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命再劫Baby Driver:一路跟著音樂甩尾狂飆!

小廣
一部飛車追逐片最重要的元素是什麼?除了槍戰對決、警匪追逐、爆破火災等各種爽片必備的場面以外,你或許想不到,有一天「音樂」也可以變成飛車電影中最搶眼的主角!「玩命再劫」(Baby Driver)是一部完美結合了飆車與音樂的動作喜劇,劇情描寫一名犯罪集團的年輕車手「Baby」,憑著天才的飆車技術與超有個人品味的飆車歌單,成為業界的傳奇人物。


本片由鬼才導演Edgar Wright執導,新生代男星安索艾格特特飾演主角Baby,與三大影帝凱文史貝西、傑米福克斯、喬漢姆同台飆戲,值得一提的是,嗆辣紅椒的貝斯手Flea也有在片中客串一角。儘管演員陣容豪華,但音樂才是整部片的重頭戲,片中多達30首重量級金曲連發毫無冷場,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些歌曲在電影中起了什麼作用吧!

Bob & Earl - Harlem Shuffle



電影一開始,Baby剛結束一場激烈的搶劫,正要下車到對街買咖啡,耳機裡放的是六零年代靈魂樂組合Bob & Earl的《Harlem Shuffle》。只見他從容地穿越馬路,腳下的每個舞步、路人的互動、煮咖啡的滴答聲、老闆的數鈔票聲......所有的現場音,全都完美融入音樂之中。這一幕是一鏡到底的長鏡頭,細微之處包括走路的速度、開門的時機都經過精巧的設計,每一步都要準確對到拍點;當Baby買完咖啡回到車上,《Harlem Shuffle》正好播完,整場戲一氣呵成。

看完這一幕,不免令人聯想到「La La Land」的開場曲《Another Day of Sun》,那場高速公路上的大陣仗歌舞同樣是以長鏡頭拍攝,畫面、演員、音樂、節奏全都一次到位。雖然Baby Driver的演員不用唱歌跳舞,但是電影配樂與畫面節奏、角色情緒的切合度之高,貫穿整部電影,也使Baby Driver獲得「飛車版La La Land」的美稱。

The Damned - Neat Neat Neat



導演Edgar Wright曾在訪問中提到,他拍的每一支電影,都是在前期撰寫劇本的時候就已經決定好配樂了,有時候他甚至會因為太喜歡某首歌而透過歌曲來發想劇情。「先有音樂、才有劇本」,這是屬於Edgar Wright的獨特邏輯。Baby Driver的主角強化了這種特質,某種程度上Baby就是導演的化身:沒有音樂,他無法做事;只要放的音樂不對,他就不肯發動引擎。有一次行搶前,Baby的隊友失誤害他們必須重新佈陣,Baby就堅持他的出任務之歌《Neat Neat Neat》也要倒轉回去從頭播放,大家才可以出發。

音樂在片中也製造了許多笑點。Jamie Foxx在戲裡飾演Baby的隊友,他提到之前配合過的車手對於車上播的音樂超級迷信,出任務時要是廣播剛好播到「Knock, knock, knockin' on heaven's door」、「Hotel California」,他就死也不開車,深怕一開就開到黃泉路上。

Barbara Lewis - Baby I'm Yours



電影中的愛情戲份,總是不能缺少音樂的浪漫鋪陳。有天Baby認識了一個名叫Debora的女孩,他們在討論以「Debora」為名的歌曲時,聊到了T.Rex與Beck。而當女生問起了Baby的名字,才發現他更厲害,因為幾乎所有情歌的歌詞都有「Baby」。兩人當場約定好要一起開車環遊美國公路,把所有歌裡有「Baby 」的歌都放過一遍。粉紅色的對話,隨著六零年代的經典情歌《Baby I'm Yours》逐漸拉遠、淡出。

The Champs - Tequila



Edgar Wright以大量在電影中使用搖滾樂聞名,他最知名的作品「血腥冰淇淋三部曲」(「活人甡吃」、「終棘警探」、「醉後末日」)選用的曲目大多來自六零到九零年代,Baby Driver也不例外:皇后合唱團的《Brighton Rock》有帥氣狂飆的吉他Solo,是主角的「Killer Track」,飆車時一聽自然嗨起來;火藥庫裡的緊繃對峙,則是以The Champs一句經典的「Tequila!」引爆激烈的對決。

