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Guetta-EDM教父談EDM之死

Rainbowchild
一月六日晚上八點半,寒冬的淒風冷雨正在南港C3停車場逐漸加大,但在其內舉辦的「2017 David Guetta Unity Tour Taipei」則正熱情沸騰著。不久後閃光、雷射與乾冰齊發,巨大的喇叭傳出老科幻片「第三類接觸」的動機旋律。David Guetta 宛如電影中的外星人,降臨在精心搭造的DJ台上。他隨後推出一曲《Arcade》,瞬間引爆期待群眾的驚嘆與狂喜。 然而,對闊別四年的台灣來說, David Guetta 絕對不是初次登陸的外星人。作為DJ Mag百大的長年前段班,又與無數知名歌手合作創造冠軍金曲,台灣樂迷對他的作品早已如數家珍。他的知名度模糊了DJ與搖滾巨星的界線,也因此除了音樂以外,他的言行也備受關注;任何異常舉止都會被媒體放大,在媒體與網路上流傳。
冠軍金曲製造機
經連續兩年獲得葛萊美肯定後,David Guetta已奠定其在流行樂壇中不可搖撼的地位。但不到十年前,當電音世界還是由Tiësto與Armin領導的Trance大軍稱霸時,這位來自法國的DJ仍是地下House的主要戰將。
直到美國 R&B與嘻哈樂手開始關注他的音樂,事情有了變化。 「我的創作養分還是以美國音樂為主。」他表示,「但由於文化的影響,我在創作美式音樂時,採取的手法和美國人可能很不一樣,我看待美國音樂的角度和美國人也不一樣。」由於綜合兩地音樂觀點,他的作品大受美國乃至世界樂迷歡迎,在排行榜屢創佳績。 創造出那麼多冠軍金曲,David Guetta是否從中領悟到黃金配方?「這很多人問過。我自己也希望有,但不幸的,我真的沒有什麼秘方。所以每次寫歌,對我來說都是一場抗戰。」他笑著回答:「但我喜歡在音樂中加入情緒與能量,我喜歡能讓人跳舞的音樂,我也喜歡充滿情感的旋律。 」
從House旗手到EDM教父
儘管House原產於美國,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它被美國人視為過氣樂風。雖然在移植歐洲以後,它早已落地生根開花結果,變得更為多樣繽紛,但這些變種在美國始終曲高和寡。至於歐洲土產的Trance,在美國遭遇更鮮明的文化隔閡,難為大眾接受。 這就是為何David Guetta在美國市場的成功格外令人矚目。透過與美國本土音樂元素的交媾融合,電子音樂終於重回美國流行音樂市場。美國流行市場如同流行音樂界的聖杯,所以在這隨後發生的事,就是人們熟知的EDM大爆發。 正因催生 EDM世代居功厥偉,David Guetta常被稱為「EDM教父」。儘管倍感光榮,事實上他並不特別在意此頭銜。 「我喜歡讓人跳舞。在開始放歌時我放 House,不久後也開始放Techno和Tech House。再過一段時間後,人們稱我的音樂為EDM 。」David Guetta認為「EDM」只是他的音樂人生中曾被加諸的眾多標籤之一。「你知道的,對我來說,放歌就是為了讓人開心。至於別人怎麼稱呼這些音樂,其實我並不在意。也許再過不久以後, 連「EDM」這個詞也會消失。但是人們永遠需要能夠跳舞的音樂。」 「所以對我來說,這個頭銜其實並不是太重要。重點在於我希望自己的音樂能讓人快樂的跳舞。 」
EDM之死
若對David Guetta 不夠瞭解,也許會認為「不在意頭銜」是句場面話。但事實上在EDM爆紅後,David Guetta可說是因而毀譽參半。EDM的流行使得產業亂象接踵而來,身為教父的他自然也得概括承受罵名。而他隨後嘗試多種曲風,固然豐富了作品樣貌,也因此被視為類型叛徒。 如果個人說法不足採信,不妨再看看他的作品。2015年他再版專輯【Listen】時,收錄了一首名為《The Death of EDM》的作品。這首歌更適合用來說明他對EDM的微妙態度。 回顧該曲創作之時,EDM正值其黃金時期。身為「EDM教父」的他為何寫歌詛咒自己的孩子?「最初我只是想寫首嘲諷的歌,」David Guetta 笑道。「EDM當年也許是在黃金時期,但這就是種自然循環:每種音樂類別總是在地下誕生,然後慢慢變成趨勢,再變得受歡迎。每當類型到達最受歡迎的頂峰時,就會開始走下坡。」 David Guetta 解釋這種循環是必然的,因為小朋友不會想聽他們父母聽的音樂,人們總是在追求新聲音。「譬如現在很多EDM聽眾開始改聽Trap。因為這些音樂已經變得太公式化,人們自然會開始厭倦它們。」他認為一旦類型進入公式化,就是開始走下坡的時候。
榮耀與毀譽
在網路上,David Guetta 除了因為作品走紅,也因為關於他的笑話被熱議。若你在YouTube搜索「David Guetta Fail」,就能看到許多以他的表演出錯為題材的影片。這些影片似假似真,讓人難斷真偽。
在諸多影片中,最有名的莫過於2015年他在Tomorrowland的表演。該影片出自官方錄影,當時他正在播放《Watch out for this》。不斷往前放大的鏡頭清楚地捕捉到他神情凝重若有所思,與背後歡樂喧鬧的音樂似乎格格不入。 在過去,生產明星醜聞是八卦小報的專利。但自從社群網站將所有人變成八卦記者後,各種明星的惡搞影片相較過去兇猛了不只百倍。由於David Guetta 的特殊身份,在YouTube上這段影像很快的被大量的轉載重製,成為年度最轟動Meme。有人甚至將他過去演出影片加入編輯,呈現出「人生在眼前瞬間飛過」的荒謬喜感。此後他在台灣又多了「鏘塔」這個名號。 提到這些笑話,他顯然不以為意。「人只要有名,就會有人開你玩笑。」他的表情一派輕鬆。「在網路上這種狀況很正常見,幾乎已經是種文化了。如果有人想拿我開玩笑,就儘管來吧(攤手),我OK的。」他頓了一下,繼續說道「那些笑話有的真的很好笑,連我自己看了都會笑,我完全不覺得是冒犯。」
為了這一刻
Unity Tour 的行程相當密集。David Guetta 當天才從菲律賓風塵僕僕的飛來,結束台灣行以後又要飛往日本表演。受訪後他的神色略顯憔悴,但一上舞台,他立刻恢復成人們熟悉的那個David Guetta。 在場中播放《This One Is For You》時,他拉下音量,談到2016在UEFA獻藝一事。這首歌便是他在開幕與閉幕播放的主要歌曲。他曾在許多場合談到這件事情。能用音樂安撫在2015年遭受恐攻摧殘的家鄉同胞,對他來說意義非凡。
「我喜歡用音樂讓人們在一起,」他對著台下高舉雙手的舞客們喊道,「我就是為了這一刻才站在舞台上。」台下聽眾大聲合唱,他則擺出註冊商標的耶穌手勢。與其說是舞會,這場派對更像是他的個人演唱會。與其說是DJ,他更像搖滾巨星。 作為一個搖滾巨星,流言蜚語勢必糾纏不休,名聲毀謗永遠相伴而來。身為David Guetta也許是疲憊痛苦的,但當他在舞台上與台下舞客共享著相同的喜悅時,也許所有付出都值得。 特別感謝|華納音樂 攝影|沈彬捷
Rainbowchild

延伸閱讀

最新文章列表