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是我對這個世界的熱情:耿一偉專訪

Isa Chang
「藝術總監」這個稱號,放在耿一偉的身上,感覺有些生硬、有些距離。擔任臺北藝術節總監一職已經第六屆,今年即將卸任的他接受 KKBOX 的專訪,甫入座便對於提問侃侃而談,聊他的青春,分享他看過的劇碼,說他最近連舞台設計都涉獵,原來,他對音樂、對藝術的熱情,早已在青少年便開始發芽。



策展就像製作一張完整的專輯

當年住在花蓮、還是高中生的耿一偉,為了比其他人更早知道 Billboard Hot 100 的排行,帶著收音機跑到海邊收聽來自夏威夷電台最即時報榜的廣播節目,這是他對音樂的執著;抱著印有榜單的雜誌不斷觀察專輯排行起伏、研究專輯製作人的資訊,這是他對音樂的熱情。

音樂對他來說,如同身體的一部份,「音樂不是用聽的,是用感受的。」從小接觸各種音樂風格的他,早已完美消化所有喜愛的音樂甚至歌詞,宛如人體點唱機般,他自豪地說「你所有的提問,我都可以用一首歌回答你!」。

早期愛聽搖滾樂的他,甚至在主持電台節目時,用台語介紹搖滾樂,「音樂撫慰了還是青少年的我,也影響了我一直以來在文化產業上的種種。」他表示,策展就像製作一張完整的專輯,「一定會有至少兩首的主打歌去帶出其他也很好聽的歌曲,規劃藝術節亦是如此。」


這屆臺北藝術節主打「城市,及其未來」,他喝了一口咖啡後淡淡的表示,這是很早就決定的主題方向。不管是在台灣劇場界鬼才李國修的經典喜劇「三人行不行」,或是走出劇場、在台北街頭透過耳機指示,帶你重新認識台北的「遙感城市」,「我們需要透過走出戶外,去喚醒這個城市曾經有過的表演記憶。」



創新及改變是必然的趨勢,挑戰人們對於錯誤的包容氣度

耿一偉透過「台北藝術節」這個節慶資源,牽線台灣歌仔戲結合外國團隊攜手創作出「啾咪!愛咋」,「就像結婚才能鬧洞房,節慶本身就是被允許做些特別的事情。」,他說「創新」是藝術節的責任及使命,雖然不見得成功,但可以留下話題。



他感到納悶也遺憾的是,台灣有兒童及成年人劇場,「怎麼就沒人想過要做青少年劇場?」他不諱言表示,國、高中生正值行為認同最有問題的期間,透過戲劇也許能給他們一些方向及啟發,而不是在兒童劇場之後有如此大的斷層,卻沒有人去正視這個問題。

除了善用資源來策展,他同時也致力推廣「文化領導力」,並為其理念舉辦座談會。耿一偉舉例「若用軍隊壓榨且單一服從式的管理方式,有可能管理好廣告公司如此需要創新及創意的單位嗎?」並開玩笑的說,文化產業沒有一例一休,要如何兼顧藝術工作者們的熱情及責任心,是一大課題。他推薦 Queen 皇后樂團的《We are the Champions》期許在文化領導力的推廣下,每一個從事文化產業的工作者都能成為 Champion。



卸任不代表結束,你我都是推動文化改革的主角

耿一偉用他風趣且善於比喻的個性,分享了許多身為文化及劇場工作者的樂趣與隱憂。在專訪的最後,問到若以一首歌表達六年任職心情,會選什麼歌曲時,他腦海靈光一閃,推薦了 Simple Minds 的《Don't You (Forget About Me)》,笑稱「請大家不要忘記我」並宣言「I'll be back」。



人們透過文化及藝術,來與不同人甚至不同國家對話、激出新火花,正如他所說「節慶被允許做特別的事」,給自己一個理由,做出不一樣的變化,也許先從踏進劇場觀看一齣戲,或是嘗試去聽從不接觸的音樂風格,都能成為一個新的觸發,帶來新的啟發也說不定。

Isa Chang

人生過半都在當迷妹、不知不覺要奔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