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系的憂鬱少年-hush!

  • 華語
  • 獨立
  • 樂團
林貓王
【前言】你一覺醒來,突然30歲了。像是站在一個十字路口,沿著X型的白色標線散步至馬路中間。行人忙碌穿梭,車輛蓄勢待發;就在這最中間的之間,你停了下來。小綠人的倒數仍在進行中,騎士與車手們已等得不耐煩。「可以永遠的停在這裡嗎?」你心跳加速,四面八方的車即將把你掩蓋,不過,X型的中間凝結著最迷人的空氣,你用一種參加自己葬禮的心情看待一切,海嘯來了。

「你又夢見那場奇異的夢 / 你的世界變成一片灰色。」收音機傳來這樣的一首歌,鬧鐘轟隆轟隆的響,像是開過腦袋的卡車。糟糕,原來是夢啊。按下Pause,你多希望永遠停在那之間。不要 Fast Forward,也不要Rewind。

主唱:Hush
獨立與流行之間
「我以前是超憂鬱的青年,超悲觀,覺得整個人生都是灰色的。」Hush說:「有去看過精神科醫生,他會硬要給你一個診斷,變成你好像真的有什麼一樣。」處於低落狀態的他,相當抗拒醫生挖人隱私,於是開始動手寫自我剖析的歌,站在遙遠的距離分析痛苦的心理層面。

Hush曾到流行音樂的世界打滾過一圈,24 歲左右,他以詞曲作者的身份簽約華研唱片。「我跟藍又時很好,她一直非常幫忙,有機會就帶我去試;當時她剛好搭上偶像劇的主題曲,簽給華研,於是就介紹我進去。結果一首歌也沒賣掉。」Hush回顧道:「剛到台北時也去參加第三屆超級星光大道,徐佳瑩那一屆,不過到百強就被刷掉了。」

後來,Hush在公館的咖啡店「海邊的卡夫卡」打工,萌生組團的念頭,因緣際會找到了現在的團員:鼓手熊爸與貝斯手卡貝, 短短一年多的時間,便發行了EP【天文特徵】與專輯【X】,在獨立音樂圈頗為活躍。「儘管許多人說我們的音樂很流行,但我覺得不是那一類的。」Hush個性上的反骨與怪,根本就不適合流行樂壇吧?多年後, 徐佳瑩聽到《波西米亞》,才輾轉認識了hush!,為他們寫了推薦側標。Hush笑道:「如果當初星光大道再多過個幾關,可能就走上了不同路……」

插電與不插電之間
「以前高中玩音樂的好朋友,到現在持續在玩的沒幾個,有的當老師、有的當公務員、有的移民,還有個吉他很強的學長,後來把效果器都賣掉了。」人生的際遇是如此奇妙,求學時期,Hush可是屏東高中的熱門人物,以天才之姿成為熱音社的主唱,與日後Mary See The Future(先知瑪莉)Josh、Fish所屬的吉他社打對台。「都是他們不甘寂寞想玩樂團,民謠吉他社幹嘛不好好彈吉他就好……」Hush笑說:「那時我還不會彈吉他,後來才學了一點,結果當上社長。」

貝斯手:卡貝
事隔多年,學弟Hush與學長Josh、Fish才又在獨立音樂圈相遇。「音樂好像是我唯一能做的事。」Hush說,沒想到,是海邊的卡夫卡撮合了自己的團員。某天吧台的女生同事,與一起跳現代舞的朋友—這位太太的吉他手黑郎聊天,黑郎輾轉介紹了台大幫的熊爸。「高中時學校樂隊缺鼓手,所以就練練看;大學時同學想組爵士團,又跑去學爵士鼓……」熊爸先是主攻田僑仔樂團,後來轉到PennyLane、防空洞、D3打鼓;剛開始與Hush搭檔時,只能用簡單的木吉他跟鼓做不插電演出,真正意識到問題是卡貝加入後……

「我大學時開始學樂器,彈吉他怎麼都彈不好,後來發現貝斯四條弦比較好按,就跑去彈貝斯。」卡貝在高雄唸書,玩Copy團為主, 剛搬上台北到北藝大當助教,認識了Tizzy Bac貝斯手哲毓。哲毓剛好在卡夫卡放歌,知道Hush在找貝斯手,於是,2010年的簡單生活節前,三人編制的hush!正式誕生,不過他們直到2011年的巨獸搖滾,才開始打整套鼓, 這也是目前舞台Setting,貝斯手—鼓手—吉他手呈一直線排列的原因:「做不插電時,因為正常鼓set在後面,我用的小鼓跟落地鼓只好擺在前面,後來也就習慣了。」熊爸表示。

從不插電轉插電,生澀的hush!當然出了很多狀況,不過他們一邊靠現場表演,一邊靠練團累積經驗,也慢慢變得穩定起來。「勤跑表演,一個月4、5場很有幫助!」熊爸笑稱:「如果有心人士認真調查一下我們的錄影,就會發現這些歌曲一直在變化變化變化……」

天文與精神之間
「通常都是我把demo錄好,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上傳到StreetVoice。」Hush解釋道,先有主幹再討論細節,接著團員才會把其它聲響疊上去。熊爸笑說:「像StreetVoice 上面有,但我們沒唱過的歌,就是我跟卡貝不愛的,哈哈。Hush會說,你們不懂啦!」

