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雷】5首經典歌曲 鋪陳《小丑》成魔之路

  • 西洋
  • 原聲帶
  • 焦點
  • 主題音樂

取材自DC最著名的反派人物、上映後討論好評不斷的電影《小丑》(Joker),由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飾演不得志的喜劇演員亞瑟,精湛的演技細膩呈現高譚市底層邊緣人的心境,觀眾看著亞瑟一步步崩解,直到最終化身為小丑,過程極具震撼力。

而要建構出《小丑》的混亂世界,導演陶德菲利普斯(Todd Phillips)除了借助瓦昆的演出以及強烈的視覺風格,配樂與經典歌曲的選用更是功不可沒。且聽以下5首歌,如何反映亞瑟的苦悶、壓抑、憤怒與解放,在黑暗中找到自己的歸屬。

殺意的蒞臨:〈Send In The Clown〉

這首歌原是美國劇作家Stephen Sondheim為音樂劇《小夜曲》(A Little Night Music)所創作的歌曲,描寫感情逝去的惆悵與悔恨。歌詞不斷提及的Clown,其實象徵著執迷不悟的愚昧,而非真的意指小丑。

但電影仍沿用了它廣義上的憂傷意境,除了片尾法蘭克辛納屈(Frank Sinatra)的版本帶著優雅的韻味,片中這首歌的初登場則是亞瑟在地鐵遇到三名華爾街男子攻擊時,他們所哼唱著的歌詞「Where are the clowns / There ought to be clowns」。這無疑像是召喚小丑甦醒的咒語,引來隨後亞瑟的開槍射殺,可說是相當關鍵的轉折點。

笑比淚更沈重:〈Smile〉

亞瑟的大笑往往不是發自內心,而是在情緒波動或緊張不安才產生的「症狀」。同時,他被母親取了小名「快樂」、夢想成為成功的喜劇演員,時刻被提醒要微笑、要好笑,但最終所有和笑有關的事物,都成為他最大的壓力夢魘。片中〈Smile〉一曲,在亞瑟失敗的喜劇俱樂部初試啼聲之後揚起,更顯殘酷。

〈Smile〉原本是喜劇大師卓別林(Charlie Chaplin)為自己的經典默劇《摩登時代》(Modern Times)所譜寫的主題曲,該劇描寫了工人階級面對大蕭條時代的衝擊,〈Smile〉則正表達了生活艱困時也要展現笑容的精神。而在《小丑》那些政商名流們不顧門外群眾抗議,盛裝出席觀賞的電影,其實就是《摩登時代》,兩相呼應格外諷刺。

將人生悲劇演成喜劇:〈That's Life〉

〈That's Life〉這首歌唱著人生總有高低起伏,但只要不放棄,總有再登上巔峰的一天。而電影中,不論是亞瑟和母親共舞、或是殺死母親後獨自在家染起了小丑的綠髮,以及直到片尾小丑在療養院裡和警衛的追逐,顯示出亞瑟變成小丑之後的心境轉變:他已將自己的悲慘人生「喜劇化」,用小丑的觀點和心態,讓這世界變得更加「歡樂」。

魔的完全體:〈Rock and Roll, Pt. 2〉

亞瑟回家的路上總要爬上一段很長的樓梯,總是顯得消沉,且步履蹣跚。但到了電影後半段,他以完整的小丑裝容前往莫瑞的脫口秀,途經那段長梯已從上樓變成下樓,原本的陰暗疲憊也一轉成為走路有風的架勢。這段過程搭配了許多賽事也會引用、因歌詞充滿了「嘿」的呼喊而有「The 'Hey' Song」之稱的〈Rock and Roll, Pt. 2〉,音色節奏、畫面的寓意以及瓦昆菲尼克斯的舞蹈環環相扣、完美契合,堪稱整部電影最具代表性的場景之一。

然而,電影使用了這首歌曲也引發爭議。演唱兼創作人Gary Glitter目前仍因戀童性侵案件服刑,〈Rock and Roll, Pt. 2〉出現在電影中,等於讓他有機會獲得高額的版稅收入,令部分網友相當不滿。

在亂世起舞:〈White Room〉

當小丑槍殺了莫瑞被警察逮捕時,就是這首60年代經典搖滾樂團Cream的〈White Room〉跟隨著警車奔馳,與車窗外的動亂火光互相輝映。

由貝斯手Jack Bruce譜曲,搭配上音樂詩人Pete Brown的詞,以第一人稱視角傳達了在無助之際,亟欲逃離自身焦慮和孤寂的意念。搭配上日前甫逝世的傳奇鼓手Ginger Baker與吉他之神Eric Clapton的精彩彈奏,更增添豪邁不羈氣息。眼前的混亂,對小丑來說才是新階段的開始。

弦樂低吟的魔力

除了多首老歌,由冰島作曲家Hildur Guðnadóttir所操刀的配樂同樣為電影帶來更適切的氛圍。大提琴為主軸的弦樂行進,襯托出亞瑟的孤獨和無助。而在地鐵上首次殺人後躲進廁所轉換心境時所揚起的配樂〈Bathroom Dance〉,更是憂傷淒涼。

冷漠與疏離拉開了人與人的距離,也拓開了亞瑟心中的黑洞。在《小丑》上映後所激起關於這部電影是否助長暴力的討論,或許我們應該從中思考的是,我們是否已經對太多潛在的問題視而不見,最後只能任由災難蔓延;又是否對有形的暴力戒慎恐懼,卻沒意識到無形的暴力,一樣會造成傷害。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

KKBOX編輯室 - 魏哈利

音樂的腦殘粉、偏執狂,之類的。

延伸推薦專輯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