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玠安

1984年生於花蓮,著有散文集《那男孩攔下飛機》等,曾任《Gigs搖滾誌》與《BARK音痴路》雜誌主編,AMP大獎與金音獎評審。文章散見各類藝文媒體。

專欄文章

  • 結緣俄國搖滾:專訪Motorama

    「總體來說,俄國音樂場景現在如何,真的不太了解,不是特別有機會去了解⋯⋯」  Motorama用一句話,澆熄了我對於俄國音樂現況的求知慾,但作為一隻世界等級的樂隊,...

    陳玠安
  • 做音樂是自我療癒的過程-專訪The xx

    趁著The xx進行亞洲巡演,我們得以與The xx的貝斯手Oliver,有十分鐘的電訪機會。 最美麗的錯誤 整理著訪問稿,適逢2017英國獨立音樂最大獎「水星音樂獎」(Mercury ...

    陳玠安
  • 因為寫實所以能超寫實-搖滾上路 On the Road

    公路電影、搖滾電影、愛情電影⋯⋯這些元素加總,似乎不難想像某種影像框架。然而,搖滾樂有百百種,描繪搖滾的電影,當然也應該因為不同風格的樂團,而有不同的調性。 ...

    陳玠安
  • 事後菸的餘韻:Cigarettes After Sex

    被Cigarettes After Sex給吸引,對我這一代,歷經九零年代的樂迷而言,幾乎是「天經地義」的事,不用搜尋,腦海裡的關鍵字一個一個自動飄出。Mazzy Star、Cocteau Twin...

    陳玠安
  • 成名乃是文火慢燉-The Temper Trap專訪

    來自澳洲,聞名世界,自從單曲《Sweet Disposition》一鳴驚人,三張專輯的時間內,從獨立音樂圈的小秘密,變成最讓人興奮的現場樂團。 登上台北舞台前,我們與The Tem...

    陳玠安
  • 最光明的黑暗—Leonard Cohen

    在發行新專輯後不到半個月,Leonard Cohen離開了。 有許多方式,我們認識柯恩,他是偉大的文學家,而作為音樂家,半世紀來,十四張專輯,無法說盡他存在於樂壇的重要...

    陳玠安
  • 放下金曲,再返榮光——專訪Suede

    「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嘗試去寫熱門歌曲,一點意義也沒有。」 即便已經是第四次來訪,Suede依然是英倫樂迷不會錯過的名字。透過對於新專輯的簡短訪談,一個鮮明的事實...

    陳玠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