鼓手:熊爸
因為要不斷尋找寫歌主題很累,熱愛研究天文的Hush,乾脆研發出「天文系列」:如《天文特徵》、《那裡沒有我》(太空)、《I´m Going To Fall》(流星)等;後來再開展了「精神系列」:《異常現象》、《出竅》、《集體催眠》等。「最後實在有點變不出把戲,」Hush笑說:「就想知道從天文到精神之間是什麼?」他寫下了屏東子弟到台北打拼的動人單曲《過來人》,還有《之間》與《X(平行地生長交叉地活)》。

專輯同名曲《X》背後是個遠距離戀愛的故事。「有個好朋友交往很久的男友,要去中南美洲的薩爾瓦多工作;我想像了一個動畫是, 兩個人站在對立的山頭,風在吹,頭髮擺動, 線條慢慢延伸,然後糾結在一起。」喜歡鑽研塔羅牌的Hush更刻意將六組牌名寫進歌詞裡:「第十張牌『命運之輪』,在羅馬數字是X。還有『太陽』、『月亮』、『星星』3張,以及兩張圖案相近的『戀人』與『惡魔』,底下都是亞當跟夏娃,只是一個上面是天使,一個上面是魔鬼。」他說,希望歌詞也能代表它們原本在塔羅牌裡的意義。

我說,「該不會你說的『好朋友的故事』就是你的故事吧?」Hush笑道:「不是啦!《天文特徵》才是。就是『有個好朋友』失戀了很難過,透過一個東西去回想起那個人做過什麼事;已經分開的情人日後再被想起就剩角色扮演的功能,像一個道具。」

之間與之間之間
他們找來十九兩樂團的Riecky拉《X》與《那裡沒有我》的小提琴,熊寶貝的餅乾唱《那裡沒有我》的合聲,Easy彈《第三人稱》的鋼琴,以及新墨鏡樂團的吉他手范姜官彤吹《藍綠藻的夢》的法國號。「本來要找會吹法國號的人找不到,想說改請1976大麻吹小號,沒想到正在跟大麻學吉他的范姜會法國號。」Hush笑道:「餅乾第一聲出來時,聽朋友說他嚇到,太像鬼了!」

「無垠的太空 / 那裡沒有我 / 你又在哪裡?
無限的虛空 / 那裡沒有我 / 也沒有你」

我喜歡熊爸鬆闊的鼓聲,喜歡Hush沙啞的嗓音,喜歡他在《之間》玩文字遊戲:「所有圓形的缺都是尖銳 / 而尖銳的缺只是圓的演變」,喜歡他在《討厭的王八蛋》誠實的告解:「會不會有一天 / 變成自己討厭的王八蛋 / 連自己的臉都認不出來」。我想,這個人真是卡住得很徹底,像是站在一個十字路口,沿著X型的白色標線散步至馬路中間,然後按下Pause。


像是Hush說:「你要界定一個地方一定要有頭跟尾,比方永和跟台北之間,五點跟六點之間,A跟B之間。」所以魔羯座的他身處的27歲,是24歲與30歲之間。所以我身處的30歲,是27歲與33歲之間。站在之間好像沒有那麼可怕,雖然我們多希望,可以永遠停在這裡。

就讓收音機傳來一首歌,讓我們先在這之間。不要Fast Forward,也不要Rewind。

*攝影:黃柏超
*更多精彩內容都在KKBOX音樂誌11月號

林貓王

音樂中毒者,CD勸拜家。取完名字才認識貓王,並不想承認跟他的關係。曾任HINOTER映樂誌主編與映象唱片企劃,負責台灣Beggars Group宣傳,期間籌劃 《 Rough Trade for Indie 秘密交換‧全獨立夢幻選輯》。苦口娘心撰寫部落格「音樂是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獲選部落客百傑文學藝術類十強達人,與 三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決選入圍;不定期發表文章於GQ、StreetVoice、FHM,目前與不討喜共同經營 【 貓王不討喜 夢想工作室】,承接金馬影展、優良電影劇本獎、 獨立電影刊物 takes 、韋禮安首張專輯等相關設計 。

延伸推薦專輯

相片集

延伸閱讀

  • hush!主唱慘被潑漆求救許瑋甯

    由主唱Hush、貝斯手卡貝、鼓手熊爸組成的獨立創作樂團hush!,日前推出最新專輯【異常現象】,預購破2千張的好成績,也讓三人簽專輯簽到手軟,直呼:「感謝歌迷支持!...

    KKBOX編輯室
  • StreetVoice大膽選曲10組樂團再現經典

    StreetVoice.com由前魔岩唱片總經理張培仁於2006年創立,站名直譯即為「街聲」,網站的創始團隊相信,大部份的流行文化都是由街頭文化或者邊緣文化發展而來的,每一個...

    KKBOX編輯室
  • 無可取代的第一人稱-HUSH

    從「第三人稱」回到「第一人稱」 ,跳脫了鼓、貝斯、吉他後,音樂的多樣性從一變成無限。HUSH 用天文學描繪社會關係與人際情感,從不同角度來提出問題與想法,一字字的...

    Cityzine 城市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