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HowHow談七月半:找我當團長 就是⋯莫名其妙!

總在影片中自稱金城武的 Youtuber 界業配王HowHow(陳孜昊),這天穿著一身輕便來到了 KKBOX 本部,除了前來擔任【一起聽 聽我說】的線上 DJ 播歌給大家聽,也同時接受編輯專訪。「請問我這樣穿拖鞋拍照可以嗎?」雖然小編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隨性的受訪者,但卻讓在場工作人員感到格外親民,氣氛頓時變得輕鬆自在。

擁有 82 萬訂閱數、45 萬粉絲,HowHow 從大學時期惡搞 S.H.E〈戀人未滿〉影片 PTT 被推爆,接著一系列幼稚園畢業典禮影片、紀念洪仲丘事件的【還好我退了】、與柯文哲合作世大運廣告,以及一直以來讓人「廢到笑」的業配影片讓他接連爆紅。

直接進入業配主題!

「今天堪稱 KKBOX 的黑歷史啦,怎麼會找我呢?」才打開麥克風不久,HowHow 這麼說。「可…可惡,為什麼會找昊哥來接受訪問呢?難不成是因為前陣子請他業配的 KKBOX PRIME 方案嗎?」小編心裡這麼想著。

>> 聽歌+追劇+追星全包竟然只要149!

對於這次合作中是否有遇到什麼令他印象深刻的事,HowHow 毫不猶豫地回答「排骨牌啊!」,短短幾秒鐘的片段,卻讓他與工作夥伴藍亦明花了五個小時才完成,是他近期做過呈現出來最短,卻最耗時製作的影片,「但還蠻好玩的啦…呃就是…很不好玩!」直率的言論讓大家笑翻。

「七月半」本來就是個單飛的樂團

一直以來都以「一人部隊」打天下的邊緣人 HowHow,除了在今年正式宣佈團隊加入新夥伴藍亦明之外,HowHow 也在去年底籌組了樂團「七月半」。其中每位團員都大有來頭,人氣不在話下,包括台灣第一代 YouTuber 蔡阿嘎、馬叔叔、上班不要看的阿傑、蔡哥。

「我們跟其他樂團很不一樣的是,別人在問『你們會不會單飛?』但我們五個本來就已經單飛啦~(笑)我覺得這樣的感覺還蠻有趣的。」

事實上 HowHow 早在學生時期就在樂團中擔任鼓手,「雖然都玩個幾個月就散了,但其實玩團的夢一直都在」,有一次他發現蔡哥在他的頻道中又彈又唱的,剛好阿傑又在底下留言說他會打鼓,HowHow 便主動私訊他們是否要一起組樂團,「既然有鼓又有吉他,那我就來彈 bass 好了!」想到過去蔡阿嘎曾發行過單曲,所以邀請他來擔任主唱,也透過阿嘎輾轉找到了馬叔叔,於是七月半就此組成。

「他們後來就找我當團長,就是…莫名其妙!」雖然樂團才剛起步就已累積超高人氣,但身兼多職的他們私底下實在太忙,「我們都快自顧不暇了,現在比較缺一個『真正的團長』或者是助理,幫我們安排好進度,畢竟大家都有熱情,但還是很需要時間。」

七月半的團員除了馬叔叔之外都不是音樂人出身,因此在創作方面也遇到許多問題,「寫歌、編曲我們都是從零開始,還需要一段時間去摸索、練習,但我覺得我們蠻幸運的,因為這樣的身份,所以也有機會去認識一些更厲害的音樂人」,比方前陣子 HowHow po了自己在聽旺福的音樂,沒想到居然引來偶像小民親自私訊,甚至約了見面互相交換作品!

至於未來是否會有正式音樂作品?HowHow 肯定的說:「七月半的話~畢竟是一個樂團,出專輯、表演就是我們的目標!」令人期待他們的發展。

歌單就像影片一樣,超跳 tone

聊到自己喜歡聽的音樂,HowHow 興奮地把人生不同階段的喜好有條理地整理出來。國中時因為接觸的音樂還不多,最喜歡的就是五月天,聽著《時光機》就度過了準備基測的時光;高中因加入了附中吉他社成為五月天的學弟,在學長姐的介紹下,開始接觸了國外的龐克樂團如 Sum 41Green DayBlink-182,以及國內樂團 1976、四分衛、旺福,螺絲釘。

上了大學後,因為室友葉大方十分熱愛金屬樂,讓原本不能接受的他開始聽起了 Lamb of Godmaximum the hormone;而在美國攻讀研究所的那段時間,他接觸了大量的西洋流行樂,不論是廣播還是 House Party 大家都在放著〈Call Me Maybe〉、〈Glad You Came〉One DirectionAvicii,「我每天都被洗腦到爆炸!」

「歌路」十分廣的 HowHow 也在擔任【聽我說】DJ 時交出了一張超跳 tone 歌單,就像他在影片裡的梗一樣,總能給觀眾製造出不同驚喜!「接下來這首歌堪稱是這十年來的神曲,沒聽過給我跪在手機前面!」對戀情十分大方的 HowHow 也在歌單中加入了歌手女友「誒誒府油」(aka 鄧福如)的〈超級豬頭〉,除了是由 How哥親自填詞,連前奏的口哨也是他吹的呢!

「諧星最大的罪過是不好笑」

HowHow 在螢幕前製造出許多笑點,帶給觀眾無限歡笑,不過搞笑影片的背後,也是由許多挫折堆疊而來,「再怎麼難聽的評論我都可以釋懷,比較會讓我難過的是有人說:『以前很喜歡昊昊,但現在我決定要退追了』」雖說如此,他仍抱有十分正向的心態,嘗試站在粉絲的角度去思考。

「現在拍影片不像以前那麼自由」他解釋,一方面是因為有廠商要兼顧,二方面是觀眾越來越多,不希望有些東西被解讀成「為拍而拍」,因此常常陷入是否要去做的猶豫中,「如果是五年前,我想拍就拍了,反而無憂無慮。」

「我也很怕觀眾是覺得我變得不好笑了,有點像是吳宗憲前陣子講的:『諧星最大的罪過是不好笑』,這讓我壓力很大,畢竟笑點這個東西每個人都不一樣,現在不要求一定要非常好笑,但至少大家看完是覺得有趣的。」

這兩年來在 HowHow 的努力下訂閱數正快速上漲中,掐指一算,離成為百萬訂閱 YouTuber 的距離也不遠了,屆時是否會舉辦感謝祭回饋給粉絲?昊哥一邊吃著巧克力棒,語帶保留地回答:「會~大家敬請期待!已經有一個架構了!」

攝影|趙廣絜

>> 這份歌單一點開就在放閃!

KKBOX編輯室 - 咪咪

無差別聽歌動物,當不起文青的世俗女子。

相片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