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毒品、音樂三位一體:Lemmy的重金搖滾傳奇

  • 搖滾
  • 樂團
Floaty

在搖滾樂的殿堂有著幾個指標性人物,他們代表了永垂不朽與堅不可摧的存在。他們熱愛音樂,同時不停以不可置信的方式去定義死亡。在這屈指可數的名單上包含Ozzy Osbourne、Iggy Pop、Keith Richards,和本篇的主角—Motörhead的Lemmy Kilmister。

性、毒品與音樂混合體




雖然Lemmy他的領域之外不能算是位家喻戶曉的人物,但他在搖滾樂界可以說是位巨頭。一個從不妥協的狠角色,而他的音樂也反映了他的這項特質,也就是性、毒品與音樂三位一體。「Motörhead」這個團名代表了一個快感的追求者。也就是透過威士忌與安非他命兩者同時滿足他對生命與音樂的強烈欲求。他曾經宣稱睡過超過1000個女人,而我的反應則是「只有1000個?就這樣嗎?」這些對Lemmy的描述聽起來也許是陳腔濫調,但只要你仔細去觀察,你會發現相較於大多數搖滾歌手,Lemmy更為地深入,甚至超越了他自己的那些傳說。

關懷幕後英雄的搖滾巨匠




忠實也是他的特色,我們可以舉個例子,演唱會的工作人員一直都是為搖滾犧牲奉獻的幕後無名英雄,但直到現在只有Lemmy為他們寫過歌曲。Lemmy寫實地去描寫他們,這首歌忠實且殘酷地呈現了工作人員在演唱會中所扮演的角色,這也是歌曲會這麼有趣的原因:

一個個城鎮被我拋在腦後 / 一杯杯的飲料使我視茫 / 我不知道我將落腳何處 / 再為你準備一張通行證 / 再準備一管強力膠 / 再垮過一條條疆界 / 像瘋子一般的馳騁 / 出生入死地駕駛 /打包好準備再次啟航 / 我們是巡迴工作組員—《We Are The Road Crew》

金屬外衣下的龐克魂




雖然在重金屬界頗負盛名,可是他同時也涉足並熱愛龐克。值得注意的是,當時英國音樂的流派間有著鮮明的分界,屈服在暴力陰影下,沒人膽敢隨意僭越。但Lemmy卻曾和The Damned一起表演過,他也為Ramones寫過歌,他隨心所欲不屌別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聽來或許特立獨行,可這不正是發揮龐克精神的最高境界嗎?

從「Lemmy」尋見舞台後生活軌跡




我從沒有與Lemmy本人見過面,也沒有聽過Motörhead的任何一場演唱會,我與他最接近的一次是去光顧他最愛的店—位在好萊屋的Rainbow Bar and Grill,他是那裡的常客(但我去的那天他並不在),甚至在店裡留著專屬的座位。我光是能夠親眼目睹那張凳子就感到萬分的崇敬,但這時竟然有個貌似律師之類的傢伙走了進來,還一屁股坐在Lemmy的專屬座位上面,正當我們盯著他目瞪口呆之時,那傢伙還露出洋洋得意的滿足表情,他根本沒搞清楚狀況吧……我們多麼希望此時地上可以馬上裂個大洞把他給吞了!這根本就是對Lemmy的大大冒犯,擁有那個位子的主人才是真男人!

雖然有些人說Lemmy是一個王八兼混蛋,但卻更多人讚頌他艱辛的搖滾歷程並讚揚他的仁慈、誠實與良善。從Slash到David Grohl至所有參與2010年這部「Lemmy」紀錄片的人都會同意,整部116分鐘都是對Lemmy的真心英雄歌頌。Poison樂團的吉他手C.C Deville分享了一則他和Lemmy在深夜瞎混的故事。Poison樂團當時總頂著誇張的濃妝,這與當時Motörhead的硬漢騎士風格相去甚遠,但Lemmy並不介意和他閒聊,對Deville來說Lemmy當時的大器對他來說意義相當的重大。甚至可以說是對他們的一種肯定。你或許會問他們憑什麼可以得到這項殊榮?因為他們有共同的語言—搖滾樂。

Twisted Sister:伯樂遇上千里馬


Twisted Sister樂團的成名也歸功於Lemmy。當時已在紐約的酒吧與俱樂部沈浮多年的他們,作為最後的孤注一擲,Lemmy將他們帶到了英國,最後才使Twisted Sister得以逃離當時的困境。他們的第一場演出,就是在重金屬音樂節為Motörhead樂團暖場。以異常濃豔的妝容站在Motorhead的場子就像是在台上等待受死的死刑犯,台下 Motörhead的死忠歌迷則像行刑官一樣不停鼓譟,隨時想給他們一個痛快,這一切慘況只在Lemmy上台後才停止,他向觀眾介紹:「這是我的美國朋友們,請支持他們!」 Lemmy的出現就像延緩了他們的死刑,最後Twisted Sister博得滿堂彩並成為英國炙手可熱的樂團。歌手Dee Snider也曾這樣描述Lemmy:「他也許是個海盜,但他是仁慈的那一種。」

他的故事和音樂都是他的珍貴遺產。他的音樂就像他本人個性一樣的不凡。該怎麼形容他的音樂呢? 我想喧鬧、剛硬、淫穢,這就是他的搖滾魂,具侵略性而快速的鞭笞金屬(Thrash metal)。我們也可以說沒有Motörhead就不會有現在的Metallica。

前面所提及的Twisted Sister是我個人至今最喜歡的樂團,他在我人生裡佔了重要的一席之地。若沒有Lemmy提拔,Twisted Sister的音樂事業應該就結束在英國演唱會那天了。沒有Twisted Sister,就不會有今天的我。所以,謝謝你Lemmy,謝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

而這一切,都是從《Ace of Spades》開始的:





Motörhead,記住我的名字 Motörhead —《Motörhead》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Floaty

音樂創作人、DJ、音樂文字作家。為同名龐克樂團「Floaty」主唱兼吉他手,曾於「地下社會」、「操場」、「窖父」、「公家酒吧」、「榕吧」等地擔任DJ,並為長期推廣台灣獨立音樂的知名網站Gigguide發表文章。他宣稱音樂拯救了他的靈魂無數次,雖然他算數很差,但就這個說法而言,聽起來應該是正確的。

延伸推薦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