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首歌】曾沛慈《與惡》化身最強姊姊應思悅!談金鐘入圍「輪不到我啦」

  • 電視
  • 主題音樂
JoJo

34歲曾沛慈2007年從《超級星光大道》出道,後來演出「終極一班」系列的女主角「雷婷」,一連演了8部終極系列,「雷婷」成了她的代名詞。2019年,她終於繳出新的代表作: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應思悅」。

30拉警報?換新東家焦慮找不到自己

曾沛慈戲裡戲外都正能量爆棚,她卻說,曾對自己很沒自信。2018年1月,她換新東家,原本滿懷期待,豈料回到新人時的不知所措,她說:「我終極女神耶,我不是新人了,但我突然找不到自己,很焦慮,不知道誰會找我拍戲?」

她搞笑說:「30歲之後明明代謝變慢了,為什麼時間還是這麼快?30歲過後我才真的轉大人,突然變成終極女一不算什麼。」這股沒自信,使她拍完戲後時常處於「偵錯模式」,她說:「我會一邊看網友評論,一邊鞭打自己!如果滿分是10分,會覺得7分不行還差3分。」

她還透露,曾在google上搜尋「曾沛慈 演技」!有一次,她看到網友稱她有「神一般的演技」,她想說有這麼誇張嗎?原來是網友把她在《終極一班》系列中,一人分飾多角的戲剪在一起,她看完影片後覺得:「咦,我演得滿好的嘛。」說完哈哈大笑。

她說其實「雷婷」是她演過最壓抑的角色,「就算演《終極》,角色一樣會有悲歡離合,一樣談戀愛、有挫折、會失去。」即便現在找上門的角色以正能量陽光角色居多,她說:「定位是找出來的,想著不要再綁住自己,後來心裡就舒服很多,一次一次看到自己的進步就好,我做自己的第一名!」

談金曲金鐘 自嘲「此生與金字無緣」

除了終極系列,她拍了不少戲,例如《明若曉溪》、《滾石愛情故事》、《在一起,就好》,今年有《我們與惡的距離》,接下來還有王小棣執導的《你那邊怎樣·我這邊OK》。她一直在前進,但仍然感到不安。談到原因,她說:「可能沒有明顯的『提醒吧』?有時候會想,是不是已經不紅了?老了?我的短髮是招牌,現在頭髮長了,粉絲還認得出曾沛慈嗎?」

所謂「提醒」,對歌手來說,是上小巨蛋開演唱會或得金曲獎;以演員來說,就是金鐘和金馬獎了。談到「金X獎」,她說發第一張專輯《我是曾沛慈 I'm Pets》時,曾期待入圍新人獎,但笑說「此生好像和金字無緣」,至今連金曲獎現場都沒去過,不禁小小哀號:「邀請我觀禮也可以啊。」

不過,機會應該來了,《我們與惡的距離》離金鐘獎的距離應該非常近。期待入圍嗎?她笑了,坦白說:「我覺得輪不到我啦!」戲中演員高手如雲,她特別崇拜加害者媽媽謝瓊煖的神演技,「她是我的女神!」這次金鐘獎,她不求入圍,希望可以和劇組去觀禮,「我可以去看表演。」

平心而論,曾沛慈獲得金鐘獎提名並非不可能,她在《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演技大獲好評,劇中,應思悅「姊代母職」,和弟弟應思聰的對手戲很揪心,例如她在醫院目睹弟弟吃藥後的後遺症,不自覺留下眼淚;弟弟的病讓她焦頭爛額、進退失據,不論是「精神分裂,聽起很可怕,怎麼會生這種病?」或「不論我在哪裡,我都會留一個房間給你。」她細膩演出病患家屬的心情,令人印象深刻。

在療養院拍戲好揪心 寫歌〈尋求〉發洩

飾演她弟弟應思聰的林哲熹,讚曾沛慈是感受力很強的演員。曾沛慈則坦白說,到八里療養院拍戲的那四天,自己的情緒深受影響,「一眼望出去,除了淡水河,什麼也沒有,要是我,我應該也會生病吧。」(延伸閱讀|【點首歌】演活《與惡》應思聰,林哲熹「我們以為很了解這個世界」)

她回憶:「每個人的動作都是Slow Motion。」她對一幕印象深刻,她看到一名病友從電梯走出來,身旁有兩個人陪伴,好像是要他去做一件事,可能是吃藥吧,但是病友不願意,兩人從好聲好氣勸告,最後不得已,只好架著他離開,「他的表情,讓我看了難過到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一週後寫下〈尋求〉。」

請她點一首歌給「應思悅」,她點了自己的歌《堅強過頭》。我問曾沛慈,妳是堅強過頭的人嗎?她沒正面回答,但談到有一陣子懷疑自己,「我覺得自己是好人,捨不得看到別人難過,但你真的是好人嗎?我真的沒事就愛檢討自己。後來我對自己說停!反正都是妳,不是事先設計的,就是真實的妳。」



「點首歌」是KKBOX的新專欄,定期推出人物專訪,對象以名人或是音樂幕後人物為主。KKBOX請他們分享在人生的起起落落中,有沒有那一首歌對他意義非凡?有沒有一首歌,想獻給某個人?在來賓點歌的同時,看故事的你也聽首歌吧。

延伸閱讀|【點首歌】鄭宜農:我的自在,就是粉絲最好的娛樂

【點首歌】胡宇威《寒單》拚轉型 ABC男神蛻變本土陰鬱男


攝影|趙廣絜

特別感謝|結果娛樂、公共電視


JoJo

本來在大染缸裡載浮載沉,現在是徜徉於音樂之海的冒險野娘,一枚小小文字工作者。個人網站:https://jojovoice.com/

延伸推薦專輯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