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惡人:鬼才導演與配樂大師的聲色交錯

Mingus
在昆汀塔倫提諾的心目中,顏尼歐莫利克奈是他最喜歡的作曲家,一個跟莫札特,貝多芬,舒伯特同樣等級的偉大音樂家,就是基於這樣的崇高敬意,讓這位鬼才導演戒掉了他從影以來大玩影像與音樂的塗鴉與拼貼的癮頭,生平頭一遭邀請電影音樂作曲家來為他的電影創作音樂。 鬼才導演的音樂拼貼功力 昆汀塔倫提諾在寫劇本的時候,都想著如何把自己最喜歡的電影音樂,或是自己最喜歡的流行音樂和古典樂放到自個兒的電影裡頭,讓這些音樂和樂曲展現出超乎原始作品給人的感覺,甚至出現好像這些作品當初是為他的電影量身打造的錯覺,塔倫提諾在「追殺比爾」、「惡棍特工」等片就選用過莫利克奈的電影音樂舊作,包括在這兩部片裡同時選用了1967年的「復仇者」(Death Rides A Horse)的電影音樂,在「追殺比爾」裡選用了「黃昏三鏢客」的電影音樂,在「惡棍特工」裡選用了「林戈之戰」(The Return Of Ringo),「大博殺」(The Big Gundown),「阿爾及爾之戰」,「The Mercenary」,「左輪手槍」(Revolver)。
昆汀塔倫提諾的第八部作品「八惡人」,背景設定在美國內戰後幾年,故事描述劊子手押解亡命女惡徒去執行絞刑的途中所發生的事情,兩人在途中遭遇了當過奴隸,也曾是反南方聯盟的戰爭英雄的賞金獵人,自稱是要去就任警長的傢伙等人,最後一行人到了小屋落腳,小屋裡有一群人早等在哪,跟著上演的是一場勾心鬥角的殺戮風暴。導演把美國社會存在的許多問題,像是黑白種族歧視,對女性的歧視,司法公義,槍枝暴力,戰爭中的立場,當然,還有片名點出的仇恨…等全都拋出來,還透過他對片中每一個角色的下場的處理方式來表達他對美國社會現象的憤怒。 與大師和解,譜寫全片配樂 其實,塔倫提諾在「決殺令」就曾邀請莫利克奈譜寫音樂,但最終卻落得只用了大師譜寫的歌曲《Ancora Qui》,莫利克奈批評塔倫提諾在音樂運用上缺乏一致性,表示他再也不會與塔倫提諾合作,直到「八惡人」,莫利克奈才與塔倫提諾和解,莫利克奈看過片子後,深受啟發,寫了約五十分鐘的音樂。 「八惡人」是莫利克奈三十五年來的首部西部片電影音樂作品,大師除了將他在60年代替「荒野大鏢客」等片塑形的槍戰對決的音樂風格帶到本片之外,他也從片中角色各懷鬼胎的性格,還有眾人在小屋裡的唇槍舌戰耍心機的情節得到靈感,抓到片子的懸疑調性,譜寫了充滿弔詭氛圍的音樂。 莫利克奈選擇了充滿紮實感與力道音色,適合於表現高低音的跳躍音高的木管樂器低音管,以及充滿沈重感,偶而帶有優雅調性的銅管樂器低音號,搭配在爵士鼓節奏中常見,用來表現情緒張力的高帽踏鈸,還有陰沈的弦樂,充滿情緒張力的男聲合唱,交互醞釀著角色的怒氣,冰天雪地景致中山雨欲來的肅殺氣氛,譜寫成開場的主題音樂《L'Ultima Diligenza di Red Rock》。 另外,莫利克奈也使出他在義大利西部片裡經由宛如時鐘聲響的金屬樂聲塑造的槍戰對決氣氛的音樂法寶,搭配柔和中帶有陰鬱感覺的雙簧管,再襯上瀰漫著高深莫測感覺的弦樂樂聲,用來營造角色之間的緊繃情緒。 從角色的情緒塑造到故事情節發展時的氣氛營造,顏尼歐莫利克奈用音樂醞釀一場高張力的影音風暴,同時也賦予了昆汀塔倫提諾的電影一個獨特的音樂性格,這樣的音樂性格比塔倫提諾之前移植既有的音樂與歌曲到電影裡頭所塑造的影音性格更為強烈,這無疑也說明了大師的音樂功力。 圖片來源|Catchplay、達志影像
Mingus

最新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