動作場面的音效也處理得很精彩,槍聲化為節拍,飆車和甩尾跟隨著音樂的律動,導演擅長用聲音來製造畫面的節奏感,這樣的手法在整部電影中不斷出現,卻又用得很自然、不會讓人覺得刻意。畫面與音樂的流暢搭配,使Baby Driver成為一部視覺、聽覺都非常享受的電影。

Kid Koala - Was He Slow?



Baby Driver視覺設計走的是懷舊風格,在劇中也大玩復古元素,主角手上拿的是早已停產的iPod Classic,聽的是六七零年代的歌曲,逛唱片行只逛黑膠卡帶區。除此之外,主角還有一個超酷的嗜好,他會隨身攜帶錄音機,把生活中有趣的對話錄下來,自己當DJ取樣、混音,家裡有一大箱子裡面裝的都是這樣的Mixtape,《Was He Slow?》就是取樣自黑幫首領的對話,許多觀眾看了都覺得超級有梗。這也是原聲帶中唯一的原創歌曲,由加拿大DJ Kid Koala製作,不僅幽默感十足,也讓Baby對音樂癡迷的形象變得更鮮活、更立體。

The Commodores - Easy



美國樂團The Commodores的《Easy》堪稱是整部電影最重要的歌曲。這首歌第一次出現的場景在一座廢棄回收場,Baby正奉首領之命,處理掉一台贓車跟一具屍體,雖然內心很崩潰,可是想到自己即將脫離黑幫,也鬆了一口氣。它的歌詞正好道出了Baby身在江湖的不由己:

Everbody wants me to be
What they want me to be
I'm not happy when I try to fake it
Ooh,that's why I'm easy
I'm easy like sunday morning

Edgar Wright是個對配樂相當執著的導演,每首歌一定要親自挑選,唯獨這首《Easy》是由男主角安索艾格特指定。其中有個不為人知的插曲:試鏡時,導演以回收場那一幕為題,請應徵的演員想一首適合的配樂並現場對嘴演唱。當時安索艾格特心裡立刻浮現這首The Commodores的代表作《Easy》——日後他在訪談中也提到,這首 70年代老歌是他童年至今的最愛,每句歌詞、每段旋律都刻在腦中。熱愛老搖滾的Edgar Wright,對於這個選曲自然是相當滿意。

The Commodores - Easy (Sky Ferreira Cover)



到了電影最後關頭,《Easy》再度出現。面對警察包圍,Baby自知難逃一劫而下車投降,這次播的《Easy》是Baby母親生前翻唱的版本。對母親的思念一直是Baby無法釋懷的童年傷痛,聽母親留下來的卡帶,則是他在偷拐搶騙的混亂生活中唯一能夠尋得的慰藉。這次,Baby所有的創傷與迷惘都藉由這首歌唱了出來,演唱這首歌的女歌手Sky Ferreira同時在劇中飾演Baby的母親,她唱出了比原唱更深的無奈,也呼應了最後不太圓滿的結局。

Simon & Garfunkel - Baby Driver



Simon & Garfunkel是六零年代最流行的樂團之一,這首與電影同名的歌曲,放在片尾最適合不過。綜觀整部電影,Baby Driver可以說是具備了所有爽片該有的元素,俠盜獵車手般精彩的追逐戲它有、打鬥開槍殺人流血的畫面它有、榴彈爆炸火燒翻車的視覺衝擊它有、兩小無猜的浪漫愛情它也有,幽默的情節跟搞笑的對白更是沒有少過。但最不能缺少的,其實是從頭播到尾的配樂。沒有這些精彩歌曲的幫襯,這部片就真的只是一部普通的爽片了——Baby Driver同時擁有「玩命關頭」對刺激的追求以及「La La Land」對音樂的癡情,與其說它是一部動作片,你也可以形容,它是一部史上最「爽」的音樂電影!

小廣

嗨大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