等樂團及樂手合作,並以平井堅的「哀歌」獲日本唱片大賞編曲獎。瑪莎本來就相當佩服欣賞龜田誠治在平井堅的歌曲中將流行音樂融入R&B與Soul的元素,直覺非常適合家家的聲線,因此藉由五月天到日本演出的機會大膽當面邀約龜田誠治加入,龜田誠治在聽過家家過去的演出之後大為驚豔並表示高度興趣一口答應,不惜在早已排定的滿檔工作行程中撥出空檔,因而促成了這次難得的合作,瑪莎也在五月天專輯錄製與演唱會巡迴的瘋狂行程中特別抽空飛往日本與龜田誠治的錄音室探班討論編曲,一同為家家量身打造了「漂流」、「I Love You Bon Bon」、「家家酒」三首歌,龜田誠治在錄音室內以live同步收音的方式並親自參與貝斯的彈奏,讓「I Love You Bon Bon」呈現日式節慶般歡樂中帶點甜美可愛卻又不失細膩活潑的節奏感;「漂流」與「家家酒」則在編曲中加入悠揚的弦樂配置,不添加過多綴飾,讓家家飽滿的情緒在歌曲中發揮得淋漓盡致。
而旅居北京的荒井十一(荒井壯一郎)是知名製作人、音樂家與打擊樂手,以莫文蔚《不散,不見》獲第26屆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及第11屆華語音樂傳媒大獎最佳製作人(林廣財《喚回. 排灣》)。第一次擔綱家家全新專輯中「家家歌」、「帶我回家」與「Hey」的製作人,本身就是優秀打擊樂手的荒井十一除了在編曲中為歌曲添加富有靈魂律動的節奏外,也巧妙將東西音樂元素捏合在一起,韻味十足。

韋禮安 VS. MATZKA / 舒米恩 VS. 以莉.高露
惺惺相惜跨界激發音樂生命力
第22屆金曲獎最佳新人韋禮安這次也在家家專輯中擔任單曲製作人,一手包辦「看透」的作詞作曲與製作,向來給人感覺斯文的韋禮安化身魔鬼製作人,在錄音室裡不斷挑戰家家的情緒極限,逼出家家時而甜美、時而展現狠勁的多重人格,讓「看透」的情緒轉折層層攀升,也讓所有人首度見識到如此激昂澎湃的家家!家家也在錄完之後精疲力盡的表示:「韋禮安太厲害了!我唱到快要精神分裂,很累但也非常過癮!」再加上麻吉好友MATZKA為輕快的「HEY」編曲、舒米恩為家家作曲的「家家歌」填詞、以莉.高露獻出「家家歌」的古調美聲,這些靈魂知音難能可貴的惺惺相惜不只打破唱片公司門戶框架齊聚一堂、更讓讓家家全新專輯「還是想念」巧遇越來越珍貴的台灣音樂生命力。

製作總監瑪莎 VS.金曲獎黃裕翔 VS.金鐘獎王希文
「克卜勒」HUSH VS.「小幸運」JerryC
一肩扛下製作總監重責大任的瑪莎此次也擔任「還是想念」、「無關了」、「相愛無事」、「曾經美麗過」的單曲製作人,瑪莎曾說:「一個真正會唱的歌手,不需要過多的樂器配置,反而是在適度的編曲下,讓歌手的情緒做最大的發揮,家家的歌聲很有說故事的魔力,讓人會想要從主歌開始就期待在她的歌裡會講述著什麼樣的故事,過多過滿的樂器編制反而會喧賓奪主。」因此,瑪莎將編曲回歸到最基本的樂器配置,就像一間屏除了多於繁瑣裝潢擺設的房間,以純白極簡的風格營造最舒適的生活氛圍,讓家家的歌聲在耳旁悄悄訴說,語氣雖輕卻直抵內心。猶如「曾經美麗過」中,瑪莎找來電影配樂出身的王希文編曲,搭配金曲獎演奏類最佳作曲人黃裕翔僅以鋼琴演奏與家家現場同步錄音搭配些許的弦樂配置,呈現最簡單卻也最感動人心的旋律。再加上張惠妹及孫燕姿等天后愛用的創作才子HUSH交出了私藏的「相愛無事」與「還是想念」詞曲,為HEBE再創新高「小幸運」的JerryC不只為家家量聲訂作出「漂流」一曲抒情經典、更在瑪莎力邀下擔綱「愛人的自我修養」這首歌的製作與編曲,不計其數的華語樂壇新浪潮讓家家「還是想念」這張專輯就像隨時充滿尋寶驚喜的音樂寶盒。

宇多田光 VS.王菲 VS.林憶蓮 VS. Adele VS.Amy Winehouse 幕後軍團加持
天羅地網橫跨美、日、中、港、台 天字第一號製作後盾力挺家家新世界
不僅單曲製作人團隊陣容堅強,凡事追求完美的音樂總監瑪莎連最小的細節都不放過,因此在編曲、錄音、混音等技術層面皆針對歌曲特性力邀頂級大師合作,在錄音、混音團隊網羅了無論是曾與宇多田光、平井堅、椎名林檎合作的日本王牌錄音師工藤雅史,還是擦亮過李宗盛、江蕙、王菲、五月天等作品的華語樂壇最重要的混音大師林正忠,以及北京Tweak Tone Labs錄音室創始人之一,與林憶蓮、蕭敬騰、莫文蔚、李健等頂尖音樂人合作無間的周天澈。連整張專輯最後一步的母帶後期製作、製作總監都堅持要送到美國Sterling Sound,由榮獲多座葛萊美獎、及Adele、Beyonce、Amy Winehouse、U2等御用的母帶後期製作大師Tom Coyne為整張專輯做了最後完美的整合總結。

「製作陣容獎項」
金曲獎:荒井十一 韋禮安 五月天瑪莎 Matzka 謝宇威 以莉高露 舒米恩
黃裕翔 家家
金鐘獎:王希文
金馬獎:舒米恩 黃裕翔
葛萊美獎:Tom Coyne
日本唱片大賞:龜田誠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